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不灭龙帝 >正文 第2262章 三千青丝
    接下来的时间,一群人跟着陆离朝天河城走去,有了陆离带队,路上虽然遭遇了不少怪兽,但每次陆离都顶住了大部分压力,其余人便轻松了许多。

    外加陆离那把飞剑,关键的时候会飞过来救她们一命,所以前行了十天一个人没死。

    这次很多公子小姐算是彻底服气了,对陆离也没有那么抵触了,望陆离的目光变得敬畏。

    陆离还是和原先一样,冷冰冰的,几乎不和众人说话,每次休息的时候都是一个人盘坐在附近的小山内,显得格格不入。

    能和陆离说得上话的只有袁灵韵,原先很多公子对此很是嫉妒,但发现陆离对袁灵韵也是冷冰冰的,众人心就放了下来了。

    看来陆离对袁灵韵并没有任何感觉,亦或者…他天生就是一个冷血之人,不会对任何人动情。

    只有袁灵韵才知道,陆离其实并不是冷血,否则他也不会带着众人回去,不会在关键的时刻一次又一次的救众人的命了。

    与其说是冷血,不如说是孤独,陆离没打算融入罗刹宫内,他一直把自己当成一个外人,所以他把自己的心给冰封了。

    又是夜晚,大伙大战了一番,陆离下令修整。他在附近巡视了一圈后,一个人去了附近的一座小山,这次他没有盘坐修炼,而是一个人端着一个酒坛子喝了起来。

    “咻!”

    一道靓影飞了过来,在茭白的月色之下,宛如天外飞仙,一道扑鼻的幽香吹来,让夜色变得更加撩人了几分。

    陆离淡淡的瞥了袁灵韵一眼,并没有表情变化,这个女子这些天没事会过来和他闲聊几句,他早习以为常了。

    “一个人喝酒?”

    袁灵韵微微有些诧异,从空间戒内取出了酒坛子,微微一扬,笑着说道:“我陪你喝!”

    陆离再次看了袁灵韵一眼,继续一个人喝酒,站在小山上之上,他目光远眺着远方,那漆黑的眸子内都是淡淡的愁绪。

    “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吗?”袁灵韵喝了几口酒后,脸上浮现一丝红晕,笑眯眯说道:“说出来,让我开心一下呀。”

    袁灵韵的冷笑话,陆离却没有一丝笑容,过了片刻后才微微一叹道:“想家了。”

    “家?”

    袁灵韵面色黯然下来,她也有家,不过那个家并不温暖,除了家中的娘亲外,其余人在她眼中算不上真正的家人。她抿嘴一笑,歪头问道:“神子,你的老家在哪呢?离开这远吗?”

    “在二重天一个界面内!”

    陆离没有隐瞒,解释道:“如果从这回去的话,并不会太久,不过我想短时间我是回不去了,或许…我还要在三重天待很久很久。”

    “二重天?”

    袁灵韵有些诧异,没想到陆离还是从下位面飞升上来的,她是在三重天出生的,对于二重天很是陌生。

    她并没有多问二重天的事情,免得让陆离更加伤感,她沉吟了足足一炷香时间,突然嘴唇微微动,传音给陆离道:“其实玄天符不是不能解,罗刹宫就有两个人能解,不过这两个人不会和你解。另外……如果你能请一个家族的人帮忙的话,这玄天符就好解了。”

    陆离眼眸瞬间亮了起来,如天空上最亮的两颗星,他目光猛然望向袁灵韵,传音问道:“详细说说。”

    袁灵韵看到陆离的神情,确定了一点,陆离的确不想待在罗刹宫,而是时刻想着离开,这神子之位在他眼中没有半点留恋啊。

    “有两个太上长老能解开玄天符,不过他们两人自然不会帮你解,否则宫主定会大怒。”

    袁灵韵解释道,顿了一下继续说:“在罗刹海有一个家族擅长毒蛊之术,我得到的信息之中,他们应该有很多人能破解玄天符。这个家族就是四大世家的牧家。如果神子能找到牧家的人帮忙,我觉得破解难度不大。”

    “牧家?”

    陆离眸子内光芒闪耀几圈,有些苦涩,他都出不去罗刹岛,如何去牧家的人帮忙。再说了,牧家和罗刹宫是敌对的,他们帮自己吗?他们凭什么帮自己?

    最重要的一点,玄天符在灵魂内,万一牧家的人弄点小手段,他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神子也不用急!”

    袁灵韵能猜到陆离心中所想,她补充一句道:“我在灵魂方面有些造诣,回去之后我会好好钻研一下玄天符,如果我能破解,那就更好了。”

    “不错!”

    陆离微微颔首道:“灵韵好好努力,等我离去的那一日,神女之位就虚位以待了。”

    “其实我想通了。”

    袁灵韵苦涩一笑道:“神女之位只是虚荣心作怪,宫主春秋鼎盛,活个十几万年不再话下,就算当上了神女,想要成为宫主也难如上青天。只要你有实力,就算你只是一个闲人,没有任何身份,谁又敢小觑你呢?如果我实力超过宫主,自创一个罗刹宫也是很轻松的事。”

    “你终于悟了!”

    陆离很是欣慰的望了袁灵韵,这个女子果然聪颖,成长得很快,这次出来她的战力或许没有太大的提升,但心灵算是蜕变了。

    望着陆离眼中的神色,袁灵韵莫名有种害羞的感觉。陆离感应生命气息,和她其实差不多大,但在陆离面前她却感觉像是一个孩子。

    “回去吧,好好休息,明天可能又要遭遇苦战了。”

    陆离摆了摆手,端起酒继续小酌,目光投向远方,不再理会袁灵韵。

    袁灵韵点了点头,单腿一蹬,飘了回去,在半空中她突然回头深深的望了陆离一眼。

    她看到小山上那个孤傲的背影,眼眸内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这个男子和之前她认识的男子不一样哩。

    哪里不一样她说不上来,但就是感觉卓尔不群,似乎和他接触的越多,越感觉他的神秘…

    “不能想了!”

    袁灵韵强迫自己收回目光,她的情商特别高,她知道当一个人对异性产生好奇,产生崇拜之心,那往往代表沦陷的开始。

    如果陆离愿意留在罗刹宫,那被陆离俘获芳心无所谓,陆离注定是要离开的,只是迟早罢了。既然如此,她就不该深陷进去,否则等待她的将是一辈子的情伤。除非她愿意跟着陆离远走高飞,但她还有娘亲需要照顾,她是不能离开罗刹宫的。

    泪尽血干阎王心,三千青丝绕指柔。

    陆离余光扫了一眼化作黑点的袁灵韵,他也微微一叹。不得不说袁灵韵是一个很让人动心的女子,他却只能冰封自己的心。

    因为他接下来的路注定是一条遍地荆棘的路,他不能有半点牵绊,也不能害了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