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657章 黑暗之门26年(二更)
    传统兽人的人生,就是一年到头除了冬季都在打猎,又或者打架砍人,唯有冬季的时候没地方去,就用积存的食物过冬。没事干就啪啪啪,又或者在氏族的大帐里举行角斗比赛。

    没办法的萨尔,把最能惹事、粮食储量也最少的那部分纳格兰兽人丢来北地,这也是无奈之举。

    再不把这些家伙送来,他们就要按照传统的规矩办事了去偷去抢。有外族抢外族,没外族就对‘自己人’下手。反正在这些未开化的兽人眼里,唯有自己氏族的才是自己人,大多没有‘大兽人’这个概念。

    不得不说,把包袱丢给联盟,顺便显示一下部落的诚意,如果能趁着战争把一部分闹得太过的刺头搞定,这也算一箭三雕了。

    联盟当然不会那么傻x,就这样养着20万兽人,供他们白吃白喝。

    杜克采用分而治之的方法。部落当中那些没什么地位的小氏族,直接发给他们圣光附魔的武器,每一百人配一个联盟圣骑士,带着他们去各地接替联盟士兵的清剿工作。

    天灾军团在诺森德经营了20年,可谓到处都挖了坑,但凡没有守护者的尸体,都被变成了不死者。

    特别是祖达克和艾卓*尼鲁布这两个地方:祖达克地区内满地都是祭坛,那种复杂且狭窄的低下迷宫,根本运不进重型装备。很可能一条不起眼的裂缝里就挤着几十具尸体,一不留神就出来搞事情。

    蜘蛛王国更麻烦,以前大蜘蛛对抗天灾军团时,一旦不够打就挖洞跑路。结果下面全是乱七八糟的迷宫似的小通道,同样只能靠步兵。

    这些要么只能用人命去填,要么就必须动用精锐。

    连续打了这么多个月,联盟士兵都普遍疲惫了。本来善于地道战的矮人,杜克更舍不得让他们去当大头兵消耗掉。

    这种近战,正是发挥兽人战力的好地方。

    当然,兽人里也有比较傲娇的大氏族,比如嘲颅,他们拒绝进入矮小的坑洞里跟骨头玩游戏,只愿意参加正面大战。

    对于这样的家伙,杜克大手一挥,非常尊重历史地,在风暴峭壁与冰冠冰川之间的高地上,弄了【银色比武场】出来。这个巨大的角斗场组群一共分为候选者赛场、银色勇士赛场和冠军赛场。

    这么多的角斗场,就是给那些自诩勇武的兽人发泄多余的精力。

    杜克很贴心地把角斗场的使用时间分开为兽人专用时段、联盟专用时段,以及互相交流时段,让这些精力过剩的家伙,既可以互殴,又可以一致对外,为族争光。

    既然是角斗场,总得有观众吧?

    没观众就没气氛啊!

    要入场,得收门票吧?

    还要饮料和爆米花不?

    兽人没钱没关系,联盟统一按照联盟士兵的标准,给兽人士兵发军饷。当然其它福利待遇是没的。

    兽人可以拿着阿拉索钱币去食堂买额外的食物,甚至攒起来买更好的装备给自己。

    部落勇士除了战斗不会别的赚钱门道也没关系,可以下注啊。

    嗯,联盟最大的官方赌博庄家就是马库斯家族。

    输光了不要紧,兽人还可以打工,比如跟联盟士兵陪练什么的,就当做是操练联盟的新兵蛋子了。

    再有点儿危险的工作,比如配合米米尔隆测试机械侏儒的战力什么的。

    反正,这些兽人在不知不觉中,已经习惯了联盟的经济体系……

    杜克的做法是如此冠冕堂皇,如此公平公开,让作为这20万兽人总帅的瓦罗克*萨鲁法尔一点毛病都挑不出来。

    虽然他谨记着萨尔和沃金的叮嘱,始终要对杜克留一个心眼,但他还是叹气了。

    时间踏入了黑暗之门26年1月1日元旦。

    对于兽人来说,他们可没什么新年的概念,联盟则不然,一大群跨越重洋,不得不在另一块大陆上过新年的将士纷纷开始新年庆祝。

    为了缓解将士们的思乡之愁,杜克还大发善心,在这一天全力开启魔网。在诺森德大大小小上百个军营里设立魔法通讯装置,允许在北伐战里做出卓越贡献,有战功的将士得以跟家人打个五分钟的超长途视像电话。

    此举直接让杜克本来似乎高得不能再高的名声更上一层楼。

    无论去到哪一个营地,都能听到有将士高喊‘杜克*马库斯万岁!’。

    联盟一系列文明与文化输入,在潜移默化着这些来自蛮荒世界的兽人……

    过了元旦,角斗场再次开启。

    筹备已久之后,重头戏终于开罗了,那就是俗称的‘十字军的试炼’。

    联盟和部落最强大的猎人,自从角斗场建起来之后,一直不畏严寒,从诺森德各地捕捉一些强大的野兽,丢到角斗场里给联盟和部落的勇士挑战。

    挑战当中受伤在所难免,死亡却极少,联盟一群牧师在角斗场区旁待命,只要不是当场挂了的,只剩一口气也能把命给拉回来。

    只是最强大的那批野兽,留到了现在。

    没有杜克的允许,下面的家伙给他一万个胆子都不敢让这种级别的怪物乱来。

    这一天,端坐于冠军角斗赛场旁特等席上的首领为杜克、吉安娜和萨鲁法尔父子,以及一面谁都欠了他几万块钱样子的加尔鲁什*地狱咆哮。

    “哟,杜克,他跟你有仇?”吉安娜在魔法传信里调侃杜克。

    “有仇?他配么?”杜克轻笑着:“不过他会是一颗非常好用的棋子。简单、易怒、做事粗暴,任何棋手都会喜欢这样的棋子,哪怕那枚棋子是对方的。”

    吉安娜眼波流转,笑而不语了。

    那边,加尔鲁什更加不爽了:“杜克*马库斯……”

    本来加尔鲁什准备就这样称呼杜克的,瓦罗克*萨鲁法尔冷哼一声:“要加‘阁下’两个字以示尊敬!”

    加尔鲁什肺都快气炸了,可恨的是,他现在只是战歌氏族的酋长,而瓦罗克在这里却代表着萨尔。

    他非常不服气地咬着牙,连獠牙都磕得“咔咔”响,才在牙缝里挤出“阁下”两个字来。

    “哦,有什么事么?”杜克这时候才一副刚听到他说话的样子。

    “联盟有什么事是不能在部落勇士的面前说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