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节 死亡
    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节死亡

    祝大家节日快乐,万事如意!!!

    就在黑天魔帝冲到血池边缘之时,虚空传来了一阵恐怖的震荡,一道毁灭性的力量正在凝聚着,在这道毁灭力量降临之时,整个血池空间都为之颤抖起来,那些神帝一下子再一次傻眼了,被这恐怖的力量给惊骇了,死亡在他们的心头之上涌起,仿佛是这死亡之力是针对他们这些人而来,那无比恐怖的力量在他们的心中暴发出来。

    逃!在一瞬间这些神帝的心中都蒙生了逃走之念,那怕是那黑天魔帝也是如此,只可惜他们现在根本动不了,他们的身体被那恐怖的毁灭之力给定在了当场,根本无力挣扎。

    “混蛋,这都是什么事,为什么血池空间一再会出现如此恐怖的剧变,一场比一场更加恶劣,难道本帝就要殒落在这里不成?”一阵阵的埋怨声在这些神帝的心中响起,对于自己所处的环境让他们恐惧不安,让他们丧失了心中所有的骨气。

    还没有等这些人的埋怨声暴发,一只恐怖的死亡神矛从虚空之中直接轰在了血色护罩之上,原本无比坚硬的血色护罩在这死亡神矛的攻击直接被撕裂开来一个巨大的洞口,与此同时一声冷笑在虚空之中响起:“想要借体复活,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死亡之矛洞穿血色护罩之时,光芒一阵黯淡,很明显为了击穿血色护罩让这死亡之矛也损伤了大量的力量。不过死亡之矛并没有停顿下来,继续前进目标直指血池。更准确地说是直指血池之中那尊正在复苏的纪元之主的骨骸!

    洞开了血色护罩之后,诸多神帝身上的压力为之一松。再也用不着面对毁灭力量的压力,而这时那些神帝已经失去了胆量,不去想血池之中那诸多宝物,对他们来说逃命方才是最重要的,要知道他们在这一场的冒险之中已经得到了不小的好处,至少已经跨过了神帝的瓶颈,这对他们来说已经足够了,他们不愿意继续拿自己的性命冒险,于是一个个纷纷向那洞口疾奔而去。所有神帝之中只有黑天魔帝没有这么做!

    在这一刻,黑天魔帝的眼中闪烁着无尽的贪婪,他想要借此机会放手一搏,想要夺取血池之中的无上瑰宝血神莲,只可惜他并不知晓血神莲早已经落到了刑天的手中,刑天先前再一次跳入到血池之中是因为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生死只在一瞬间,黑天魔帝心中的贪婪让他有那么一丝的犹豫,而就是这一丝犹豫断送掉了他的生命,死亡之矛飞速地前进着。瞬间就出现在了他的背后,还没有等黑天魔帝有所反应,死亡之矛直接洞穿了他的身体,当死亡之矛洞过黑天魔帝的肉身的一瞬间。黑天魔帝一身的生机直接被死亡之矛给吸走,片刻间黑天魔帝化为了一具枯骨。

    身死魂消,这就是黑天魔帝心存贪婪的下场。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就被死亡之矛给斩杀。连灵魂都没有逃脱,不得不说他死得实在有着点惨。不过这是他自找的,其他神帝都选择的逃跑,就连刑天也躲在了血池之中,只有黑天魔帝傻傻地站在当场,他不死谁死。

    在洞穿黑天魔帝之后,死亡之矛上的气息有所恢复,就在这时意外又出现了,血池之中那件拥有无尽生机的圆盘至宝飞出,直接挡在了死亡之矛前,两件宝物在血池上空暴发出了恐怖的力量,死亡之矛虽然强大,但是它只是一道强大的神通法则所凝聚出来的,而生机圆盘则是实体宝物,在对战之下自然是生机圆盘取得上风。

    “雕虫小技也想阻我,可笑,死亡凝聚,杀!”一道声音再一次在虚空之中响起,在这声音落下之时,血池空间之中的那诸多骨骸发出一阵悲鸣,一道死气从那骨骸之上散发出来,然后迅速地凝聚在一起形成了一柄充满死亡气息的宝剑。

    在宝剑凝聚出实体之后,没有任何的停顿,直接挥斩而下,直奔血池之中那正在疯狂复苏的纪元之主的骨骸而去,如同先前刑天斩落对方的头颅一样,这死亡之剑同样斩在了颈部,虽然这尊纪元之主的骨骸在庞大的生机作用之下重新恢复了头颅,而且也完成了血肉复苏,可惜无论怎么样这新生的骨骸是无法与原先相提并论,一剑之下头颅再一次被斩落。

    一颗巨大的头颅落在了血池之中,当这头颅离体之后,在那恐怖的血水的侵蚀之下,很快这颗粒头颅之上的血肉被消融掉,然后渐渐那头颅的骨骸也变得苍白无比,仿佛是失去了生机,没有生机相助,头颅力量是无法与血池对抗的。

    “不,我不甘心!”在头颅落下时,一道疯狂的吼声响起,那是先前融入到纪元之主骨骸之中的影兽的怒吼,只可惜它失败了,无法阻挡死亡之剑对骨骸的侵蚀。

    死亡之剑在斩落头颅之后,化为了一道恐怖的流光融入到了这尊已经完成血肉复苏九成的身躯,庞大的死气在疯狂地消融着这具身躯之中那恐怖的生机,在察觉到如此惊人的剧变时,那正在血池之上与死亡之矛对抗的生机圆盘要退缩去相助,却无法摆脱死亡之矛的纠缠。

    失败,到了这一步,很明显那背后黑手想要借助着远古纪元之主骨骸复苏的计划彻底失败了,无法完成新生,失败就意味着自己先前所付出的一切都将化为流水!

    “好手段,真是好手段啊,没有想到在血池空间之中你还留下这么多的后手,我还是小瞧了你,竟然能够利用血池空间之中那诸多骨骸之中的死气暴发出死亡之剑如此恐怖的神通,坏我大计,这一次我记住你了,这件事情我们没完!”在虚空的深处,一道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只可惜没有人听到这番话,没有人知晓他的存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