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783章 拔钉子(下)
    阿丽萨巴尔多么希望,虫子第一口吃的是自己的头颅。

    可惜不是。

    虫子非常鬼畜地从她六条手臂的手指和脚指头吃起,一点一点,一节一节,有节奏地从下往上,将她一点点啃光。

    直到她剩下一个头颅时,依然可以用眼睛的余光看到虫子那满是鲜血和浆液的口器,是如何将她的脸啃碎的……

    然后,她‘复活’了!

    又双一次完好无损地出现在饥肠辘辘的虫群面前。

    “投不投降?”

    “投!我投降!”恶魔大多是心理变态,超乎凡世大部分生物的杀戮欲和破坏欲就是燃烧军团恶魔最显著的特征之一。

    并没有多少存在知道,其实被凡人所标榜的极恶存在恶魔,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有坚定意志。

    仅仅被幻象吃了那么十来次,阿丽萨巴尔就崩溃了。

    她第一时间喊出了投降。

    “很好,你屈服了,但你还没心服口服。你需要第二阶段的教训。这次你说了不算,我说了算。”幻象杜克如此宣告着。

    然后,阿丽萨巴尔就收到了各个恶魔老大的幻象的折磨。

    从萨格拉斯到基尔加丹、到阿克蒙德,再到军团里各个恶魔种族出名的老大,比如恐惧魔王首领提克迪奥斯。

    不管是死了还是没死,反正就是轮番上阵。

    从皮鞭滴蜡三角马,到各种军团通用的灵魂折磨,再到各个军团首领的独有折磨。

    那些感觉都是真实的,因为这是杜克在攻打外域时,从俘虏的恶魔身上做实验得到的触感。当中正好有从黑暗神殿俘虏的希瓦尔拉。

    系统精灵从恶魔的颈部脊椎连上了恶魔的神经系统,准确地接收来自其身体各处的生物电流和灵魂数据。

    将其整理归类,认真评估过强度和刺激性,最后复制代表着痛觉的生物神经信号与灵魂感应,用到幻术攻击上。

    然后,杜克还提取了艾瑞达双子的记忆。

    这两只女恶魔在过去两万五千年里可没少干坏事,因为杜某人在上古之战搞事,过去万年里,她们也没少收到基尔加丹的折磨。

    当杜克把她俩的痛觉记忆复制出来之后,阿丽萨巴尔是真的觉得就是蛋总在折磨她。

    恶魔从不是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的乖宝宝,她极度痛楚之下,早已忘却了是杜克对她施展的幻术。因为在她的记忆当中,全是燃烧军团的老大在对她施虐。

    累积的全是对燃烧军团的仇恨。

    毫不夸张地说,这就是全艾泽拉斯唯杜克独有的无限幻术。只要杜克愿意,可以随便换一百万种法子折磨阿丽萨巴尔。

    就在这极度恐怖的心灵、**与灵魂折磨当中,憎恨女王阿丽萨巴尔变质了。

    在监狱的空地当中,艾瑞达双子看着被杜克的幻影分身按着脑门的阿丽萨巴尔,先是羊癫疯似的不断抽搐,一时面部表情缓和,一时又再次极度紧绷。最夸张时,这个六臂女恶魔都大小便失禁加七孔流血了。

    可惜杜克一个【暗影愈合】,愣是用暗影能量修补了她的身体。

    双子知道杜克在做实验,看看是否能用更完美的精神控制方式,支配一个真正的虚空领主。

    这可不是术士那种糟糕的、强行支配恶魔的精神,压服其意志的【奴役恶魔】,而是更为恶毒的洗脑。

    她们不敢吱声,生怕杜克的手段会转而施展到她们身上。

    如果是简单的洗脑,杜克一秒钟就够了,可这样很大几率会烧掉阿丽萨巴尔的脑子,摧毁其灵魂。

    所以杜克实验性地有节奏调整着系统幻象的输出功率。

    终于,在十分钟过后。

    阿丽萨巴尔整个身躯瘫倒在地上,那是相当不雅的爬伏姿势,脸孔贴在肮脏的地面上,沾满了泥土。

    当她抽搐着爬起来的时候,杜克问她:“回答我,女恶魔,你最痛恨的存在,是谁?”

    这个希瓦尔拉首领不假思索地回答:“基尔加丹!”

    那个咬牙切齿的模样,简直像是基尔加丹轮了她一万遍,又杀了她一万遍的样子。

    下一瞬,她却打了个一个激灵。

    杜克给她注入了另一个幻象,让她可以从第三人称视觉,重温了一次她自己在幻觉中看到的东西。

    她只感到,自己的灵魂在这一刹那为之冻结因为绝对的恐惧。

    燃烧军团三巨头之所以可怕,是他们有着随便就能摧毁一个星球的无上力量。没想到,眼前这个土著半神居然有着跟三巨头截然不同的力量。那是真真正正玩弄记忆,折磨灵魂的特殊技巧。

    真是讽刺,最擅长折磨其它生物的恶魔,居然有在折磨手段上甘拜下风的一天。

    憎恨女王双腿一软,轰然跪下,六只手掌全按在地上,曾经高贵的头颅如今向杜克低垂着。

    这一次,由杜克本尊淡淡地问道:“你……是真心想投降吗?”

    “对……我是真心的!”

    杜克仔细观察着系统精灵里的测谎仪。这是通过拷问数以万计的恶魔,记录其心跳、血液反应以及灵魂波动,经过【大数据】统计归纳得出来的参考值。

    测谎仪显示她是真的服了。

    “很好。”杜克稍稍拉起憎恨女王的头冠,将一个特殊的泰坦符文印记,就这样烙印在她的脑门上。

    “啊啊啊啊”那是撕心裂肺的惨叫。

    丢下瘫软在地上的憎恨女王,杜克淡淡对双子说了句:“以后她是你们的棋子了。”

    杜克*马库斯。

    手段,恐怖如斯!

    时间回到现在,因为杜某人当年下毒手,把熔火之心给淹了。整座黑石山成了大喷泉。不光把黑铁矮人逼了出来,似乎连本来会复活为尸龙,重新霸占黑石山的奈法利安也搞没了。

    毕竟当年奈法利安的尸体被偷走之后,杜克已经预算了奈法利安会再跳出来。杜克自己压着主力死活不出动,就是准备等奈法利安一出来作死就以雷霆之势去灭了他丫的。

    实际上,杜克并不知道,因为他之前把死亡之翼坑得太惨,连骨头都没剩几根,那边恩佐斯不得不让之翼‘吃’了自己儿砸。所以这一世的大灾变,是根本没有黑翼血环这个地方的。

    没了巴拉丁监狱、暮光堡垒和黑翼血环,那联盟最大三个内患就算拔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