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774章 一声长叹
    联盟之所以是联盟,就是因为所有加盟国和加盟种族都是平等的。

    这一点,被写成宪章,高悬在位于暴风城的联盟总部,大门口一进去就能看到。

    时至今日,王座大厅并不是一个固定的地方,几乎每一个联盟王国都有放有n张王座的大厅。

    但凡是联盟首领齐聚的地方,就称为王座大厅。

    在那一刻是,散了之后就不是。

    每一个大厅,必定会悬挂上这个宪章。

    这代表着平等,以及国与国之间的尊重。

    如果是帝国,杜克直接带人去把范达尔抓起来吊打就是,哪里有那么多屁事。

    正是因为尊重暗夜精灵的传统,以及政教之间那点纠缠不清的破事,杜克才耐着性子跟范达尔对质。

    另一面,这也是给泰兰德面子。

    杜克绝对乐意看到泰兰德独揽大权,毕竟那会少很多幺蛾子,但不希望泰兰德以暴君的形式拿到所有权力。

    事实上,范达尔这次事件当中,还夹杂着一个玛法里奥。

    这一世,泰兰德并没有选择玛法里奥。

    某种意义上,玛法里奥头上的绿是名副其实的。

    杜克即便得手了,依然很尊重泰兰德。他跟泰兰德一起的时间太短了。怎么都比不上怒风兄弟。那两兄弟作为泰兰德一万三千多年的青梅竹马,在她心中永远都有着特殊的地位。

    无论是对他们贬低或抬高,都不合适。

    所以这一次杜克就当个安静的美男子,静静看着这场师徒大战。

    这世界没有梁静茹,应该也没小姐姐给他《勇气》,杜克不知范达尔哪来的气势,居然想当着杜克和泰兰德的面,当场弄死玛法里奥。

    “堕落赐予我力量”范达尔此刻的姿势,非常像当年在海加尔山吸取天地冤魂然后准备放大招的阿克蒙德。

    奈何阿克兄弟已经坟头野草三尺高了,你老人家别学那个行不?

    显然,范达尔在汲取世界树的堕落力量为己用。

    重点是,这一世杜克提前戳穿了范达尔的阴谋,世界树的腐坏远比原来历史上更浅。那种皮毛级别的堕落力量根本摆不上台面。

    杜克看范达尔汲取了半天都还没到半神级,就开始打哈欠了。

    玛法里奥和其他众人自然不会让杜克久等。毕竟这是塞纳里奥议会的耻辱,如果他们自己搞不定,非要杜克出手,没面子不说,在政治上更是会陷入被动。

    范达尔显然不会束手就擒。他招出来一只有一套别墅大小的梦魇怪物,起码在声势上就很吓人。

    那么大的、半虚幻的、黑乎乎的、连生体组织都不知道算不算,反正一个德鲁伊躲不开它蹦出来的一根触须,稍微被碰到,顿时就如羊癫疯似的陷入噩梦当中,不停在地上挣扎。

    “感受一下自然之怒吧!”布罗尔和哈缪尔两人发挥自己的极限,合力弄出一团绿油油的帽子,戴在梦魇怪物头上,不知是什么原理,反正他们的攻击将梦魇爪牙的攻击封住。

    玛法里奥呼唤世界树尚存甚多的自然能量挡住范达尔的法术,同时一抹绿得发亮的光辉,在玛法里奥头顶上油然而生,瞬间聚拢在两个鹿角的角尖上,然后射出了类似于【动感死光】的射线。

    “咻!”

    貌似是射空了,然而射线在越过范达尔的身体后,忽然拐了个弯,射到了虚空。

    看似空无一物的虚空突然开裂,一个有着年轻暗夜精灵外貌的物体从虚空中跌了出来。

    “瓦斯坦恩!?”范达尔发出了惊叫声。

    没错,玛法里奥的攻击,自始至终就是为了掩护自己的真正一手:直击躲在范达尔背后的假瓦斯坦恩。

    德鲁伊的魔法攻击性不强,可大德鲁伊的魔法再弱也有个谱。玛法里奥将那个幻化成瓦斯坦恩外形的暗影生物击碎掉。

    下一秒,这场闹剧似的背叛就结束了,因为范达尔是个为儿子疯魔的儿砸控,当他看到自己儿子被打爆了的时候,无法承受第二次失去爱子的范达尔当场因为心灵冲击过大……昏倒了。

    失去了主脑,那些凭本能攻击的梦魇爪牙自然不是德鲁伊们的对手。

    “杜克,伊瑟拉那边……”这时候的玛法里奥才联想到,会不会梦魇之王的目标是伊瑟拉。

    “我没事!既然杜克提醒了我,我怎可能还会那么傻去中那个陷阱。”虚空中,一个绿色头发,有着精灵外貌的女子步出来。她虽然只是一个投影,但她脑袋上的龙角和那双几乎不会睁开的眼睛告诉众人她的身份翡翠龙王伊瑟拉!

    当德鲁伊们纷纷向伊瑟拉行大礼的时候,伊瑟拉反而向杜克点头致谢:“谢谢你了,杜克,那的确是个很阴险的陷阱,如果没有你的提醒,连我都恐怕有很大机会被困在那里。”

    “不谢!”杜克风轻云淡,尽显高人风范。

    泰兰德看着晕倒在地上的范达尔:“玛法里奥,他怎么办?”

    玛法里奥仰天长叹一声:“范达尔……他,他也是被梦魇之王所欺骗。严格意义上,他也是受害者。看在他并未造成太大祸害的份上,我决定将他监禁在月光林地一个用来净化心灵的监狱中,直到他恢复神智。”

    虽然在场包括玛法里奥自己都很怀疑范达尔是否真的可以恢复,但他说的也是实话。

    毕竟在玛法里奥检查一番之后发现世界树被毒害并不算深,真正被范达尔坑掉的只有玛法里奥一个。连苦主都放弃追讨了,旁人还能说些什么?

    归根到底,这是塞纳里奥议会的内务。

    只是,杜克提出了一个要求:“我承认塞纳里奥议会的处置方法。但是我担心鹿盔的心理状态。我听说他还有个孙女。”

    泰兰德一听,当场就会意:“他的儿媳蕾娅拉和孙女阿丝塔莉雅住在灰谷的暗夜精灵领地阿斯特兰纳。不过,我会把她们接过来带入月神殿。”

    “这……好吧。”玛法里奥拄着法杖,一声长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