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697章 巫妖王又怒了
    从来没有什么大型战役是一战而定的。

    越到统领大型战争,杜克越是对这句话感慨良深。

    如果他想短期快速结束战争,或许就会像历史上的天谴之门那样,一头撞死在掌握地利和‘人’和的二傻子手上。

    阿尔萨斯本身都够牛逼了。

    还掌控着整个冰冠冰川的魔力地脉,好像伯瓦尔和小萨鲁法尔这样的二流强者撞上去,不团灭才有鬼。

    花了这么长时间夺取了地利,把天灾军团的总士兵数降到一个可以接受的范围,杜克才开始发动对冰冠堡垒的总攻。

    即便如此,杜克依然把联军分成梯队,一队队上。

    冰冠堡垒的天空上,总是暗沉沉的,阴风怒号。

    自从古卡利姆多大陆炸裂后,这种不曾改变的阴冷已持续了万年。

    风如刀割。

    哪怕在这个应该入夏的时节,冰冠堡垒这边的温度也不会高于零下20度。

    联军士兵们穿上厚厚的棉袄,戴上棉手套,把自己包成一个粽子。哪怕是脸庞,也是戴着厚厚的护目镜和半罩面具,唯有从口鼻位置喷出的热气可以看到这是一个大活人。

    “咻!咻……”一道、两道……足足五道耀眼的蓝色光柱,从冰冠冰川的不同方向升起。

    那是天灾城、邪恶城堡、黑暗大教堂等五个魔力地脉节点上的魔法阵正在运作。

    每一个法阵都由一个顶级辉月法师坐镇,比如大星术师索兰莉安。

    他们念诵着繁复的咒语,配合凡人根本不可能搞懂的施法手势,缓缓微调着魔力地脉的能量输出。

    诚然,所有的法阵都是杜克亲自用泰坦符文石勾画的,具体的操作效果还是要看施法者。

    昂起头,巫妖王的目光穿越了空间,落在那些魔力光柱上,静静看着光柱越来越盛,通天彻地,仿佛可以直达宇宙的彼岸。

    “吾王,请勿担心,那五条支脉的魔力加起来都比不上冰冠堡垒的。”太阳王如此安慰阿尔萨斯。

    阿纳斯特里安说的是实话,冰冠堡垒不是随便建的,它是当年耐奥祖降临艾泽拉斯时,特地选的地方。

    这位初代巫妖王把精神力发散到整个诺森德大陆上,找了好久才挑到这个地方。然后一边壮大自己的力量,一边调遣各种不死者当工匠,建造了这座独一无二的冰中城堡。

    虽然周遭五条魔力支脉很强,但跟冰冠堡垒比起来,加起来也就等于冰冠堡垒七成左右。

    然而,当纳克萨玛斯和达拉然这两座浮空城出现在冰冠堡垒西南面和东南面远处的半空时,阿尔萨斯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不行!我要先击破一座浮空城!”阿尔萨斯如此说着,他也站了起来。

    正当他想有所动作的时候,天空中蓦然传来一阵轰鸣。

    那是从遥远天际坠下的一条火线。

    一颗巨大的彗星斜斜坠落,它破开幽暗的虚空,撞开浓厚的云层,将大气中的凛冽寒风灼烧为炽热的紊流,最终瞄准了冰冠堡垒。

    这一幕,阿尔萨斯并不陌生。

    “艾!露!恩!”从沉重的黑色全罩头盔下,几乎是硬挤出这么一个名字来。

    正是月之女神艾露恩。

    艾泽拉斯唯一的真神,这是把克苏恩等邪神撇除之后再算的。虽说艾露恩因为不明原因,从不曾真正降临到这块大地上,这不妨碍她以自己的方式参与这场战争。

    在纳克萨玛斯向着东北面的高台上,泰兰德迎风而立,急烈的狂风将她青色的发丝和雪白的祭司袍吹得招展乱舞。

    迷茫的神秘月色跨越了日夜的阻隔,降临在她身上,跟她沟通,跟她交流,女神借助她锐利的双眸,死死地锁定了目标。

    体力和精神力江河缺堤般倾泻着,有那么一刹那,连泰兰德都有种顶不住的感觉。

    很快,那张充满英气的圣洁脸庞露出了微笑。

    最终的调整已经完成,剩下的就交给地心引力了。

    或许,阿尔萨斯可以来一发光炮试试看,是否能阻止陨石的坠落,打偏它或者别的。艾露恩自然会以神力保护这颗坠落的陨石。

    无论阿尔萨斯怎么做,艾露恩想要消耗冰冠堡垒魔力的目的就达到了。

    巫妖王头盔中,那双幽沉的眼眸有着明晰的怒意:“哼!有本事你就连发给我看!”

    彻底穿过大气层时,强烈摩擦会促使陨石燃烧并减轻重量,即便如此,落到地面时,至少还有千吨的陨石加上恐怖的动能,哪怕坚固如冰冠堡垒,硬吃一发陨石也绝对无法讨好。

    这是阳谋!

    阿尔萨斯无法反抗的阳谋!

    一束仿佛将整个视界里的一切都冻结的白色光炮,从冰冠堡垒上电射而出。

    阿尔萨斯终究是出手了。

    【霜之哀伤的怒火】!

    白色的冰冻射线,跟艾露恩紫蓝色的星辰坠落在半空中斜斜撞到一块。

    迸发出恍如烟花似的绚烂光辉。

    “啊,好美!”镇守纳克萨玛斯的吉安娜感觉自己仿佛回到了童年,第一次看烟花的时候。

    旁边的杜克坏笑了:“哇!巫妖王又怒了!他喵的,我看你能怒多少次!”

    杜克很开心地打了个响指,他身边的卡德加顿时会意。

    五分钟后,在达拉然和纳克萨玛斯两座浮空城上,同样亮起了直通天际的巨大光柱。

    冰封王座上,阿尔萨斯骤然失声。

    “什么!?”

    如果他没有戴着那个遮盖一切表情的全罩头盔,估计他现在的脸色一定很难看。

    五处地脉,加上两个浮空城,一共七个支点组成了一个怪异的魔法阵。

    七道光芒刺入天际,在即将穿透大气层的高度上,数不清的发光泰坦符文开始蔓延开。它们散发着神秘的光辉,以阿尔萨斯无法理解的方式,最终组成一个巨大的正圆形魔法阵。

    大地在微微颤抖着,整个诺森德大陆都被染成了紫蓝色,就像是黑夜终末时,太阳冉冉升空,强势霸道地将繁星和皎月从天幕上直接抹去。

    天地只剩下一种颜色。

    --------------

    ps,感冒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