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695章 一个父亲的请求
    面子重要还是里子重要?

    如果可以,当然是既要面子,又要实际上的好处。

    不管是历史上,还是这一世,阿尔萨斯骨子里都是一个实用主义者。

    历史上的斯坦索姆事件,阿尔萨斯完全可以虚伪地等市民变成了不死者,然后才含泪高呼大义之名,‘净化’掉斯坦索姆市民。

    为了心中更高的目标,当时还是洛丹伦王子的他不惜污损自己的名声,下令屠杀,并亲自弄脏自己的手。

    当事不可为的时候,阿尔萨斯终究还是面对了现实。

    “撤回精锐!”

    伴随着巫妖王一个精神命令,在余下几个重要的要塞支点上,天灾军团的防御出现了明显的削弱。

    “嗯?”不管是在前方指挥的瓦里安、麦格尼、希尔瓦娜斯,还是后方援护射击的凯尔萨斯和吉安娜,都第一时间感到了天灾军团的变化。

    虽然联军的进攻,有着达拉然和暂时抢修完毕的纳克萨玛斯两座浮空城的掩护,避免了仰攻的痛苦,但层出不穷的天灾士兵,还是给战线推进带来很大麻烦。

    现在不同了,以往每一个关键的节点,或者堡垒里,必定会有一个镇场子的死亡骑士或者巫妖。

    这几天的进攻却发现攻势异常顺利,且找不到任何一个中阶不死生物,更不要说高阶了。

    留守的不死族,要么是一窝蜂地冲出来送菜;要么就是坚守在自己的阵地上,只攻击进入自己一亩三分地里的敌人,对于隔壁被殴打围攻的同伴,则是一副关我屁事的气势,坐视它们被干掉,然后等着毁灭的命运隔一会儿落到自己头上。

    “终于到决战了吗?”杜克用右手食指轻轻点着指挥桌,随即下了一个命令:“传令,让白银之手和所有英雄级或辉月级以上的强者休息三天。前线交给副将代理指挥。”

    杜克这个命令得到了迅速的执行,也引来了一个有点意外的访客。

    “噢?瓦罗克,你怎么来了?”

    来的,自然是瓦罗克*萨鲁法尔,这位对大酋长忠心耿耿的兽人看上去苍老了许多。不光隐隐有驼背的迹象,他的发须,他的鬓角,竟然比前些天花白了好多。

    唯一的儿子死了,这不是一夜白头也差不多了吧!

    杜克叹气着,某种意义上,他也是坐看小萨鲁法尔去死。如果说普特雷斯是主谋,阿尔萨斯是元凶,他杜克至少也能捞个帮凶。

    可惜,种族和立场不同,注定了他不可能站在部落的角度考虑事情。

    某种意义上,小萨鲁法尔死了,部落也失去了出现第二个萨尔的机会。虽然这机会本来就不大。

    但是杜克尊重瓦罗克。

    他勇敢,忠诚,在原来历史上,他可是从第一次黑暗之门熬到军团再临那个时代,依然活跃在第一线的勇士。

    “杜克*马库斯阁下,我希望至少能以个人的身份,参加联军的英雄团。”

    杜克看着那张沧桑的脸,看着那双布满血丝、半凸出来的大眼睛,再次叹气了。

    杜克完全可以理解部落的做法。部落的牺牲已经够大了,二十几万大军,一朝覆灭。首领级的强者,一下子没了两个,一个是最强的法师,另一个是原本可能成为下任大酋长的后起之秀。

    说萨尔没怨念那才有鬼了。

    部落现在人才凋零,倘若再有某个大种族的首领挂掉,比如凯恩或者沃金,那么部落的局面一定会是分崩离析。

    事实上,私底下萨尔绝对是强烈反对瓦鲁法尔大王前来进攻冰冠堡垒的。明面上,萨尔找不到理由。

    瓦罗克继续自顾自地说道:“德拉诺什是我唯一的儿子,他是个好孩子,有着兽人的勇猛无畏,以及兽人往往不具备的大局观。我曾把所有的希望与未来都寄托在他身上,可惜,命运既然注定了萨鲁法尔家族断后,我也接受这个命运。”

    突然,瓦罗克全身肌肉紧绷鼓胀了起来:“但是,最后的最后,不是作为一个统帅,不是作为一个兽人,而是仅仅作为一个父亲……哪怕无法对他完成救赎,我至少也要让他安息!”

    父亲!?

    这个词深深地触动杜克的内心深处。

    他忽然想起了奥蕾莉亚和温雷莎肚子里的孩子。

    是啊!他早就是个父亲了。

    从她俩怀上的那一瞬开始。

    如果换成是他碰上瓦罗克这种事,估计他也要疯吧。

    “好吧,瓦罗克,我同意了。这是作为一个父亲的共鸣。”

    “你……你同意了?”瓦罗克似乎还犹自不信。因为一个外人的冒然加入,很可能会对团队配合造成很大影响。他作为兽人的统帅的,当然知道一个很可能暴走的部下,在容错率极低的精英团里会有着怎样的危险。

    “感谢你!杜克*马库斯。”完全不知道再多说些什么好,瓦罗克脸部表情有点僵硬,最终只是摸了摸脑袋。

    杜克想了想,还是选择安慰瓦罗克,尽管这让他感觉自己挺伪善的:“瓦罗克……死亡并不是终结。连我们联盟都能容纳达里安*莫格莱尼和他的黑锋骑士团了。如果我们能顺利打倒阿尔萨斯,想必有很多不死者强者能挣脱束缚,然后加入到对抗燃烧军团的大业吧。”

    “这……哦,这个也是……”忽然想到自己儿子或许还有机会回到身边,哪怕是以不死者的身份,但儿子就是儿子,那具驱壳里的灵魂还是那个跟他相伴二十多年的灵魂,瓦罗克突然心情好了起来。

    是啊!希望还没彻底消失。

    千恩万谢之后,瓦罗克退走了。

    不过这时候,杜克想起了一件相当严重,不得不在意的事。

    原来的历史,早已被他这只狠辣的蝴蝶搞得乱七八糟。如果有命运女神,他一定是那个强x了命运女神无数遍的混蛋。

    问题来了,原本历史上阿尔萨斯彻底嗝屁了之后,为了防止世上亡灵与不死者的暴动,被烈焰焚烧,又被二傻子折磨灵魂的伯瓦尔*弗塔根继任了巫妖王,成为三代目。

    现在伯瓦尔好好地在活蹦乱跳,那……万一真是非要有个巫妖王不可,杜克哪来高尚且碉堡的灵魂去坐巫妖王这个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