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763章 冷遇(一更)
    “我就静静地看你着装逼。”

    “从来都不会打断你。”

    “你又脑残,又作死……”

    堂堂联盟统帅兼魔网半神杜克,又一次用不靠谱的儿歌把自己两个女儿逗得咯咯笑。

    奥蕾莉亚看不下去,出面阻止,谁知道杜克居然一个拦腰抱,直接把她抗走去隔壁练剑了。

    “啊!你……这什么时候,我还要看着女儿呢。”奥蕾莉亚惊叫着。

    “放心,不还有温雷莎吗?反正你们随便一个都能养活两个娃了。”杜克没羞没躁地说着。

    “你……”虽然这话不靠谱,但这是事实。

    加上怀孕相当久了,奥蕾莉亚哪怕母性再强,她也是个女人。积累的压力被杜克几下进攻就释放了出来。

    很快,风行者姐妹发现杜克心情特别好,罕有地拉着她们不放,愣是折腾个够。

    “明明部落换了个针对联盟的大酋长,怎么觉得你心情很好?”温雷莎问道。

    “呵呵!加尔鲁什*地狱咆哮,我更愿意将他称呼为‘脑残吼’!萨尔想着只要他不太败家就好。估计连萨尔自己都想象不到,他会脑残败家到什么程度吧!那可是一个能够不断刷新一个人类对于智商和情商底线认知的存在……”杜克抱着风行者姐妹,却发出了得意的冷笑。

    那是看着猎物自己傻乎乎掉入陷阱的猎人的笑容。

    萨尔对大势的确没看错。

    艾泽拉斯接下来仍旧是破事不断,接连遭灾的情况。

    反正强大外敌继续存在,联盟就不至于对部落发动全面战争。

    加尔鲁什哪怕仅有5点智力,只要肯听沃金等人的劝告,就会通过‘斗而不破’的节奏,通过摩擦和对峙,为部落争取到利益,以及生存空间。

    他鲁莽自大的性格就是最好的掩饰。

    萨尔坚信着他留下的这个智囊团能hold住部落的局面,至少不崩。

    很显然,萨尔小瞧了加尔鲁什的鲁莽,也小觑了联盟的反应。

    本来是例行公事的【玛克戈拉】当中,加尔鲁什直接一斧头劈死了一个来自中型氏族【白鹰】的酋长。

    在生死决斗玛克戈拉里面,死个人是再正常不过的。

    问题在于,白鹰酋长放下武器求饶了。按照传统,投降是一种莫大的耻辱,但胜利者不该侮辱失败者,必须放过对方的性命才对。

    加尔鲁什却嫌弃对方孬种,依然不管不顾地劈死了对方。

    然后加尔鲁什放出豪言:“如果兽人以外的酋长敢下场,来一个我就杀一个!”

    这无疑给这次的玛克戈拉蒙上一层阴霾。

    大家都知道能当部落老大的,一定会是兽人。当初萨尔成立新部落时,允诺的却是其它种族的酋长跟兽人酋长拥有相同的地位。

    加尔鲁什这么说,不是打脸吗?

    现场的凯恩、沃金、德拉诺什几个都脸色很不好。

    玛克戈拉没什么悬念地结束了。

    年青一代当中,能有机会干翻加尔鲁什的,唯有德拉诺什。

    小萨鲁法尔当然不会拆自己老爸和萨尔的台,结果脑残吼很轻松地以碾压的气势获胜。

    继任大酋长之位。

    正式成为大酋长之后,沃金给出的第一个建议就是给联盟发出通告。毕竟部落和联盟处于同盟状态,部落也需要联盟的粮食来救济难民,发出通告,并希望联盟派出某个国王来参加大酋长的继位仪式,这是礼仪,也是彰显对联盟的尊重。

    谁知道加尔鲁什一口拒绝。

    “我是部落的大酋长!我只需要得到兽人的认可就够了!跟其它种族无关,跟那个卑劣的、曾经奴役我们同胞的可恶联盟也无关!我不立即发动战争向那个窃取我们诺森德土地的无耻联盟讨回公道,已经算是看在盟约的份上了。”

    他的发言,理所当然获得了少壮派兽人的欢呼,却让旁边几大种族的酋长脸色相当不好。

    因为刚刚他连巨魔、牛头人和被遗忘者都骂了。

    几个大佬只能脸上僵着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姑且当做听错了。

    沃金一颗心直往下沉,他隐约猜到了萨尔的想法,从结果来看,萨尔很可能是玩脱了啊!

    作为跟联盟王座会议常联系的联络人,沃金只能辛苦自己,让巨魔法师开个传送门,跑一趟暴风城。

    沃金首先去的,不是暴风城的联盟总部,而是马库斯公爵府。

    “我这一次来,就是想通知联盟一下,我们前任大酋长萨尔为了搞清楚元素暴动的真相,决定回去纳格兰寻求元素的帮助。而新任大酋长加尔鲁什*地狱咆哮已经在今天正式就任了。呃,他是马库斯阁下唯一一个兽人干将格罗姆*地狱咆哮的儿子。”

    沃金已经说得很委婉,总不能说萨尔为了避免给联盟垄断所有半神,跑去练功,等他回来你们联盟就别欺负我们什么的。反而很淡然地提起小吼的名字,直接点出他跟吼爷的关系。

    这就是希望联盟不看僧面看佛面。

    谁知道……

    “哦!麻烦沃金阁下专门跑一趟。联盟知道了。沃金阁下您也可以回去了。”

    沃金直接吃了一个闭门羹。

    倘若是其她人这样对沃金,沃金说不定还能用身份压一下对方。

    可惜,给他一个卫生眼的是瓦斯琪啊!

    堂堂当年的盘牙女王,现在的艾泽拉斯洛丹米尔湖的湖之半神瓦斯琪,愣是一身黑白蕾丝花边女仆服,给杜克看门兼打下手。

    虽然说出去沃金是给一个女仆冷脸相待,奈何人家的女仆太碉堡了啊!

    反正能让半神看门口的,杜克这里也是天下间独一份。

    沃金还有点不死心:“请问,马库斯阁下现在……很忙吗?如果不忙的话……”

    这边沃金还没说完,那边就听到楼上不算太远的房间里传出杜某克特有的声音。

    “我就静静地看着你装逼……”这是走调的歌声。

    “咯咯咯!”这是小女孩的笑声。

    沃金的尴尬笑容仅仅失去。

    瓦斯琪双手交叉,轻轻按在小腹上,摆出一个很公式化的笑容:“我家主人的确在忙。天下间没有多少重要的事有资格打扰主人。即便之前耐萨里奥那货跑出来,也只敢来个替身吼两嗓子。该滚蛋还是要滚蛋的!”

    潜台词你沃金也该滚了!

    沃金只能讪讪地随口说了几句恭维话,随之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