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三章 惨遭横祸
    一听到这交手的声音,赵海和郑力都是一愣,赵海虽然不是修真界中人,可是他究竟结果在修真界里呆过了一段时间,在修真界这里,城市和城市外围的居住区里,是很少有人交手的,因为这些城市都被一些门派控制着,你要是在城里跟脱手,就等于是破坏那个门派的财产,无轮那一个门派都不会承诺的。

    之前赵海在海山城住着的时候,赫连达来找赵海报仇,两人也是相约到了城外,一处无人的小山动的手,没有在城里或是城外的居住区里脱手,因为他们真的那样做的话,海山派就算是弱小,也不会放过他们。

    而现在在御水宗这样的大宗门城外,竟然就有人脱手,这可是犯了御水宗大忌的,是什么人有这么大的胆量?

    两人飞快的往交手的处所飞到,不到交手的田主,郑力的脸色就是一变,因为那交手的处所正是他家附近。

    等两人看到了交战的双方,禁不住都愣住了,因为这交战的双方实在是有点不成比例,一方只有五个人,一方却是不知道有几多人,密密麻麻的一大堆人,把那五个人围在中间,不断的撕杀着。

    可是让人奇怪的是,现在处在上风的,却偏偏就是人数少的那一方,那五个人虽然被那么多的人围着打,可是却自在不迫,每一击城市把对方逼退,或是让对方产生死伤,而他们自己却是一点事儿也没有。

    这五个人都穿戴深蓝色的修士服,样式十分的漂亮,手里的武器虽然是五花八门,可是每个人的手里却都抓着一杆深蓝以的小旗。这面小旗能攻能守,一摇便有滔天巨浪。那些围攻的人,非论是使用法器攻击,还是使用神通攻击,都没有体例攻破那巨浪,还被巨浪称机卷走两人,而被卷走的人,自然是难逃一死。

    死了这小旗之外,还有一些其它的法器,这法器有剑有盾。有功有防,配合十分默契,看到这种情况,赵海却是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奇怪的。因为围攻的那些人中。实力最强的不过就是有一些筑基期的修士,并且所使用的法器也十分的差劲,战斗力其实不强。

    而那五个被围着的人。每一个都有筑基期的修为,所使用的法器也是上等的法器,攻击力和防御力都十分的强悍,在这种情况下,那被围着的五个人,固然不会有什么事了。

    可是郑力一看到被围着的那五个人。却是一愣,因为他可是比赵海更加的清楚池江城这里的情况。池江城这里有一个御水宗的分堂,而御水宗的制式服装就是那种深蓝色的修士服,御水宗的制式武器,正是那五个人手里拿着的蓝色小旗,名为御水旗,也是御水宗的招牌武器。有了这些工具,就足以证明,被围在中间的那五个人,是御水宗的门生,就算不是内门门生,那也是外门门生。

    而围攻这五个御水宗门生的人,郑力竟然也认识,这些人不是他人,正是池江城外的那些居民,郑力从小就在这里长大,这里的人他十分的熟悉,他可是清楚的看到,其中几个他父亲的朋友,也在围攻那五个御水宗门生的行列。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们要造反不成?在御水宗的土地上,围攻御水宗的门生,这要是被御水宗的人知道,可是会杀头的。

    郑力并没有用动,而是打量了四周一眼,这个战场也奇怪,就在离他家不远的处所,而郑力更加奇怪的是,他家里的人竟然没有加入这一次的围攻。

    郑力可是十分清楚的,在池江城外的这个居住区里,有一些人已经在这里住了好几代了,他们这些人中,第一代都有人可以修练,可是修练的成绩其实不睬想,不克不及加入御水宗,所以只能一直住在这里,郑力家的情况其实也差不多是这样。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在城外居住的这些人,其实是很团结的,因为大家都是生活在最底层,都是穷人,有什么事情城市相互照顾,一家有难,大家支援,现在这么他认识的人在攻击御水宗的那五个门生,那一定是御水宗的门生又干什么坏事儿了,在这种情况下,他家的人也是应该加入的,怎么到现在他家的人一个也没有呈现?

    一想到这里郑力的心禁不住一沉,他也顾不得打的正热闹的那些人了,飞快的往自己的家里飞去,赵海一看郑力的样,也是微微一愣,不过他还是马上就跟了过去。

    两人很快就到了郑力家的外面,郑力的家看起来很平常,一个有些破旧的石头院,没有什么特另外处所了。

    可是现在这个院里却摆着三口棺材,院安插的像个灵堂,而在灵堂上,有两个人,一个躺在地上,不知死活,另一个一身麻身跪在那里,不断的哭泣着。

    一看到这种情况,郑力就感觉到自己的脑袋嗡了一声,一下他就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就连从空中落到地上,也有些踉跄,这对一个结丹期的修起来说,几乎是不成能发现的情况。

    赵海一看郑力这样的表示也知道他家里一定失事了,他也马上落了下来,扶住了郑力,两人快步的走进了郑力家的院。

    郑力家的院没有关院门,两人轻松的走了进去,进到院里,郑力先去了棺材那里,一看棺材里的情况,郑力一下就晕了过去。

    顽皮海看了三口棺材一眼,这三口棺材明显是新的,里面躺着三具尸体,一男两女,那两个女人中的一个,明显就是一个老太太,头发已经白了,身上的衣服也新不到那去,手上长满了老茧,一看就是终年劳做之人。

    另一个女人,看起来年纪也不小了,头上也呈现了鹤发,手上也长满了老茧。而最后那个男人,却是一身的修士服,不过那身修士服已经十分破旧了,头发花白,一看就是一个不得志的老修士,只是这人的眉宇之间,与郑力有些相似,看来这位就是郑力的父亲了。

    而郑力的父亲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来,他是被杀死的,因为他的咽候处,有一道剑伤,赵海看了一下郑力父亲的尸体,又转头看了一眼天空中被围着的那五个人,他相信这件事情一定与那五个人有关。

    现在郑力晕迷,赵海没有马上就把他叫醒,而是扶着郑力进了灵堂,这灵堂之中处处都挂着白布,而在这在正对着灵堂门的墙上,写的却关不是‘奠’字,而是一个‘仇’字。

    这个‘仇’字,好像是由鲜血写成的,血红色的字,在那白布之上,真的是说不的醒目,那字里带着的冤仇,也让人震撼。

    灵堂里的有两个人,这两个人都是一身的麻衣,其中一个男人看起来二十岁左右,他闭着眼睛躺在地上,呼吸急促,脸色潮红,一看就是已经完全的晕迷了,而赵海注意到,他的右臂齐肩断了,只有空荡荡的袖管,在他的肩膀处,还隐有血迹,显然是刚刚断不久。

    在这个男人的旁边,跪着一个女孩,这个女孩的年纪看起来更小,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可是眉清目秀,绝对是一个美人胚,现在正在那里哭泣,更增一股我见犹怜的气质,这要是放在地球上,那绝对会让一些怪大叔,瞬间酿成狼人。

    赵海叹了口气,手一挥,一道白光落到了那个年轻人的身上,等白光消失,那个年轻人的呼吸慢慢的平稳了下来,脸上的上的潮红色也退去了,接着他慢慢的睁开了眼睛,那个正在哭泣的女孩,好像现在发现屋里来人了。

    赵海发出一道灵气,激醒了郑力,郑力一激灵醒了过来。抬头看了一眼四周,最后把目光定在了那个年轻人和那个女孩的身上,接着郑力挣脱了赵海的扶持,快步的走到了那个刚刚睁开眼睛,正看着他的年轻人身边,一把抓住那个年轻人的肩膀道:“小武,这是怎么回事?产生了什么事?”

    郑力的弟弟郑武,定定的看着郑力,好像到现在还不敢相信郑力呈现在了他的面前,郑力一看他的样,禁不住用力的摇了摇他的肩膀道:“小武,你说话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奶奶,父亲和母亲都死了,这到是怎么回事?”

    郑武被郑力这一摇,这清醒了过来,他哇的一声就哭了,旁边郑力的小妹也哭的更大声了。

    郑武一边哭一边道:“大哥,你怎么回来啊,父亲是被御水宗的人给杀了,奶奶也死了,母亲也死了,哇哇哇,大哥,你要为我们报仇啊。”

    郑力两眼喷火的道:“御水宗,我要你死!”说完身形一动飞了起来,直往天上那被众人围攻的五个御水宗人扑去。

    赵海却没有跟着,那五个人都是筑基期的修士,郑力自己就可以轻松的灭失落对方,根本就不消他脱手,他还是决定问清楚到底产生了什么事情在说。

    赵海走到了郑武跟前,对郑武笑着道:“小武是吧?我是人大哥的朋友,我叫赵海,你能不克不及告诉我,到底产生了什么事情?御水宗为什么要杀你父亲?”

    郑武自然也看到赵海跟郑力一齐来的,他一边哭着一边道:“赵大哥,这都是因为御水宗池江城分堂堂主的儿看中了小妹,非要小妹成为他炼功的鼎炉,父亲不承诺,御水宗分堂堂主就派人杀了父亲,砍失落了我的一条胳膊,还打死了奶奶和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