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812章 兵分三路
    塞纳留斯试探杜克的理念,闹别扭,归根到底,其实还是杜克当年搞事太大。

    他炸了萨总老巢,他是风光了。

    当年的凡人死了就死了,但剩下的那些呢?

    一众荒野半神,死了大半,有名的,没什么名号的,结果全便宜了他杜克。人家能心理平衡吗?

    特别是塞纳留斯这个死了爹的。

    当年他老爹为了救塞纳留斯,可是给阿克蒙德硬生生扭断了脖子,死得相当壮烈。

    哪怕事情过去万年,闹点情绪也是可以理解的。

    想到这里,杜克也算是念头通达了。

    有些事就是提前捅穿比较好,淤积在心里,那个疙瘩发展下去,或许就会成为吞噬心灵的怪物了。

    说到底,老塞其实也是怕被杜克卖第二次……

    “呼……”杜克长长呼出一口浊气:“我们都朝前看吧!既然你们都复活了,现在又是为同一目标奋斗的盟友,前世的事就当自己忘了吧。”

    这个‘当自己忘了。’真心说得巧妙,好几个联盟大佬的脸部肌肉都在偷偷抽搐。

    杜克分明在告诉塞纳留斯:甭管别人信不信,反正你自己要先信了。

    杜克一把将魁梧的吼爷拉了过来,对塞纳留斯道:“既然进了这个团,就是把后背交给对方的关系了。格罗姆,你愿意把你的后背交给塞纳留斯吗?”

    吼爷是个耿直人,他也不含糊:“当年我砍你,因为我是个部落的战士。现在我信你,是因为我们有共同的敌人。我不会道歉,对我有不满,战后我们可以再较量较量。”

    真爷们就来对砍吧!

    吼爷就是这意思。

    塞纳留斯白眼都要翻了。其实神也分很多种,最为凡人所知的,当然是那些拥有叼炸天大杀招的神灵。

    比如白鹿神玛洛恩就拥有历史上非常出名的‘白鹿之躯’,他身上闪亮而圣洁的白光,可以直接让低阶恶魔灰飞烟灭,让高阶恶魔都直接闪瞎狗眼。某种意义上,就是长效闪光弹与【灰烬使者】的集合体。除非是高阶虚空领主或军团三巨头,否则什么恶魔在玛洛恩面前就是一蹄子踩死的事。

    又比如半神他妈艾露恩,虽然她很少直接出手,但从她的祭司那动不动【星辰坠落】就知道,她有多么逆天。没什么是一发【星辰坠落】搞不定的,如果有,那就两发。如果还有,那就无限发,总之炸到世界核平为止。

    但是……

    杜克听过一个传说,神灵之间生仔,是双方分出神性来融合到一块,赐予孩子。分出来之后,自己就没了那份力量。

    所以不知道是玛洛恩跟艾露恩吝啬,还是别的什么,凡人都以为塞纳留斯能打能扛能奶,实际上熟知历史的杜克知道塞纳留斯就是个比较罕有的辅助型半神。

    什么【荆棘光环】、【缠绕须根】、【宁静】……

    他最擅长的技能连一个攻击技都没,全是辅助,要么就是奶。

    如果真让他再跟重回巅峰的吼爷对决,可惜砍人没办法只用半斧。

    以前砍他是一斧头,现在还特么是一斧头。

    这种被一斧头秒杀的悲催,唉,说多都是泪。

    塞纳留斯嘴巴磨嘴皮似的动了半天,还是没半个屁放出来,杜克就知道他是绝望了。反正看着塞纳留斯一面便秘的表情,杜克心中贼鸡儿爽。

    塞纳留斯认怂,杜克拿到主导权,也无谓过份追杀,毕竟好歹还算是一条战壕里的。杜克淡淡说了一句:“我正是亲眼见识过燃烧军团的强大,才做出了很多以牺牲环境为代价提升工业水平的事。不过,我会认真考虑【可持续发展】这个理念的。”

    可持续发展是什么?

    塞纳留斯一面懵逼,但听上去很不错啊!自然教义痛恨的就是凡人滥用自然资源,然后毁掉了可以留到后世的树木啊什么的。

    现在杜克一个【可持续发展】,顿时把他的瘾给勾起来了。只是环视四周,发现此刻是在敌境当中,刚刚他们其实已经浪费了很多时间,如果不是负责巡逻的首领都成了自己人,或许刚才就出事了。

    “好吧,回去之后,我会找你听听【可持续发展】的理念的。现在让我们先收拾敌人。我会听从你的吩咐的。”塞纳留斯如此说着。

    杜克眯了眯眼睛:“其实这几个敌人远没有那么麻烦,很快就能收拾掉。烬网蛛母交给我,我去给我的新部下展示一下实力。联盟英雄也跟我来。”

    杜克说话时瞥了一眼连忙低头的火妖猎人沙恩诺克斯,然后说道:“熊怪兄弟和艾维娜去对付雷奥利斯领主,剩下的半神都去对付护门人贝尔洛克。”

    “明白。”

    大部队兵分三路出发了。

    作为一个真正的火元素位面,凡人走在这里的第一反应就是热。

    那是跨越时间和空间的热。

    寒冷是有极限的,最起码在常规状态下,超越绝对零度的寒冷是不存在的。但分子的活跃是无上限的,所以温度可以是几千度,甚至数以万计的超超高温。

    尽管杜克用寒冰护盾给空气降温,甚至那温度已经渗入地下,抵消从下往上的高热,但凡人英雄走在火焰之地的地表上,依然能感受到那股发自地核内心的恐怖高热。

    感觉上自己就好像一条被猛火生煎的活鱼,明知道翻面还是一个死,还是忍不住跳来跳去。

    “唉。”杜克轻声叹息,一条冰桥凭空生出来,让凡人英雄走上去。

    “呼呼!活过来了!”没有参加过熔火之心大战的伊瑞尔还是那么跳脱:“我还以为我的皮肤要被我自己的铠甲烧得粘上去呢。”

    杜克一拍蹄子后脑勺:“笨蛋,你们就凉爽了,消耗的可是我自己冰霜回路里的魔力!”

    “那带我们过来干什么?”蹄子有点不解:“光靠那些半神不就够了?”

    杜克说了个大实话:“我跟拉格纳罗斯之间终有一战,可我不大有空去对付那些跳出来的火元素生物。荒野半神在这地方,战力可是会大打折扣的。”

    唯一的庆幸是,杜克他们不需要清理路上的小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