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804章 我不否认那是个好主意
    除去精灵族那些超越普通树木范畴的战争古树和智慧古树,所有凡木都被风暴吹得东倒西歪。

    只要是两人合抱以下的树木,统统连根拔起。

    有着典型精灵风格的建筑,全都直接解体,化为无数碎片,如同失恋的女人撕碎了男人给自己所有的情信,在狂风中飞散。

    不知为什么,美丽的东西在战斗时,依然就是给人一种唯美的感觉。

    两头巨龙在半空之中轰然相撞,那一刻整个天空都绽放出绿色的辉光。

    那不光是食物链最顶端的**对决,那更是凡人无法想象的精神战斗的对决。

    只可惜,战斗来得猛烈,结束得也很快速。

    半空中声势浩大的战斗仅仅五分钟就分出胜负。

    无论是体型尺寸,还是精神攻击的实力,奥利瑟拉佐尔全方位处于劣势。作为塞纳留斯的养母,伊瑟拉对于月光林地的地形和元素分布,更是有着无上的熟悉。

    可以说,伊瑟拉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

    一套连续的四爪加龙尾攻击,打得叛徒爪忙脚乱,一个类似【心灵震爆】的强烈精神冲击波,更是让叛徒的思维速度迅速下降。

    奥利瑟拉佐尔她终于支持不住,动作明显地迟滞了片刻。

    体格庞大的翡翠守护巨龙抓住机会,闪过身子,一个类似英格曼回旋的空战动作,在半空扭过身子之后居高临下一个俯冲,一下子就抓住了叛徒的肩膀与靠近龙头的龙颈部位。

    “永远沉眠吧!我的朋友。”伊瑟拉轻柔的声音,就是最终的审判。

    没有伤口,也没有痛苦,那更像是一种灵魂的放逐。

    杜克能清晰看到,奥利瑟拉佐尔的灵魂飘然离开了自己的身体。

    她的灵魂与龙躯,已经永远被分开了。

    下一秒,天空中出现一团美丽的翠绿色能量团,将那个重新变得美丽的灵魂收纳其中。

    经过净化的灵魂,很可能永远成为了翡翠梦境的一部分。

    失去灵魂的龙躯,在神秘的力量承托下,缓缓降下,甚至她还被很好地盘成一团,就好像仅仅是进入了沉眠之中。

    一个美丽的死亡。

    一段没有遗憾的终结。

    杜克长长叹了一口气,然后望向破洞下方。

    在那里,玛法里奥对范达尔做着最后的劝说:“你……还是不愿意醒悟过来吗?”

    范达尔一面平静地摇摇头:“我对这个世界已经非常失望了。如果不是还有我的孙女在,我必须承认,我甚至会投身于世界毁灭的事业当中。替我好好照顾她,这是我最后的愿望。当然,如果你依然害怕我叛变,你可以杀了我。我没有怨言。”

    玛法里奥抿着嘴巴,牙齿咬着嘴唇,几乎咬出血来。他的手紧握着法杖,暴凸的青筋彰显着他内心的挣扎。

    如果他杀了范达尔,固然可以一了百了。

    可他在今后漫长的岁月里,可以原谅自己么?

    几度犹豫,数十次心灵的徘徊,最终玛法里奥做出了决定:“自己的犯的错,就必须承担责任。我的弟弟伊利丹*怒风曾经因为杀戮同胞,被判处一万年的监禁。他出来之后,犯下了更大的罪行,所以他现在要再次接受囚禁。”

    玛法里奥指着自己的弟子:“你也一样。我无法为你再做什么了。只希望你终有一天,找到属于你自己的心灵救赎。”

    说罢,玛法里奥念动咒语,把破掉的地下囚室封禁好。

    对闻讯赶来的精灵典狱官吩咐道:“把他转移到玛维*影歌那边。”

    天空中,伊瑟拉重新化为人形,缓缓降到杜克身边。

    即便成功解决叛徒,伊瑟拉脸上只有淡淡的悲哀。

    “杜克,谢谢你,请原谅我,我真的无法高兴起来。”

    “这很自然。谁碰上这种事都不好受。”杜克安慰着伊瑟拉。

    “你知道么?我更坚信,命运与你同在了。”

    杜克低头:“命运只跟正义和真理同在。”

    “你太谦虚了。”伊瑟拉此时却做出了一个杜克意料之外的举动,她上前结实地拥抱了杜克,还凑到杜克耳边,用她软萌软萌的声音说道:“我在命运昭示给我的梦境当中,看到了悲剧的未来。那是守护巨龙的末路,也是我们兄弟姐妹的末路。将来唯一剩下的,就是阿莱克斯塔萨。如果这就是我的命运,那你是否也能逆转我的命运呢?”

    杜克一个激灵。

    他不知该如何回答。

    泰坦赐予了五大守护巨龙超越凡世绝大多数生物的神奇力量。

    杜克很难对这种预言类梦境做出评价,不过,他可以隐隐从伊瑟拉的语气中感到了丝丝的不甘与惋惜。

    杜克仿佛在安慰伊瑟拉一样,双手轻轻搂住伊瑟拉的肩膀,让自己的体温传导过去。

    “凡人之所以讴歌英雄,传颂英雄的伟大,就是因为英雄扭转了必然毁灭败亡的命运。如果说世间一切事情,都早已在命运里注定,那凡人也好,半神也好,其努力又有何意义呢?”

    “曾经有人跟我说过这样一句话‘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所以有信心未必会赢,但没有信心的话,就必然会输。我们自己都不努力,那就谈不上胜利,乃至于逆转命运了。”

    杜克刚说完,就感到胸膛有点湿润感。

    是伊瑟拉哭了呢?

    伊瑟拉轻声道:“如果说,光凭自己的努力,无论进行千次万次的努力,都无法摆脱毁灭的轮回呢?你不用骗我……诺兹多姆明显知道了什么,他……他已经……”

    杜克心里面就是咯噔一下。

    他能隐隐感到命运的偏移,只是他还不大敢确定,也不知是否该‘剧透’给伊瑟拉。

    他深呼吸一口,终究开口:“如果说,到了最后的最后,你确定只凭自己的努力是不可能摆脱命运的束缚,那么不妨将自己的命运交给一个你可以信赖之人。让他去做那些很可能你做不到的事。”

    “比如……学奥妮克希亚那样,把命运彻底交给你么?”伊瑟拉抬起头来,眼帘轻轻张开,露出那双拥有迷幻色彩的眼睛来。

    杜克一面正气:“我不否认那是个好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