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689章 胖子与小男孩
    沃金向两位女精灵首领介绍着新幽暗城的状况:

    “我们首先要通过一个150尺深的魔法升降梯,到达外围的主通道。注意,这个升降梯也是一个杀戮陷阱。升降梯上下端装有特质的绞盘,如果不通过升降梯内部进入,一旦启动升降梯上的陷阱,所有人都会被绞死。所以我们无法通过简单的升降到达主通道。”

    “然后主通道这里,有着一个横向通道,但他们的通风口感觉有点诡异,现在既然他们的皇家药剂师背叛了。我担心他们会在通风口里散布瘟疫毒气。”

    “通过主通道,就是一个向下的斜坡,之前我们曾坐斜向的升降梯下去,但我看过,在斜梯上方装有不止一组滚石。如果有外敌,这个斜坡相当不安全。”

    “哦,当初我听说,为了防止矮人挖掘地洞进来,他们引来一条不结冰的地下温泉河,如果随便挖下去,分分钟会坑道灌水。”

    “紧接着是……”

    沃金一口气说了十分钟,并且在三维立体地图上,尽可能把自己知道的线路标出来。

    希尔瓦娜斯和珊蒂斯光是听完这些,都已经觉得头皮发麻了。如果用精锐士兵去强冲,真不知要死多少人才能搞定。

    怪不得那个该死的大药剂师和恐惧魔王在没有外援的情况下,还不肯走,因为这个老鼠洞就是最厉害、最安全的地方啊。

    希女王双手做了一个下压的动作:“好了,这些细节我们先不讨论。”

    “不讨论?”萨尔和沃金同时愕然,要知道,这次打前锋的可是霜狼兽人啊!联盟这是不把霜狼兽人的性命放在眼里?

    还是珊蒂斯开口解释:“不不,入城巷战是最后的步骤。我们先用轰炸开路。”

    轰炸?

    难道联盟的炮弹已经可以威胁300尺深的地底了?

    这个设想,让两位部落首领不寒而颤。

    希女王一扬手,旁边一个王家精灵法师顿时打开一个魔法镜像,在镜像中展示的,是一个巨大的圆球形炸弹。

    希女王用略带玩味的表情开口了:“对于肆意散布瘟疫的家伙,红龙女王阿莱克斯塔萨非常恼怒。这是对生命与自然的亵渎,这样的家伙必须得到毁灭的制裁。所以,她拜托青铜龙王诺兹多姆,做出了这个名为【胖子】的魔法爆弹。这东西爆炸时,可以产生大概等同于诺兹多姆六成战力的效果。”

    萨尔和沃金并不知道,诺兹多姆的六成功力有多可怕。但一条掌握了时间力量的神秘龙王,总是让人轻易感到不明觉厉。

    “当然,诺兹多姆并不愿意亲自杀伤或者毁灭这世上任何一个存在。因为这会跟他的职责相违背,所以我让杜克帮我准备了第二个炸弹【小男孩】。”说到这里,在用魔法镜像展现第二个大炸弹的时候,希女王好看的唇角蜿蜒出一丝愤恨的笑意。

    那是怒极的反笑!

    “小男孩?”萨尔无法理解一个将爆炸视为艺术的穿越者的恶趣味。

    希女王耸耸肩:“杜克与麦格尼亲自调制的恐怖玩意,除了他俩,谁都不知道有多大威力。”

    画面中的第二个炸弹,跟第一个又有着截然不同的感观。

    第一个【胖子】给萨尔的感觉是神秘,那种未知的不确定感,如同耳语,总是在撩拨着他的心,让他渴望看到【胖子】炸开是怎样一个光景。

    第二个【小男孩】则是有着一股狂暴躁动的气息,哪怕是隔着画面,已经开始研修萨满之道的萨尔都能清晰感受到,杜克在这玩意里面压缩了的火焰元素绝对是天量。

    希尔瓦娜斯一面正经地问道:“最后确认一下,为了惩治部落的叛徒普特雷斯以及那些背叛了部落的被遗忘者,联盟若是发动强力攻击,把新幽暗城炸了都没所谓吧?冬泉谷哪怕变成绝地都可以,是这样吗?”

    萨尔和沃金对视一眼,然后同时点头。

    “可以。”萨尔必须做出这样的决定。

    霜狼氏族的勇士已经是他最后的老本了,若是连霜狼都残了,他就镇不住场子了。而冬泉谷……其实从来跟部落就没什么关系。被遗忘者们也从未曾真正统治过这里,或者占据某些矿场。

    这里极度寒冷,魔兽众多,连霜狼兽人都不大想在这里生活。况且这地方被联盟完全阻隔开,就是彻底的飞地。

    以前还可以让被遗忘者来当个钉子,让联盟难受一下。现在连被遗忘者都反了,那飞地的牵制意义也没了。总不能萨尔把自己家的霜狼氏族全迁到这里,然后每次要部落交流或者什么的,都看联盟脸色才能过境吧?

    当萨尔同意联盟放手干之后,新幽暗城的命运就注定了。

    新幽暗城里,并没有什么成建制的空军。

    完全不需要争夺,联盟就获得了制空权。在一众飞空战舰的掩护下,一艘大肚子飞船晃悠晃悠地飞到霜语峡谷上空。

    然后打开了它巨大的金属肚皮,露出里面那个足足有一栋小房子大小的大炸弹来。

    “【胖子】!发射”伴随着希女王的命令,在一千米的高空,那个巨大的魔法爆弹“咻”地开始了自由落体。

    这一刻爆弹掉下地面时候,给人的感觉就是保温瓶的内胆炸裂。

    仿佛有层不知是液体还是气体的东西,在炸开瞬间,在霜语峡谷底部的冰层上蔓延开。

    看似没什么卵用,然而几秒钟过后,萨尔也好,希女王也好,所有正在注视这一幕的联军将士都露出了震撼的神色

    整个霜语峡谷里,每一座的冰山,每一处的陡壁,地面上每一块被冰雪覆盖的石头,都无声无息地化了。

    就像是沙子做的巨大碉堡,在狂风中直接被吹散。

    在希女王的引导下,冰冷的寒风自西向东吹拂,直接把岩石和冰壁化成的齑粉吹走。

    这场面就像有个无形的巨大勺子,轻易把霜语峡谷掏了一次又一次。

    直到这时候,大家才想起,时空龙王诺兹多姆从不曾在外人面前展示过他真正的姿态。他只是从四周召唤出流沙,构筑成自己的身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