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729章 我的眼前只有无尽黑暗(一更)
    “喝!”正是这个时候,提里奥一声怒吼,一条辉煌灿烂的金色光带横扫而至,眼看下一瞬【灰烬使者】就要劈到毫无防备的阿尔萨斯身上。

    突然间,片刻前失控的【霜之哀伤】猛地飞了回来,死死挡在了【灰烬使者】前面。

    “哐”在天崩地裂的巨响当中。

    体型更大的灰烬使者重重地扫中霜之哀伤,将它和阿尔萨斯连人带剑抽飞出去。阿尔萨斯如同一颗旧式前膛炮的实心炮弹,重重坠向地面,然后又在冰铸平台上高高弹起,一连打了七、八个惨烈的滚翻,才最终停下。

    所有人都愣住了,不是因为巫妖王阿尔萨斯的惨况,而是因为

    【霜之哀伤】崩碎了!

    “哐当!”

    还萦绕着蓝黑色光辉的剑刃,铸在剑身上的邪恶符文,凶厉传神的骷髅剑锷……每一个部件,都代表着巫妖王无上地位。

    然而在这一个时间凝固的刹那,它们统统崩碎了,就像暴雨中飞散的蝴蝶。

    这一世,因为有着杜克的阻挠,【霜之哀伤】的战绩才没有那么惊世骇俗。

    如果是原本历史上,死在【霜之哀伤】剑下的英雄人物、传奇怪物,简直可以写成一部编年史:

    黑龙希尔利诺克斯。

    蓝龙萨菲隆。

    克尔苏加德。

    泰瑞纳斯。

    加文拉德。

    乌瑟尔。

    希尔瓦娜斯。

    阿纳斯特里安*逐日者。

    兽人剑圣朱倍尔索斯。

    安东尼达斯。

    洛丹伦天灾抵抗组织正义守卫领导者玛古洛斯。

    洛丹伦天灾抵抗组织圣光之环领导者哈拉克。

    洛丹伦天灾抵抗组织极限力量领导者达格兰。

    艾卓-尼鲁布蛛魔女王妮萨阿兹雷。

    穆拉丁诺森德探险队幸存成员领导者铜须矮人贝尔甘*火须

    德拉诺什*萨鲁法尔。

    瓦格里一族的瓦尔德玛尔。

    更不要说,阿尔萨斯还打败过伊利丹、凯尔萨斯、恐惧魔王玛尔加尼斯,以及现任黑锋骑士团团长达里安等强者。

    看看这个令人触目惊心的名单吧!即便有杜克在改变命运,依然有过半数的国王和绝世强者倒在【霜之哀伤】的剑下。

    虽然巫妖王阿尔萨斯的实力不见得比克苏恩那些古神强,但阿尔萨斯的战绩更为直接,更骇人。

    就是这样一把击杀过无数强者,战绩彪炳的符文魔剑,在此时此刻,终究毁于一众手持神器的强者的围攻之中。

    “不”【霜之哀伤】崩碎了,阿尔萨斯可以明晰感到自己体内的魔力如同江河倾泻般迅速狂跌着。

    他依然没有放弃,他伸出了自己的手,那个方向赫然是卡莉娅所在的位置。

    “小心!”加文拉德用风剑掀起一阵狂风,将阿尔萨斯卷了起来。

    半空中,希尔瓦娜斯用【索利达尔】将一支雷霆箭狠狠地射中了阿尔萨斯的咽喉。

    出乎意料,箭矢成功地穿透了阿尔萨斯的脖子。

    没有人会对一个矗立于不死领域顶点的王者掉以轻心。

    提里奥和麦格尼双双杀到。

    【炎魔之手】狠狠地砸中了阿尔萨斯黑色铠甲的后背,巫妖王那套色调深沉的黑色铠甲,以肩胛骨为中心开始崩解。

    前方提里奥的【灰烬使者】确确实实地劈在阿尔萨斯的左肩上,巨大的创口,从左肩拉下来穿过胸膛,一直延伸到右腹部下方。

    神圣的金光随之猛烈地侵入这位巫妖王的身躯当中。

    正当提里奥一面杀气,准备再补一剑,把倒在地上的阿尔萨斯的头颅砍下来时,他突然发现圣锤【瓦兰奈尔】不知何时挡在了他的面前。

    现任洛丹伦女王卡莉娅,阿尔萨斯的姐姐,轻轻抬起手,说了两个字:“够了!”

    “不!那个,小心……他……”提里奥是担心。因为太紧张的缘故,他甚至说话都结巴了。

    “已经结束了。”一个苍老、又让不少人有种迷之熟悉感的声音,从虚空中传来。

    下一瞬,一个银色一个金色,两个虚幻的身影从魔剑碎片当中腾升而起。

    看到这两个幽灵的外形与面容,几乎所有人都下意识停手了。

    “不是吧……”加文拉德的嘴巴张到了最大,可以塞进一个大苹果。

    “不可能……”一向意志坚定,在任何时候都不会轻易退缩让步的提里奥眼神迷蒙,他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带着金色虚幻头冠的身影有着颀长的白色发须,他身上有着繁复样式花纹的白袍,彰显出衣服主人生前的尊贵。

    另一个存在,则是金盔金甲,这是十年前典型的白银之手骑士团制式铠甲。

    他们的身份自然是前洛丹伦国王泰瑞纳斯,以及白银五圣之首乌瑟尔!

    大家陷入了彻底的震惊震撼当中。

    没有人想过,阿尔萨斯在弑杀了父亲和师父之后,居然会把他们的灵魂囚禁在【霜之哀伤】当中。

    他们的灵魂,既没有被腐蚀污染,也没有被彻底消灭。

    或许这就是阿尔萨斯最后的一丝善念,又或者是别的什么理由。

    大概,已经很难探究了吧。

    这时候,杜克的身影紧接着从魔剑碎片当中穿梭出来。

    “杜克!你没事吧?”吉安娜等女慌忙问这问那。

    杜克摇摇头:“我没事,接下来,就是米奈希尔王家的家事了。”

    大家默契地退后了,把中间的场地空出来,留给阿尔萨斯、卡莉娅和泰瑞纳斯这一家子。

    阿尔萨斯体内的黑暗之力,已经潮水般褪去。

    失去了暗影能量的支持,阿尔萨斯所有的身体器官都在急速退化着。

    阿尔萨斯似乎想挣扎起来,最终他连腰都动不了,他已经失去了整个下身的感应,只能略显可笑地举起双手,茫然在半空中比划着,仿佛想抓住什么。

    一只温柔的纤手握住了他的右手,而一只灵体手掌握住了他另一只。

    阿尔萨斯颤抖着问:“父亲!姐姐!一切都……结束……了?”

    卡莉娅温柔无限地用另一只手轻轻抚摸着那张熟悉又冰冷的脸庞,积攒在心中二十年的思念来不及倾诉,往日美好的点点滴滴不够时间去回顾,最终千言万语,却只能无奈地化作一声应诺。

    “嗯。”

    阿尔萨斯忽然苦笑,他几乎完全失去视力的眼睛,仿佛看到了亡者世界的崩塌,以及那个只属于他的国度的最后崩灭。

    明明曾经那个本应属于他的洛丹伦是多么的美丽,明明他的不死大军是如何雄壮,席卷整个大陆。

    可是,在此时此刻……

    一切的一切,都成了过眼云烟。

    泰瑞纳斯低下了头,长长一声叹气:“我的孩子……终归到底,没有哪个国王可以千秋万载。”

    阿尔萨斯忽然苦笑。

    是后悔?

    是顿悟?

    是可惜?

    还是绝望?

    没有人知道了。

    堂堂巫妖王留下的最后一句遗言是

    “我的眼前……只有无尽的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