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节 疑惑
    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节疑惑

    胆怯?不,小心并非是胆怯,对于自己不清楚的环境,任何谨慎都不为过,更何况刑天所知道的一切都仅仅是从手下那里间接而知,在这样一个残酷的环境里,刑天想要生存只能够相信自己的眼睛,而且有些时候就算是自己的眼睛都会骗自己,更何况是他人。

    “笑柄?只要我们能够在这纪元大劫之中活下来,只要我们能够在这纪元大劫之中攀登上巅峰,成为无上的纪元之主,被人笑话又如何?在这残酷的纪元大劫之中什么利益,什么诱惑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活下来,成为纪元之主,为了这两点,我们可以放弃一切,区区名声与之相比那根本不值一提,你们明白吗?”刑天平静地回答着,其实刑天并不是不清楚自己的这些手下心中在想些什么,只是刑天不愿意将事情给说透,也就有了现在这番话。

    对于突然出现在天域之中的虚空神矛还有大道本源宝镜,刑天没有贪婪的想法吗?有,这两件宝物对刑天来说同样有着巨大的诱惑与帮助,可是刑天能够保持自己的心态,不被这诱惑动摇本心,而他那些手下很明显做不到这一点。

    宝物虽好,可是争夺的人太多了,那怕是有三千超脱大道当前,刑天依然没有信心能够从那重重人海之中杀出一条血路来,能够全身而退,而且这两件宝物也不值得刑在如此冒险,没有什么宝物能够比自己的性命还要重要。若是连这一点都认不清,刑天早已经殒落在大道的重重阻杀之中。早已经是身死魂消!

    能够传承刑天所传承的大道本源,没有一个是傻子。先前他们一个个都被那宝物迷住了双眼,当听到这番话时,他们都不由地打了一个冷颤,脸上都闪过了一丝恐惧,他们都明白若不是有刑天的这番话,只怕他们都会陷进去,如同那些叛徒一样陷入到这个深坑之中,最终被那恐怖的力量给绞杀掉,落得一个身死魂消的下场。

    “陷阱。难道说这是一个针对天域所有强者的陷阱不成,要不然为什么这三千超脱大道与两件宝物会出现得这么巧合?”清醒之后大家的第一个反应便是这样,认为这是一个陷阱!

    刑天淡然说道:“是不是陷阱这还无法确定,毕竟我们都没有亲身感受过这场变化,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整个天域之中有实力的强者都会云聚于此,我们只需要静观其变就能够了解这背后有没有什么阴谋存在,明白这一切是因何而生!”

    忍耐是纪元大劫之中生存的必备技能,若是连忍耐都做不好。想要在这场疯狂而又恐怖的纪元大劫之中活下来,那就是一个笑话,这一点从那些神帝的反应就能够知晓,到目前为止混蛋的依然是那些巅峰神皇。诸多神帝依然站在一旁静观其变,那怕是三千超脱大道就在自己的眼前,他们依然在等待。依然没有选择主动出击。

    可惜现在刑天并不知晓,在这一次的剧变身后还有着鸿钧道祖的影子。若是他知道这一点,只怕就不会如现这样平淡。要知道在天域之中诸多敌人之中,最了解自己的便是鸿钧道祖,刑天可不愿意被这样的敌人给盯上,他一直都在寻找着对方,现在鸿钧道祖出现了!

    鸿钧道祖对刑天来说很重要,因为在他的身上刑天能够找到自己心中诸多的答案,只可惜鸿钧道祖一直躲着刑天,根本不给刑天接触的机会。刑天没有想到鸿钧道祖,可是鸿钧道祖却没有忘记刑天,在鸿钧道祖的眼中,刑天同样是一个大威胁。

    在仔细地打量着外面的情况,却没有发现刑天的行踪之时,鸿钧道祖的眉头不由地轻轻皱了起来,喃喃自语道:“刑天,你究竟在那里,为何大道永恒之光没有吸引你,难道说这样的诱惑还不足以让你动心吗,你心里都在想什么?”

    刑天在想什么?他在痛恨着破坏自己机缘之人,而这个人很明显就是鸿钧道祖,毕竟这一场天域的动荡是因鸿钧道祖而起,那怕最后的这一次不是他所为,可是毕竟是他开启了这一场动荡,是他坏了刑天的机缘,与刑天结下了大因果。

    好在鸿钧道祖已经完成了生死轮转,身体化为僵神之体,一切因果都被抵消,就算是刑天也无法通过因果之力查找到他的存在,否则因果一生,掌握了因果大道的刑天便能够借助着这一丝轨迹找到他的存在,而现在在黑暗笼罩之下,刑天更是查不到鸿钧道祖的一切。

    “不行,这一次是拉刑天入局的唯一机会,若是这一次没有将刑天拉入这个混乱的大战之中,日后再想要算计他就十分困难了,刑天既然领悟了自己的大道,不被这三千超脱大道诱惑,那只能动用最后的手段,我不相信他会不在意!”鸿钧道祖又喃喃自语,随着他的声音落下,他的神色多了几分狰狞,看样子鸿钧道祖心中对刑天的狠意一点都不比那个舍弃他的本尊要少,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难道仅仅只是因为在洪荒天地之时刑天坏了鸿钧道祖的计划,所以刑天一直就被鸿钧道祖给记恨在心,就算到了天域也依然对刑天是念念不忘?还是说这背后又有什么惊世骇俗的阴谋与算计,或者说是刑天身上有什么东西值得鸿钧道祖去夺取?

    不管是那一种情况,总之一点是可以明确的,那就是刑天与鸿钧道祖之间是不死不休,双方没有任何化解恩怨的机会,没有和平共处的可能,在他们二人之间最终只能够有一个人生存下来,这一点是谁也无法改变的,是他们所处的环境与地位所限定的,这或许也就是天地大势,不可逆转的大势,任是刑天与鸿钧道祖都无法改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