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742章 末日预言者(二更)
    在过去岁月里,这个组织,虽然最初仅仅由牛头人组成,也开始接纳兽人,其比例不断增高。两个种族各占其中的一半。

    虽然在过去的岁月里大地之环的成员们并不特别活跃,但是第三次黑暗之门大战,因为阿克蒙德的闯入却削弱了整个艾泽拉斯世界的位面壁垒,元素们的活动在不断增加。实际上,大地之环从未像现在这样重要。这个组织的成员们努力使元素们平静下来,以确保他们不会给艾泽拉斯带来更多的麻烦。

    今天,正是大地之环带来了一个极为严重的警报元素很可能大举入侵艾泽拉斯,对所有大型的智慧生物聚居地发动攻击。

    这不是危言耸听,因为最近已不断有巡逻队报告,说从未在杜隆塔尔出现过的火元素生物不时漫无目的地在游荡。它们袭击牲畜和村庄,以及过往的旅人。

    如果单纯是这样,还不值得萨尔如此紧张。

    沃金找到了萨尔,紧张兮兮地说道:“有件事,你最好亲眼来看看。不远,就在奥格瑞玛里面。”

    在沃金的带领下,萨尔领着瓦罗克和几个亲卫,偷偷地潜入到暗巷区。

    “大酋长,这里……”向萨尔招手的是一个部落为数不多的兽人盗贼,萨尔认得他,他是平日在奥格瑞玛充当盗贼训练师的戈达尔。在戈达尔附近不远处的是地精盗贼维西。

    在戈达尔引领下,萨尔踏上一个粗糙而厚实的房顶。

    部落的房子虽然美观上不行,但结实程度绝对可以媲美联盟的那些堡垒。一群人走在木房子顶部,顶多听到“吱呀吱呀”的声音。在暗巷区这个天然山谷里,灌入山谷的狂风总是把木质房子吹出各种声音。

    维西的手指向下方。

    并没有什么难度,萨尔注意到一个身穿奇怪暗蓝色长袍的巨魔,正在巷子一个角落里演讲,而数十个兽人、巨魔、甚至是不多见的被遗忘者,都围着这个巨魔在聆听。

    “大地已经愤怒了!至高无上的上古之神对于凡人的挑衅,将会做出最坚决的回应。徘徊在奥格瑞玛外面的火元素,就是最好的征兆。”

    当场就有奥格瑞玛的居民大喊道:“我可不想死!末日预言者,你告诉我们要怎么办?”

    被称为末日预言者的家伙用低沉而充满蛊惑力的声音说道:“奥格瑞玛的人民啊!仔细听!我们已被蒙骗太久了。我要求你们张开双眼看清楚真相!”

    说到这里,他高高举起双臂:“兄弟姐妹们!世界末日将来来临!艾泽拉斯将不复存在”

    伴随着他的喊声,在他双臂上竟然隐隐有火焰升腾起来,周围的居民都吃了一惊,下意识退开两步,却发现,火焰并没有对末日预言者造成任何伤害。

    火焰就仿佛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

    要知道,连法师都不可能真的让火焰流淌在自己的皮肤上,但是,这人可以。

    末日预言者的声音越发激昂了:“火焰将会吞噬这个世界!风暴将会卷走所有希望!最后元素将会统治一切!”

    有一个兽人大着胆子反问道:“凭什么我们要信你?”

    末日预言者用有着尖锐指甲的指头指着那个兽人,脸上冒出狂热的表情:“很快你们会看到我说的征兆了!到那时候,请不要感到绝望,奥格瑞玛的人民,加入我们并了解真相。”

    他再度高举双手:“抛开充满战争和苦工劳役的生活,在元素之中获得重生,然后在新世界里取得你应有的正当地位吧!”

    当下面那家伙说到这里的时候,瓦罗克已经忍不住了:“大酋长,我这就下去逮捕并绞死这家伙!”

    “大酋长,动手吧,我们已经发现好多个这样的家伙了。任由他们乱来,奥格瑞玛会陷入恐慌当中的。”戈达尔沉声道。

    萨尔却摆摆手,制止了自己最忠实的同伴与部下:“先监视并找出所有的‘末日教徒’!”

    “谨遵您的命令!”萨尔的部下们齐声道。

    萨尔回到智慧谷,显得有点落寞,看着身边的沃金,突然道:“联盟那边也没少这样的家伙吧?”

    “不少!但没用!”沃金若有所指。

    萨尔浑身就是一颤,他感到一股深深的无力感与负罪感。

    国家也好,组织也好,越是动荡,牛鬼蛇神越容易出来兴风作浪。

    该死的末日教派能在部落当中大行其道,这跟部落差劲的经济状况有着莫大的关系。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自然会穷则思变。

    “我这个大酋长,是不是当得很糟糕?”萨尔仿佛没头没脑地问沃金。

    “不!没有这样的事!”沃金斩钉截铁,他感到了不好的苗头,他马上就意识到,自己必须把萨尔这个糟糕的想法扼杀在萌芽当中:“大酋长,不,萨尔!不会有谁比你更适合当大酋长的。这不是我一个的想法,你问问大部分部落人民,他们都是爱戴你的!部落的现状不是你的错!”

    “那么你告诉我,联盟与部落越发拉大差距是为什么?”萨尔有点茫然地望着晦暗不明的天空。

    沃金很想很想撒谎,他又意识到,哪怕是善意的谎言,对这位明智理性的大酋长也不会有任何作用,他颓然泄气了:“那……那是……联盟首领杜克*马库斯……太夸张了。大概换做其他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有这样的成果吧。”

    “是吗?原来不是我不优秀,而是杜克更优秀啊!”萨尔嘴巴里满是苦涩,更多的是怅然,对自己的,对部落的未来的。

    沃金说的没错,联盟内部也有着不少暮光教徒在搞事。

    他们避开了联盟的主城,在各个城镇村庄发表演说。

    听的人不少,甚至有人对着他们微笑。但每个笑容里总是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谈不上不怀好意,可是总觉得人们就像在看一群没价值的死人……

    暮光信徒们大多莫名打了个冷颤,他们体内那种如同是天然的狂热与兴奋,也在这种目光当中迅速冷却了。

    他们忽然有种直觉,他们恐怕没办法简单在联盟里掀起混乱与招纳信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