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682章 山寨无头骑士(二更)
    最让萨尔无法接受的是小萨鲁法尔的死。

    在下一辈兽人当中,萨尔最看好的就是他了。

    有着传统兽人的勇猛,又有着团结精神与不错的大局观,萨尔甚至在内心动过把大酋长之位传给德拉诺什的念头。

    可现在,全完了!

    跟天灾军团最怕的就是这个,一旦有大规模团灭,死去的己方将士,马上就会变成敌人的臂助。

    一个史诗英雄德拉诺什,外加一个曦日级的大巫妖,还不知道阿尔萨斯是否会强化他们的战力。一加一减,攻打冰冠堡垒的难度立马暴涨。

    画面中断了,不等于天灾城的战斗就此结束。

    “哦?”厚厚铠甲下的阿尔萨斯有点诧异,他发现,在部落所有步兵倒下的当儿,隶属于联盟的坦克部队依然在不断开火。

    他们在飞快地将变为天灾战士的前部落士兵炸成碎片。

    轻型坦克的履带毫不留情地将这些不久前还是盟友的家伙,统统碾碎。

    “放肆!”阿尔萨斯有点怒了,一扬手,一架离他不远的坦克就被一对从地上长出来的冰做大手给握住。一只手扯住车底盘,另一只手直接像撕碎一张薄纸,“喀拉”一声将整座炮塔的顶盖给撕开,露出里面的驾驶员来。

    没有惶恐,没有愤怒,甚至没有情绪,里面的驾驶员直接拔出随身的大号火枪,直接“砰砰砰”地向阿尔萨斯射击。

    阿尔萨斯的动作停住了,他感到了些许的惊怒。

    低能级的可笑子弹,当然不可能对堂堂巫妖王造成什么伤害。

    惊怒另有原因

    向他射击的根本不是什么活生生的人,他们是来自奥杜尔,被米米尔隆视为消耗品的机械侏儒!

    这些有着中低程度智慧的机械造物,忠实地执行着米米尔隆的命令,向一切天灾军团的敌人发动进攻,直到他们被摧毁。

    “哼!”阿尔萨斯再也不想看到这个可笑的机械人。

    它哪怕存在于这世上多一秒钟,都是对他巫妖王的嘲弄。

    百里开外,那个同一时刻与杜克对峙的阿尔萨斯说话了:“杜克*马库斯!你早就料到了我在天灾城设伏!?”

    面对声色俱厉的阿尔萨斯,杜克的脸色也不大好,他根本不想回答。

    魔网是他的,在元素激荡的此地,也不会有什么现场视频能够不经他许可流出去。

    能看到这里的,唯有纳克萨玛斯的人。

    杜克同样不爽。

    没错,他摆了二傻子一道。这一次天灾城的事件,有点像天谴之门事件的魔改版本。

    熟知原本历史,知道大药剂师普特雷斯会叛变的杜克,当然不可能继续让联盟的将士白白去送死。他特地让米米尔隆的机械侏儒坐上联盟的坦克,就是为了陪着某人演出一场好戏。

    原来的历史上,是普特雷斯和恐惧魔王瓦里玛萨斯背叛,联军甚至不得不抽调大军去幽暗城平叛。这给阿尔萨斯又争取到了不少时间。

    如果杜克是个部落酋长,他当然会在拿到证据的第一时间把普特雷斯检举出来,将对部落可能造成的损害降到最低。

    杜克是联盟统帅,这身份注定了杜克只会从联盟的角度来做事。

    重点是,杜克吃不准被遗忘者在这一次的事件当中充当怎样一个角色。毕竟这些骨头的老大不是希女王,而是阿纳斯特里安。

    杜克的确拿到了太阳王私通燃烧军团的绝对证据。杜克又不想这时候把证据丢出来,在他设想里,如果在【潘达利亚之谜】这个时间点上把证据丢出来,将被遗忘者从部落当中剥离出去毁灭掉,这才是对联盟的利益最大化。

    现在,杜克有点做了无用功的赶脚。

    被遗忘者的精锐,一口气全灭了。

    至少表面上,是区区一个大药剂师坑掉了被遗忘者全部的精锐,外加一个太阳王。

    部落的战力是削弱了,一起战死,非但没有影响部落的团结,反而让部落变得更同仇敌忾。

    如果回头部落知道联盟派兵时掉包了……

    “尼玛!”杜克哪怕再好脾气,也不禁怒骂了出来。

    当然,最让杜克不爽的,自然是阿尔萨斯也摆了他一道:“哼!这年头,连巫妖王都学会分身术了!”

    这一次,终于轮到阿尔萨斯笑了,他笑得很开心,很张狂:“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杜克*马库斯,你不是算准一切的吗?我都差点以为你是命运之神,无可匹敌了!幸好!你不是”

    杜克反唇相讥:“阿尔萨斯,想笑就笑吧,你没有多少机会可以笑了。”

    天空中,隶属于不同半神的元素狂潮,依然在半空中对冲,发出连绵不绝的爆响声。不用灵魂之音,根本听不到一米开外的人的说话声。

    阿尔萨斯的声音继续直接传到杜克的精神海:“不不不,我一定会笑到最后的。不过,杜克哟,你真不想知道,为什么会有两个巫妖王吗?”

    “不用,我干掉我面前的这个‘你’,我就知道谜底了。”杜克罕有地死鸭子嘴硬。

    “嘿嘿!嘿嘿嘿!”显然,二傻子笑得很开心,然后,他仿佛叹气,自言自语:“算了,本来很想让你继续猜下去。只不过这具身体似乎也到了极限了。”

    说罢,阿尔萨斯自顾自地揭开了谜题。

    他摘掉了自己的脑袋,不是脱掉那个杀气凛然的黑色全罩头盔,而是把头盔连脑袋都摘了下来,就像戎装的骑士习惯把头盔夹在腋下一样,夹着自己的脑袋。

    “卧槽”杜克忍不住骂了句国骂:“堂堂巫妖王改行当无头骑士了?”

    杜克当然知道不死者全都自带【分裂】天赋,个个都像海贼王漫画里的小丑巴基,来个四分五裂都死不了。

    但杜克知道,当年耐奥祖看重阿尔萨斯,不光看中了二傻子的灵魂,也在窥觑二傻子强壮的身躯。

    这一世,杜克把阿尔萨斯坑了一次又一次,断过手,截过腰。不屈不挠的阿尔萨斯也一次又一次地把身体接回去。

    阿尔萨斯的身体,早就在冰封王座上被炼成半神之躯了。

    没了脑袋,他受得了?

    三秒后,谜底揭晓那只被手铠包裹住的手臂,从摘下来的头盔当中掏出了一个水晶骷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