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二百七十章 黄道然的决定
    黄道然和风百鸣进洞座,在休息室那里坐下之后,风百鸣掌出了一坛灵酒,笑着道:“我们哥俩儿也有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来,好好的喝上两杯。”

    黄道然笑着道:“好,灵酒可是好东西啊,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喝到了,你也知道了,虽然我是彩云轩的客座长老,但是灵酒这东西真的是太珍贵了,我也不好意思多要。”[.]

    风百鸣笑着道:“别把说我的跟土财主似的,这些灵酒我也是好不容易才弄到的,来,干一杯。”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了两只银杯,倒了两杯酒,把一只杯子递给了黄道然,黄道然接过之后,喝了一大口,这才哈出酒气。

    风百鸣看着黄道然道:“我说力巴,这次的事情是怎么弄的?怎么弄到这种地步?”黄道然叹了口气道:“你以为这一次的事情我真的想接吗?还不是那几个大宗门给我压力,我是非接这一次的任务不可,可是谁想得到,那个赵海,也是一个十分难缠的角sè,你是不知道啊,我连五重器都放出来了,他也只是轻伤远逍,那些家伙弄到的那个什么空间异术士,根本就不是赵海的对手,他的空间异术比起赵海来,差得远了。”风百鸣看着黄道然道:“听说那家伙还当着你的面杀了一个人?真的假的?”

    黄道然苦笑道:“真的,他受轻伤然后用空间异术跑了,我以为他在也不会回来了,就放松了警惕,那知道那家伙一转身又回来了,而且直接出现在那个空间异术士的身后,一剑把那个空间异术士结果了,

    接着又利用空间异术跑了,我是想追也追不上,而且他还把载我人去的战舰都给毁了,最后我们不得不飞着去了海盗乐园那里,这才是那家伙最让人头痛的地方,来去无踪啊。”

    风百鸣挑了挑眉道:“真的那么厉害?听说那家伙是一个黑魔法师?跟你对战的时候,就没有放出一些不死生物来帮忙?”

    黄道然白了风百鸣一眼道:“我说老家伙,你也太看不起我了吧?

    那些不死生物能是我的对手吗?不过那个赵海的手段到是真多,他手里的除了大批的飞剑之外,还有一根月牙铲,那根月牙铲绝对是好东西,跟我的五重器硬拼一计,丝豪未损。”风百鸣挑了挑眉毛道:“能跟五重器硬拼不损?好东西啊,他不过就是一个飞升者,从那里弄到的这种好东西?而且他一个机阵界的人,怎么会使用飞剑和月牙铲这种法器?”

    黄道然摇了摇头,皱着眉道:“我也奇怪在这里,赵海对于飞剑的控制,比我们修真界的一些修士还要强上不少,而那杆月牙铲更加的奇怪,赵海也是最后关头拿出来使用的,而且用过一次之后就收了起来,看样子好像不能长时间使用的样子……”一说到这里,黄道然突的一惊,接着转头看着风百鸣,风百鸣也看着黄道然,两人的眼睛同时一亮道:“上古法器!”上古法器威力巨大,这在修真界那里已经是共识了,但是同样的,上古法器对于灵气的消耗也十分的巨大,正是因为这一特点,虽然上巨法器很多人都持有,但是那些高手却并不一定会喜欢。

    风百鸣摇了摇头道:“如此看来,那赵海肯定是得到了谋些上古传承,所有才会有今天的成就,恩,这到是也说得过去。”

    黄道然点了点头,接着叹了口气道:“那上古法器到是没有什么,以赵海的实力,就算是有上古法器,也不可能是我的对手,真正让我头痛的还是他的空间异术,打不过,用空间异术一跑了知,这才是最难办的。”风百鸣也皱了皱眉头道:“我可是听说,你之前说过,如果赵海在跑,你就屠了机阵界的那些人?是不是真的?”

    黄道然苦笑道:“一时的气话罢了,我要是真那么做,机阵界的还不得闹翻了天去?你当机阵界的那些亡命之徒真的不敢使用那些核弹吗?我可是听说了,机阵界的那些家伙,现在在每颗星球上都放了一颗核弹,要是真的把他们给惹急了,来一个同归于尽,娄们上那说理去!”风百鸣点了点头,机阵界最让人害怕的就是他们那颗子拼命的劲头,而机阵办的那种核弹,在没有引爆之前,你是很难发现他的,谁知道机阵界的那些疯子,会不会在修真界的每一颗星球上都装上几枚核弹,要真的是那样的话,把机阵界给逼急了,可不是什么好事。

    黄道然接着叹了口气道:“现在的情况却是,上面那些家伙逼着我来杀赵海,而赵海又是那么的不好杀,在加上机阵界的那些家伙又是空前的团结,赵海的实力在那摆着呢,说他是渡劫之下第一高手一点也不为过,以他的实力,可以说已经半只脚踏入渡劫期了,机阵界这些天,吃亏就吃亏在没有渡劫期高手坐镇上,现在赵海有希望渡劫成功,机阵界的那些家伙能看着赵海被杀吗?我要是去攻击赵海,机阵界的那些家伙一定会找我拼命的。

    风百鸣点了点头,他来六界战场这里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之前他还没有成为渡劫期的高手时,就与机阵界的人交过手,跟机阵界的人交手,他最大一个发现就是,机阵界的那些人没有怕死的。

    前几天风百鸣听说李梦他们投降了赵海,成为了赵海的仆人,这件事情在六界战场这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但是风百鸣却没有感到有什么奇怪的,要说奇怪,只能说投降机阵界有些奇怪,要知道以前也有修士被其它几界的人逼到绝路上投降的,这并不是什么新闻。

    而机阵界却没有投降的,遍翻整个机阵界的发展史,你几乎看不到有机阵界的人投降其它几界的,要么他们全部战死,要是他们就是拼死杀开一条血路逃走的,投降的人一个都没有,这正是其它几界的人最怕机阵界的地方。

    修士都惜命,而机阵界的人却不惜命,他们敢拼命,这首先在气势上就胜了一筹,如果不是因为机阵界的实力实在太弱的话,怕是他们会成为修真界最大的敌人。

    而赵海是机阵界这么多年来,最有希望成为渡劫期高手的人,现在黄道然要去杀赵海,那机阵界怎么能打应,这就等于是一个年过huā甲的老汉,却一直没有儿子,突然之间他生了个儿子,家族传承有望了,这个时候,你跑过去要杀他儿子,他不跟你拼命那才叫怪。

    风百鸣看着黄道然道:“力巴,这次的事情要是处理不好的话,那可是会很麻烦的,上面那些家伙好像觉得你这一次失了修真界的面子,不然他们也不会逼你逼得这么紧,你呢?到底是打算怎么办?”黄道然苦笑了一下道:“现在我还没有想好呢,要是赵海真的躲起来不肯出来的话,怕是我就真得杀一些人了,只要把赵海逼出来,击杀他最好,不过我现在还真的不想击杀他,不只是因为不能,如果我真的击杀了他,就会迎来机阵界疯狂的报复,怕是不只我会被报复,彩云轩也会被报复,机阵界的那些疯子,可是一些不管不顾的主儿。”风百鸣点了点头道:“你能这么想最好,不过这样处理,我怕上面的那些家伙不会同时,而且那个赵海怕是也不会按这个套路来,这一点你有没有想过?”黄道然苦笑一下道:“怎么没有想过,不过不管上面的那些人愿不愿意,这件事情我也只能这么处理,彩云轩那里的情况也不太好,如果真的因为我,彩云轩被报复,或是因为我出了什么意外的话,那甄家就危险了,我不能因为一己之si,而弃甄家于不顾。”风百鸣点了点头,他对于黄道然与甄家的事情还是有所了解的,甄家现在主事的就是甄翎,甄翎虽在表面上看起来风光,但是实际的情况却并不是太好,一是因为甄翎控制着彩云轩,让彩云轩其它几家合伙人,都不是十分的乐意,第二就是因为甄翎长的太漂亮了!

    女人太漂亮了,有的时候就是一种罪,甄翎不但人长的漂亮,而且还是彩云轩的轩主,这样的身份,在加上她的长相,可以说修真界那里无数的青年才俊都想要得到她,这些人中,有一些的身份地位可是不低。

    甄翎之所以到现在还能这么逍遥,就是因为有黄道然在,黄道然是一个渡劫期高手,虽然他不可能把那些大宗门怎么样,但是对于一个渡劫期高手,那些大宗门还是十分忌惮的,如果黄道然真的出了什么事儿,那怕是第二天甄翎就不会在是彩云轩的轩主了,还会被人抢走,成为那个公子哥的练功鼎炉。

    风百鸣十分的清楚,黄道然能从一个散修,一直修练到渡劫期真人的高度,靠的不只是他天才一样的修练速度,更重要的是凭着他的智慧,从一个散修,一路打拼到渡劫期修士,这本身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这其中的凶险更是难以想像的,黄道然能一路修练到现在这种成度,他对于人心的把握,对于各种事情的判断,都是十分到位的,可以说,黄道然完全可以用老jiān巨猾来形容,他怎么会不知道这件事情对他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呢?

    黄道然如果杀了赵海,就等于是得罪了整个机阵界,到时候机阵界要是真的对他或是对彩云轩进行报复的话,对他和彩云轩还有甄家都一点好处也没有,如果他不杀赵海,就不会得罪机阵界,但是修真界的那些高层却会对他不满,不过以他的实力,修真界的那些高层也不会把他怎么样,而有他坐阵,彩动轩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就算是修真界的高层想要打压他,也要好好的想想。

    最主要的是,黄道然要是不大量的杀死机阵界的人,就不可能逼着赵海跟他拼命,赵海完全可以用空间魔法逃走,他拿赵海一点办法也没有,要是他杀太多机阵界的人,那机阵界的人是不会放过他的,用人堆也给把他给堆死,这可是不黄道然想看到的结果。

    说白了一切还都是因为黄道然是一个散修,他的身后没有一个大宗门的支持,如果他身后站着的是玄清宗这样的大宗门,黄道然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击杀赵海,而不会有任何的顾忌,因为出了什么事儿,有玄清宗为他出面解决,而黄道然却什么也没有,他的一切都是自己打拼来的,他要是一身死,就会身死道消,一切休提了。

    散修和宗门修士的最大区别就在这里,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有的时候,散修的顾忌比大宗门多得多,可以说像黄道然这样,能从一个普通的散修,修练到现在这种成度,绝对是一个异数。

    风百鸣暗叹了口气,看着黄道然道:“力巴,要不我跟你一起奔吧?”黄道然摇了摇头道:“不,你不能去,你一去事情就会变得更加的复杂了,这一次机阵界那些人一定会跟我拼命的,如果我出了什么事,替我照顾一下甄家。”

    风百鸣叹了口气道:“力巴,你早就应该听我的,以你现在的实力,加入那个大宗门不行,加入了那些大宗门,你依然可以照顾甄家,而且像今天这种情况,你就可以没有任何顾忌的去做了。”

    黄道然摇了摇头,喝了。酒没有说话,风百鸣一看黄道然不出声,他也不在劝了,他对自己这个朋友十分的了解,他下定决心的事情,你怎么劝都是没有用的。

    两人不在说这件事情了,而是随便的闲聊着,一直聊了几个小时,喝光了一坛子灵酒,风百鸣才回到了自己的洞府,而黄道然也开始准备去找赵海的麻烦了。

    在洞府里休整了三天,黄道然才从自己的洞府里走了出来,慢慢的往机阵界的地盘上飞去,黄道然也感觉到了,这一路上,有无数双眼睛在看着他,不过黄道然并没有理会那些人,他现在的目标只有一个,

    赵海!

    同样的,机阵界那里也知道黄道然往他们这里来了的消息,整个阵锁山防线都动了起来,所有阵锁山防线的人,都准备好了自己的武器,虽然这一次黄道然的目标只有赵海,但是对于阵锁山防线这里的人来说,赵海就是他们的兄弟,他们的亲人,他们愿意为赵海去战斗,那怕流尽最后一滴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