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667章 混蛋,你在干什么?(二更)
    “嘿嘿!终于发现了吗?太晚了,杜克*马库斯!”玛里苟斯阴仄仄的声音从下方传来:“没错,让你在我们地盘边上屯兵那么开心!杀掉一批盟军新锐英雄级强者,估计也能让你小小地心痛一下吧!”

    玛里苟斯话音落下,包括杜克在内,一众联军高层都感到一阵牙疼似的感觉。

    真是哗了狗了!

    杜克没法指责玛里苟斯什么‘堂堂半神,居然掉节操到这个地步’,因为这位前蓝龙王干的,跟杜克想在开春之后干的都是一样的事削弱敌人的战争潜力。

    玛里苟斯也仅仅过来牵制他杜克罢了。

    巨大而厚实的冰层隔绝了洞底下与外面世界的联系。

    玛里苟斯在那里占绝对统治地位的冰霜元素,甚至排斥奥术元素的进入,更不要说打开传送门了。

    哪怕杜克想去救都救不了纳霍克他们。

    几乎是同时,在杜克的魔法传信网络当中,到处响起呼救的声音包围着冰冠冰川地区的整条盟军战线,都传出了受到天灾军团突袭的报告。

    当中大部分是受到名为【堡垒观察者】的石像鬼群的突袭。这些有着高速飞行能力的黑暗魔法生物,以狂风暴雪为掩护,直接越过了最前线的防守空域,突袭到第二线的盟军阵地上。

    不光如此,数不清的冰桥从冰冠冰川地区的峭壁上延伸下来,形成一个个类似滑梯的凹槽。由十具以上尸体缝制而成的憎恶缝合怪沿着这些冰滑梯,直接飞到了联盟各个阵地上。

    直接以近乎空袭的形式把憎恶这种大胖子投放过来,逼着联军打近战,就凭这一点,阿尔萨斯这次的突袭行动就称得上是大成功。

    “反击!反击!把敌人压回去!”即便联盟指挥官们发出声嘶力竭的怒吼。

    在阿尔萨斯故意凝造出来、几乎看不到五米开外事物的恶劣暴雪天气中,队列什么的完全是奢望。幸好联盟的通讯系统在魔网支撑下,并没有被摧毁,否则情势可能变得更加恶劣。

    即便如此,被迫打一场近身肉搏战,可以想象,这一次联军的损失一定不会烧。

    饶是面色铁青,在杜克牙缝里挤出来的话语,依然是对敌人的赞叹:“阿尔萨斯,干得漂亮!”

    联盟阵地上,一片风声鹤唳。

    “守不住了!”有联盟士兵大喊。

    联盟指挥官们在狂风的呼啸声中扯着嗓子大喊:“撤退!都撤退!”

    “不!我们不走!为了联盟的荣誉!”那个带头的新兵刚说完,就被他的长官抽了一个耳光。

    “白痴!如果都死在这里,就会全变成不死者,将来反过来给联盟增加负担!坑害自己的战友!走!都走!不要断后了!能跑多少是多少!”这位联盟少尉恶狠狠地下令。

    “那……长官你呢?”新兵有点茫然。

    “总要有人为弟兄们收尸。”

    “收尸?”

    “少废话!都给我滚!别在这里碍事!”联盟少尉一脚踹到新兵的屁股上,连骂带打,将新兵们赶跑。

    看着新兵们消失在后方的风雪中,联盟少尉用防风打火机点了根烟,可惜一点着又熄灭了。

    “唉,弟兄们……”在他眼前,出现好多摇摇晃晃的身影,他们每一个都穿着闪亮的银色铠甲,上面蓝底金边的狮头图案,是那么显眼。然而这些曾经无比熟悉的面孔,都变得无比狰狞了。

    有人缺了半张脸,有人因为喉咙被咬掉一半而垂着脑袋,更有的肢体都不全只能拖着残破的半身在地上爬行,拖出触目惊心的一道道颀长血痕。

    在魔法传信机前面,联盟少尉拿起了话筒:“喂!前线n567阵地约翰*加纳尔少尉呼叫山鹰。”

    “山鹰听到,n567请讲!”魔法镜像中亮起一个联盟女兵的头像画面。

    “n567阵地已经失守,我让最后一批士兵撤离了,这阵地上我已经是最后一个活人了。如果不想这里变成亡灵的乐园,请在最短时间内向我开炮。”

    联盟妹子愣了好久,才用颤抖的声音回答:“山鹰明白……加纳尔少尉,还有什么遗言吗?”

    “联盟万岁!”轻轻说完这句话,并没有比新兵年纪大多少的联盟少尉,被自己曾经的战友撕扯住,往后拖了下去。

    女兵自始至终看到,联盟少尉的脸庞上,直到最后一刻,还带着淡淡的笑意。

    三分钟后,n567阵地大后方的炮兵阵地上,响起了猛烈的轰隆声。狂暴的炮火顷刻间淹没了整个阵地,将整个阵地上所有的人形物体分解为零件……

    此时此刻,杜克的心湖上简直是狂风大浪,跌宕不已。联盟很久很久没吃过这样的亏了。仗着对‘历史’的记忆,联盟的征战一直无往而不利。

    相比起取得的战果,其损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这让杜克,乃至整个联盟都不由自主地进入一种近乎盲目的乐观当中。

    今天,阿尔萨斯很好地给他们上了一课。

    杜克不知道这一次被突袭会损失多少士兵,但绝对过万。

    这可是自杜克就任联盟统帅以外,最大的单次战斗损失。

    伤筋动骨还不至于,可绝对足以写入战史当***所有联盟人铭记与学习。

    “被打脸了吗?”杜克苦笑着。

    奥妮克希亚来了,她以超高温的【深呼吸】,灼烧着厚厚的冰层。

    再加上杜克的火系魔法,这也只是堪堪压过玛里苟斯一点点。

    角斗场坑洞内的冰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着,然而谁都知道,按照这个节奏,等他们逼得玛里苟斯不得不逃跑时,下面以米尔豪斯为首的联盟勇士早就尸体都凉了。

    杜克甚至预见到,当他们杀到坑洞底部时,估计连收尸都收不到。

    以阿尔萨斯睚眦必报的性子,绝对会把这些勇士变为不死者,在强化过后放到冰冠堡垒里等候联军的到来。

    说不定,又会多上一个叫米尔豪斯*法力风暴的巫妖……

    正当杜克有点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间冰层下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

    “混蛋!你在干什么?你又是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