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669章 王座商议
    杜克转过头来,剜了老莫一眼:“哟!你还真敢啊?”

    老莫当场就老脸一红,支支吾吾:“唉!我大半辈子效忠洛丹伦,打过巨魔、杀过兽人、战过恶魔与亡灵,如果最后是我的血脉给王国,给联盟添麻烦,我恐怕死了都无法安息。所以我……”

    杜克翻了翻眼白:“所以你就偷偷潜入诺森德,然后自个摸到了黑锋骑士团的驻地?你就不怕你成为新的天启四骑士?”

    “怕!我也非常内疚,感觉对不起联盟。我想过好多次单独向你报告。可是我最终还是选择赴约……我在冰冠冰川外围等到了达里安。”老莫格莱尼说得很轻松,可是,谁又能体会到他的感受?

    经历过多少次的内心挣扎,自己两个儿子全都成了死亡骑士。

    一个是无耻的背叛,另一个是或许还有救赎的暂时沉沦。

    一边是荣誉、职责、忠诚,另一边是血脉、感情与希望。

    杜克自认跟莫格莱尼调换一个身份,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无论哪一种选择,都说不上是错误。无论哪一种选择,都可能引来非常恐怖的后果。

    不是穿越者,永远不可能预见到黑锋骑士团的独立与崛起,更不可能预见到联盟的反应。

    毕竟在这一刻之前,哪怕联盟对部落那边的不死者姑且算是视而不见,也不见得会接纳一批死亡骑士,即便以中立的身份……

    老莫格莱尼的目光,似乎投到了遥远的过去,那个他两个孩子依然年幼的时代:“我为王国奉献了半生,为联盟奉献了后半生,直到我开始打不动了,我才退下来。我为我的自私做法感到羞愧,我不配当一个传播圣光的圣骑士。”

    老莫叹气道:“来到诺森德,我倾听着低吟的风声,凝视着破碎的世界,看着这仿佛世界尽头的风景,犹如万物尚未诞生的严苛之地,却又有种世界如此美丽的恍惚感,似乎,一切还可以重头再来。我想着,既然连阿纳斯特里安都能挣脱巫妖王的束缚,我最疼爱的小儿子应该也有机会。”

    说到这里,老莫拉开了自己的胸甲,那里赫然装着一个联盟最新型的炸药包:“我不会让联盟将士不得不面对一个名为亚历山德罗斯*莫格莱尼的死亡骑士的。有必要,我会自爆,失去躯体的死亡骑士并不强。”

    这时,达里安低头沉声道:“请不要责备我的父亲,这仅仅是一群依然深爱着联盟,渴望自己生前的同胞依然能获得幸福的亡灵的愿望而已。我们不求得到什么回报,哪怕要我们先朝着冰冠堡垒冲锋,以我们的毁灭为联盟开路,我们都无怨无悔!”

    杜克闭上了眼睛,仿佛在沉思,几乎在同时,杜克收到了天灾军团开始撤退的消息。

    杜克叹了叹气:“我无法承诺你什么,但我会给你一个机会,在联盟的王座会议上陈述你和你的黑锋骑士团的状况,以及你们的愿望。是否接纳你们,又或者如何对你们持何种态度,这需要经过联盟首领的表决后才能最终决定。”

    “感激不尽!”大小莫格莱尼齐声说道。

    没有当场动手,就已经是给面子,为此召开王座会议,那实际上意味着杜克开了绿灯。否则杜克哪怕将大小莫格莱尼当场击杀,旁人都说不出半个不对。

    这场防御战结束了。

    联盟的战线并没有退后,反而杜克下令加大了防御力度,最前线的战壕、碉堡等工事上,直接二十四小时不停开启魔法护盾。

    财大气粗的杜克,直接从其它元素界不停调来元素补充护盾的能量需要。

    联盟指挥官们把做好保暖的士兵赶出营房,再度强化起防御工事来。大军集结在风暴峭壁和晶歌森林地区,而其余地区就交由龙眠神殿的飞龙进行巡逻,并且在北风苔原等地留下了足够的预备队,准备随时反冲锋。

    三天后,王座会议在飞空要塞纳克萨玛斯开启,半数联盟领袖出席,其余以魔法镜像观看并表决。

    当莫格莱尼父子先后致辞,表示黑锋骑士团愿意跟联盟协同作战后。

    各位首领陷入了长久的沉默,然后就是只限于在魔法传讯网络当中的私语。

    没想到第一个发言的是瓦里安:“死者与生者的界限,就这样打破好么?今天联盟接纳死亡骑士作为临时盟友,明天呢?更紧密的合作?然后是融入联盟么?王国的传承呢?”

    接纳不死者,人类的反应肯定是最大的。

    或许精灵、矮人、侏儒和德莱尼这些长寿生物还没什么感觉,没看到凯尔萨斯当初等了千把年还没等到阿纳斯特里安死掉,被迫超长待机,然后等到出事么?

    七大人类王国的首领当中,凯子一看就是那种对这种议题没什么感觉的家伙。

    问题是,现在联盟里还有三个首领特么是永生的。如果说会有什么继承权问题的,必定是瓦里安和达纳斯这对难兄难弟。

    也只会是他们先发言。

    他俩也好,其他人类首领也好,其实担心的都不是黑锋骑士团本身,而是因此引发的人类社会伦理道德的冲击。

    达纳斯*托尔贝恩用手指头敲着自己的王座,敲了好一会儿才接口:“马库斯统帅,我首先想问,接纳更多可以接纳的战力,是否联盟现在绝对的方针?”

    杜克斩钉截铁:“燃烧军团必定再临,十年,不超过二十年,一场以艾泽拉斯为战场的存亡大战就要打响。我想,阿克蒙德降临时,毁灭达拉然那一幕,在场的大部分人还记忆犹新吧?”

    大家沉默了。

    麦格尼说话了:“部落接纳被遗忘者,那是部落有使用死亡骑士的传统。但部落不是联盟。我们又凭什么相信,这个黑锋骑士团的死亡骑士,不会在关键时刻反噬联盟,乃至所有生者呢?”

    大小莫格莱尼同时浑身一颤,关于这点,他们也不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