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716章 墙头草(五更)
    起初,阿尔萨斯以为杜克会像瓦斯琪那样,跟他争夺周围冰霜元素的控制权。如果是那样,估计他做梦都会笑出声来。

    当然不是!

    阿尔萨斯早已把杜克视为一世之敌,自然因为杜克辉煌的往绩,以及不同寻常的手段。

    他开始也以为杜克装作照顾自家女人,转而偷偷控制周围的元素。杜克一开口,阿尔萨斯就知道自己错了。

    “耐奥祖也好,阿尔萨斯也好,从来都不是一个绝世强者。以前不是,现在不是,未来也不是。”倘若这段话到此为止,那么这只会是一段没有实质意义的狠话,杜克的下半段话,让阿尔萨斯的脸霍然变色:“唯有无休止地从麾下身上汲取力量的巫妖王,才是真正的绝顶强者。”

    几乎就在杜克话音落下的同时,阿尔萨斯又感到自己意念中的一根弦断了。

    切!又有一个首领被打倒了吗?

    阿尔萨斯不动声色,杜克一点都没放过他的意思。

    杜克张开双臂,头上蓦然投影出一组以奥术能量做成的巨大数字来。

    第一个数字是1,隔开几个空位,第二组数字是9,再往后,第三组数字是一万多,第四组数字直接去到百万级别。

    除开头两组数字,谁都能看到,后面两组数字正在飞速倒数着。

    阿尔萨斯不傻,他马上想到这些数字代表了什么。

    杜克特意点穿:“巫妖王本身只不过是一个孱弱的存在,撇去你与部下之间的所有联系,联军里至少有两位数的存在可以打倒你。但有了那么多不死者为你提供灵魂之力,谁跟你作战就意味着同时跟天量的不死者作战。”

    这时,杜克回头瞥了希女王一眼,希尔瓦娜斯顿时醒悟。

    怪不得她如何修炼,如何努力,都打不过阿尔萨斯。因为跟巫妖王作战,意味着跟整支超过一亿之数的不死大军硬刚。

    只要无法做到秒杀,无论受多重的伤,巫妖王都可以通过吸取部下的灵魂力量来恢复自己。

    相对地,只要灭掉了整支天灾军团,那么巫妖王就是一块砧板上的肉,想怎么砍就怎么砍。

    希尔瓦娜斯白皙的脸上露出羞愧的嫣红。

    杜克堂皇地摆出防御的架势,他用自己体内的冰霜元素,做出一个实质化的冰球,牢牢包裹住自己。

    杜克淡淡地微笑着,他毫不掩饰自己的挑衅之意:“所以,联军里每一个将士的奋战都是有意义的。我什么都不用做,只要扛到你麾下的不死者数量和质量掉到临界线以下,就能等到你衰弱。当你衰落到扛不住我的攻击时,就是我的胜利!”

    杜克打开了更多的冰冠冰川各个战场的现场画面投影。

    魔法镜像中,联军正在有秩序地一步一步朝着冰冠堡垒推进。

    在进入冰冠堡垒的领域之后,联军把火炮几乎放平了,以抵近射击的战术掩护着步兵和坦克的推进。

    几乎每前进百米,就唤来阿尔卡冯麾下的土元素,加固脚下的大地,防止蛛魔们挖洞偷袭。

    后勤部队先用火焰烧一次尸体,然后撒上纳鲁圣水,用毁灭性的方法断绝天灾军团的后路。也在掐灭着阿尔萨斯的力量来源。

    除非天灾军团能让获得尸体的速度超过被歼灭的速度,否则阿尔萨斯将会不可避免力量的衰落。

    把阿尔萨斯恶心到的是:比如瓦里安仿佛一早就知道了这个本应只有巫妖王知道的秘密,他们在击败了玛洛加尔领主后,直接在它的尸体上掏走了【影霜碎片】。

    这可是他控制借助天灾首领控制更多部下的精神能量节点啊!

    他对麾下的控制,就是典型的树根状结构。通过身为枝干的首领控制分支的队长,再由队长控制下属的精英,由精英控制最下层的低阶不死者。

    现在瓦里安他们直接把枝干给毁了,阿尔萨斯免不了一时为之气结。最可恶的是杜克,他用同样强大的精神力扰乱了阿尔萨斯越过被消灭首领、重新搭建精神支配回路的工作。

    这一连串的行为,显得杜克早有预谋。

    其实,这一次他冤枉杜克了。

    杜克还真不知道【影霜碎片】就是阿尔萨斯从天灾军团里获得能量补给的关键节点。

    他提前叫大家记得搜集【影霜碎片】,只不过是因为他知道将所有【影霜碎片】合在一块,就能够组成一把牛逼哄哄的神器双手斧、号称‘见人砍人,见鬼劈鬼’的【影之哀伤】啊!

    误会也好,故意也罢,双方绝对无法调和的立场,注定了今天过后,两者只能剩下一个。

    “哈哈!”阿尔萨斯大笑两声:“你真以为,你那些被我特地打散的英雄,全部都能获得胜利吗?只要有任何一组人失手,他们就会成为天灾军团新的支柱。顺便告诉你一下,阿纳斯特里安戴着耐奥祖曾经用过的水晶骷髅,已经成功突袭了纳克萨玛斯,连你赖以为后手的红龙女王都业已被他囚禁了。”

    “哦?是么?”杜克不为所动,一面风轻云淡。

    “你就强作镇定吧。那边已经没有任何存在可以制衡阿纳斯特里安了。他很快就会杀死吉安娜和凯尔萨斯,将他们奉上给我。你以为你自己可以永远拥有吉安娜……”

    阿尔萨斯还没说完,杜克就打断他了:“当然!吉安娜是我的!她全身上下每一块肌肉,每一寸皮肤都是我的所有物,跟你阿尔萨斯一点关系都没。而且,我可以让她生孩子,你行么?”

    说罢,杜克以鄙视的眼神瞄向阿尔萨斯下半身。

    本以为成为巫妖王之后,自个的灵魂已经彻底冰冷,不再有任何的感情。阿尔萨斯发现自己错了,错得很离谱。

    正因为保有了身为人类时候的记忆,那份愤懑,那些仇恨,他根本不可能放下。

    杜克说的话,正是阿尔萨斯永远的痛。

    “你……”刚想说点什么,他的话再次被杜克打断。

    “你真以为,阿纳斯特里安那个墙头草完全失去了自己的意志,会绝对遵从你的每一个命令吗?那个冰冷的水晶颅骨,嗯嗯,叫他【背叛者之颅】也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