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不灭龙帝 >正文 第2170章 立威
    两大势力开战,不仅仅是本部的武者,还有附庸他们的小势力,两边军队加起来最少超过百万,死了很多人,也有不少人被俘了。

    这些被俘的人如果对方愿意赎回来,那就好说了。不赎的话,那只能去做苦力,不可能白养着他们,这些人的神力被封印,但肉身还是很强大,做苦力足够了。

    这里是一条矿脉,地底有炎火晶,挖掘炎火晶很痛苦,因为炎火晶非常炙热,挖掘起来就像是火中取栗般。这种事情地狱府的人自然不会自己做,这些战俘就有了用处,让他们去做苦事,还不用给神石,多么好的事情啊。

    但是!

    凡事有利必有弊,这些战俘是非常好的苦力,看守却成问题。战俘们都非常清楚,在这里面呆着,要么做苦力一辈子,要么只有死。

    罗刹海是非常残酷的地方,这里没有任何人情味,地狱府的高层不会大发善心,给众人减刑,或者释放他们。

    没有活路,看不到希望,每日都是煎熬,除了做事就是被打被骂被虐待,战俘营的人自然会心生绝望之意。既然不想活了,就会闹事,就会想办法找活路。

    地狱府这次大战死的人太多了,战俘营的军队被调集出去很多,此刻只剩下千人。不过战俘营有一个强者坐镇,所有战俘都被封印了神力和魂力,在地狱府高层眼中是闹不出大事的。

    再说了……

    就算闹出大事又如何,这山谷附近就是城池,城内有大量的强者,只要山谷内异变,那些强者和军队会立刻出动,将那些闹事的战俘全部击杀。

    地狱府高层不当回事,陆离却不得不当回事。

    他在山谷内呆着三天之后,感觉不对劲了。因为山谷内的戾气特别浓郁,别说陆离就算侯三都感受到了。莫默去请求调人也是因为感觉不对劲,人太少了形成不了威慑。

    大战刚刚结束,死了太多的人了,这些被俘的人人心浮动不稳。外加这次地狱府也死了不少人,所以军士们对于战俘非常不友好……

    这段时间是战俘内心最绝望的时刻,他们不想一辈子在这做苦力,不想一辈子在这受折磨,他们想反抗,想重获自由,想逃出去,或者…死!

    虽然表面战俘们没有任何异动,但从他们的眼神中,从他们身上的气息之中看出,他们肯定会有异动,说不定已经在秘密图谋之中了。

    唯一让陆离微微有些安心的就是山谷内,有一个强者坐镇。这个强者不管事,在一个城堡内修炼,从不出来。根据侯三打探回来的消息,那人最少是四劫中期,拥有一种很强大的神通,身上还有重宝!

    几万战俘因为神力和魂力都被封印了,所以看不出境界,但侯三打探的消息,这里四劫武者有几个。虽然这几人的神丹都被废掉了,但毕竟是四劫武者,谁知道他们会不会有奇异的神通和能力?

    “侯三,听着!”

    在一条矿道内,陆离和侯三一边行走,陆离一边交代道:“对待战俘千万不要随意虐待他们,要好一点!”

    “为什么啊?”

    侯三有些不懂,这些战俘很多都桀骜不驯,他们人手本来就不够,如果不彻底压服这些战俘,到时候怎么管理?只有彻底将这些战俘压服了,以后才会好管理,才不会那么辛苦。

    “你别管,听我的就是了,你是老大还是我是老大?”

    陆离冷冷的传音道,他目光比侯三看的远,侯三只是想好好在这混下去,他却把这里当做一个暂留地,随时可能离去的地方。

    既然随时可能会离去,他自然不会想着如何混下去,而是想着保住小命。他和侯三对待战俘相对友好,战俘们都会看在眼里。万一出了什么异变,或许能保住一命。

    所有的军队都很残暴,他们两人却相对温和的话。没人太在意锦上添花,雪中送炭反而会记忆深刻。所以两人对战俘好,战俘自然会感恩,一旦出事就能救命!

    “啪~”

    前面响起一道鞭子声,很快传来黄牙骂娘的声音。陆离神念扫去,发现一个战俘被黄牙拳打脚踢,身上抽了十几鞭子,一下骨头都露出来了。

    他们这里是一个小队,只有三十个人,其余军士也纷纷抽动鞭子,虐待附近的战俘。陆离不知道具体原因,但看情况是一个战俘行走速度慢了一些?然后一个军士抽了一鞭子,那个战俘还用凶狠的眼神瞪了他一眼?

    这是小事,但对于黄牙等人却是大事,他们必须将这群战俘彻底压服,否则以后很难管理,所有人都会累死,还容易出事。

    无数鞭子抽了下去,前面那队战俘很快都鲜血淋漓。这鞭子是特制的打不死人,但每次打在人身上都特别的疼,就像是小刀子一刀一刀割肉般,异常难受。

    侯三很听陆离的话,没有乱动手,站在外围,陆离更是远远的看着。黄牙抽了一会,怕抽死人停了下来。

    他扫视全场一眼,见那些战俘都不敢露出仇恨的眼神了,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他目光扫视,落在了侯三和陆离身上,他眉头一皱道:“你们为何不过来?”

    黄牙的意思很明显了,要陆离和侯三也过来抽,这两个新人太不懂事了,他们加入军队做什么?难道只是来吃干饭的?

    陆离没说话,眼神示意了一下侯三,侯三沉吟片刻,弱弱地说了一句:“大人,我有些…晕血!”

    晕血!

    这个借口太牵强了,一个武者怎么可能晕血呢?这是把黄牙当做白痴耍啊。黄牙怒了,一鞭子甩去抽在侯三脸上,将侯三脸上抽出一道血淋淋的血痕!

    黄牙抽了一鞭子,目光投向陆离问道:“陆四,你也是晕血吗?”

    黄牙目光内都是凶狠之色,如果陆离不给他一个好的理由,他只能教育一下两人做人了。这两个新来的看来不知道他黄牙的威名,他如果连手下都镇压不了,那以后还怎么带队?

    陆离拱了拱手道:“大人,我不晕血,但我觉得对这些战俘要好些,毕竟他们在为我们做事。一点小事没必要虐待他们,他们受伤了,也就不能帮我们做事了,不是吗?”

    “不是…你大爷!”

    黄牙暴怒了,手中鞭子闪电般抽出。这个小小的二劫武者居然敢教育他做人做事?看来今天不将此人打得半死,以后他无法在这里混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