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811章 疙瘩消失
    这时候,熊怪兄弟首先出来支持杜克:“既然杜克*马库斯在对抗邪恶的事业上干得不错,为什么我们要捣乱他的节奏和破坏他的行事方式呢?我们其实也可以配合他们的。”

    乌鸦女神艾维娜声音有着奇异的沙哑与低沉,听上去相当有磁性:“艾露恩女神说过,燃烧军团的恶魔是无穷无尽的。如果我们无法在一场胜利中保持元气,那么我们哪怕这次胜利,也会必然在下次战争中输掉。事实上,我们在上古之战里差点就要输了。”

    艾维娜说得很有技巧,并没有直接说同意或者反对。但是她点出了上古之战正面战场上的失败。

    塞纳留斯有点语塞。

    艾维娜说得对。

    当初不是他爸为了保护他,就不用冲入正面战场跟阿克蒙德死磕,导致被拧断脖子败亡。

    实际上,现在这六个半神当中的大多数都是死过、或重创过一次的。就在这次复活之初,伊瑟拉也亲口告诉他们,艾泽拉斯的动乱只是开始,军团必将再临。

    这时候,戈德林龇了龇牙齿:“就凭杜克接受拥有我血脉的半人类,我就支持他!”

    这一回,杜克有点意外了。

    没想到,他按照‘剧情’,接受了老狼王吉恩,竟然也能够刷戈德林的好感?

    这操作有点666啊!

    乌龟神托托拉:“我没意见”

    这就是弃权了。

    话说,杜克记忆中的乌龟神原来好像不是这样说话的吧?

    杜克揉了揉眉宇,他也懒得想太多了。

    自从这一世有了他,简直是毁原著,把好多历史事件都搞得面目全非,历史他娘都不认得他了。本来好好的复活四大半神,然后组织反攻,变成了杜克直接带队踩场子。

    杜克注意到,伊瑟拉在复活这些半神之后,并没有强加要求半神们服从他杜克*马库斯的指挥。

    杜克稍微有点纳闷:这是觉得我一定能搞定他们?

    这边,塞纳留斯终于意识到,大势不可挽回。他突然叹气了:“杜克*马库斯,你会觉得我贪恋权力,又或者故意阻碍你么?”

    杜克微微有点愕然。无论哪一世的塞纳留斯,似乎都不是这样的家伙。在上古之战,正是他现身说法,说服了他老爸玛洛恩和一众荒野之神,才组成了跨种族半神团。可在战争中,指挥权却交给了暗夜精灵的加洛德*影歌。

    如果说塞纳留斯是贪恋权力,那无疑是过了。

    可这份略带敌意的感觉,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塞纳留斯迈开四蹄,走到杜克面前,他摊开了双手:“知道吗?杜克*马库斯,其实我这是在不安。”

    “不安?”

    “想想吧,上古之战里,那么多强者,还有无数凡人付出了鲜血和生命,拼死抵抗燃烧军团,但最终成就无上威名的,只有你一个啊!杜克*马库斯。在正面战场奋战的我们,都成了你行动的幌子。”

    杜克眉毛一挑,他是有点不爽,只是还没说话。

    “没错,就结果而言,当年你深入敌后掀翻燃烧军团的行为很伟大。母亲同意了你的行动,但不等于我可以接受自己和父亲莫名其妙成了佯攻的主力。父亲还因为救我而牺牲。所以,自那一次之后,我一直不喜欢你这个‘上古之战的大英雄’。”

    塞纳留斯踏前一步,庞大的身躯逼近杜克。

    杜克完全不虚。心念一动,脚下已然升起一条火柱,抬起他,让他整个人往上升,跟身高五米多的塞纳留斯平视。

    杜克缓缓开口,声音中带着不怒自威的逼人气势:“那你想怎样?这是一支以‘打倒企图毁灭世界的邪恶存在’为共同目标组建的强者团队。相比起其它强者,我更信赖我的指挥和布置,我的老搭档也好,伊瑟拉也好,都认可我的指挥能力。没错!我坚持要掌控这个团队。当然,我不会强求任何一个存在强行去送命或者做他不愿意做的事。”

    杜克一扬【埃提耶什】,旁边顿时打开了一个传送门,门的另一端,自然是郁郁葱葱的海加尔山。

    杜克说得无比冷硬:“门口就在那边,不同意我指挥的,可以离开,不送了。”

    杜克说完之后,塞纳留斯原本有点强横的气势,忽然消弭了。他垂下肩,叹气道:“不。我想说的是我会尊重大家的意见,我也没有退出这个团队的意思。但同时,我也对你的理念,你的行事方式持保留意见。倘若真到了需要牺牲,需要佯攻的时刻,我希望你能第一时间告诉我们,而不是自己偷偷行事。”

    杜克比较明白塞纳留斯的意思了,他也叹气:“我很久以前,就一直抱着【求同存异】的态度来组建联盟和团队。在对抗邪恶这个大目标之下,我可以容许盟友有着各种的习惯、理念、生活方式、信仰,甚至是来自邪恶一方的力量。”

    杜克一指身后不曾发一言的吼爷:“即便是他,当初我们也是非要分个生死的敌人。”

    杜克话锋一转:“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告诉你我和格罗姆,因应时空龙王诺兹多姆的请求回到上古之战,我们是意外去到了燃烧军团阵营当中。为了保存自己,才假装投靠萨格拉斯,在敌营中潜伏。那时候的我们,连闲棋都算不上。”

    杜克瞥了一眼已经开始脸红的泰兰德:“如果不是一个意外,我们甚至不会有机会影响到那场旷世大战。直到碰上了泰兰德,我们才跟艾露恩联系上,然后才有了后续的事。直到最后时刻,我们才因应时机,从闲棋变成了主力。所以根本谈不上牺牲你们当炮灰吸引军团主力注意。”

    泰兰德连忙道,一手按着自己的胸口:“我以月之女神艾露恩的名义发誓,这是真的,如果不是我被俘,女神甚至不会知道有一拨正义之士打入了军团内部,还混到了高层。”

    随着这话说出,几个荒野半神心中那点疙瘩,终究是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