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771章 掀牌
    二五仔之所以能产生毁灭性的破坏效果,就是因为他在内部搞事。

    最坚固的堡垒永远是从内部被攻破的。

    身为最蛮不讲理,一步到位的穿越者最擅长就是吊打二五仔。

    从第二次黑暗之门大战时还是人类的克尔苏加德,到刚刚被曝出真正身份的本尼迪塔斯,再到范达尔*鹿盔……

    三个小时后,塞纳里奥议会一众大德鲁伊齐聚在世界树泰达希尔的下方。

    范达尔*鹿盔正在慷慨陈词。

    “世界树是卡多雷的荣耀!是卡多雷赖以为生的传承!没有世界树,卡多雷甚至不配称之为卡多雷。看吧泰达希尔正在干枯,更多的龟裂出现在树干上。我们身为自然的守护者和协调者,能坐视这一切发生吗?”

    范达尔猛地一挥手,做出一个横扫的姿势。

    “不能!”

    “绝对不可以坐视这一切的发生!”

    说罢,他高高举起了一个有着四足、近乎半人马形态,却有着众多树叶装饰身体的塑像!

    “我以塞纳里奥议会议长的身份,正式提出动议,用雷姆洛斯的塑像来治愈世界之树。”

    雷姆洛斯是半神塞纳留斯之子,在塞纳留斯死后,他成为了月光林地的守护者。尽管经历了战争,可是这片圣洁的土地仍保存了它的清白。作为半神塞纳留斯曾经的家园,月光林地沐浴着永恒的月光。

    在第三次黑暗之门大战永恒之井毁灭之后,暗夜精灵受到艾露恩的祝福,在这里营造德鲁伊的家园,月光林地再一次成为精灵们的安全港湾。

    大多没有搬去泰达希尔的暗夜精灵留在了月光林地,这里四周环绕着古老的森林树木和古树,与外界的其他种族几乎没有任何联系。而在玛法里奥陷入沉睡之后,雷姆洛斯为年轻的德鲁伊们提供了很多帮助。

    作为半神之子,作为一个拥有强大神性的生物,更是作为新生代德鲁伊教义的象征,雷姆洛斯在德鲁伊当中有着极为崇高的声望。

    一时间,周遭响起了大片赞同之声。

    中下层德鲁伊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但大德鲁伊们本能觉得有什么不对。

    布罗尔*熊皮首先发言:“没有人可以否认泰达希尔是一个世界奇迹,一个由我们德鲁伊们通过艾泽拉斯本身的魔法创造的雄伟的自然景观。但是即便如此巨大的树木也必须经历生物一样的生老病死。然而泰达希尔不正常地在壮年期生病了,不是营养匮乏的发育不良,不是遭遇物理攻击的毁坏,而是生病,这很不正常,我觉得我们首先要找到病因,而不是直接用魔法去治疗它。”

    布罗尔说得很中肯,也很合理。

    可他的论调被范达尔一下子否决了。

    “泰达希尔正在枯萎,它需要更多的养分!我们以魔法催生了它,就该予以它更多的魔力!只要它本体足够强大,就能无视一切的病虫害。”

    范达尔冠冕堂皇的论调,却遭到了一个凌厉女音的反驳。

    “呵呵!就像你一边用【晨光麦】毒害玛法里奥,一边号称要救他出来一样吗?能无耻到你这个地步,也算是内奸里的极品了!”

    说话的,自然是泰兰德*语风暗夜精灵族的最高领导人,月神艾露恩行走在大地上的代言人。

    这番话,让德鲁伊们当场大为哗然。

    这是什么节奏?

    这已经不是撕逼,而是往死里怼!不死不休的节奏啊!

    暗夜精灵,自艾露恩姐妹会和德鲁伊们一万年前从艾萨拉女皇夺过权力后,就一直处于两不相干的并行政治体系。

    月神的归月神,德鲁伊的归德鲁伊。虽说教义相似,本源一致,其实boss各不相同。

    艾露恩姐妹会是典型的神道,以艾露恩的意志为绝对。

    德鲁伊教义则是以自然和谐为最优先,即便是创教的塞纳留斯,也只是最高导师,而不是统治者。

    两个派系互相尊重,互相帮忙,过去一万年都是这么过来的。

    现在泰兰德骤然开炮发难,如果没有绝对的证据,说不定这会引起暗夜精灵的内战!?

    德鲁伊们看到泰兰德不光带着杜克*马库斯、艾露恩姐妹会的高层,以及珊蒂斯*羽月等将军,还带来了上千名月神殿哨兵。

    光是这个阵势,就足以让他们骚动不已。

    “语风大祭司阁下,请你慎言……请问,您是否有绝对的证据?”纳拉雷克斯当场喊道。

    “当然有!证据就是这些【晨光麦】!”泰兰德远远抛出一大袋。

    “这……这么光明的自然能量……没问题啊!”纳拉雷克斯感应了一下。

    泰兰德冷笑:“当然没问题,如果你不是通过翡翠梦境,把自己的灵魂投入这袋小小的麦子当中的话……”

    这时候,范达尔的脸终于有点变色了:“你胡说!”

    “是么?玛法里奥之所以沉睡不醒,是因为他在翡翠梦境当中受到了梦魇之王萨维斯的伏击,被困在一个噩梦囚笼当中。”泰兰德左手握着弓,她激动非常,早已是出离愤怒了。

    她激昂的声音陡然再提高八度:“范达尔你指派议会的德鲁伊们去收集大量的晨光麦,目的是用来制造出诅咒的毒药洒在玛法里奥的沉睡身体上,若不是有我们月神殿的祭司照顾,恐怕玛法里奥就算逃离了梦魇之王的牢笼也会没有身体回去。”

    这时候,杜克发话了:“当然,范达尔你可以推说是收集晨光麦的德鲁伊当中出了叛徒,他被梦魇之王收买,加入了毒药。但谁是谁非……只要找个大德鲁伊沉入翡翠梦境当中就可以知道了。不光检查晨光麦,还要仔细聆听一下泰达希尔的声音!”

    杜克和泰兰德是如此言之灼灼,德鲁伊们开始动摇了。

    他俩说得没错,只要有个大德鲁伊把心灵沉入翡翠梦境,一切谜团都将揭晓。

    布罗尔、纳拉雷克斯和哈缪尔*符文图腾三个大德鲁伊对视一眼,当场有了决定。

    布罗尔:“我比较擅长战斗。我来护法!”

    纳拉雷克斯苦笑:“我在哀嚎洞穴失败过一次,这次我就算了。”

    “那……我来吧!”牛头人大德鲁伊哈缪尔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