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653章 没有第三条路(二更)
    “哇!好可怕的怪物!”

    “我们的陛下真是跟这样的怪物作战吗?”

    “圣光啊!陛下真是非凡之人。”

    看着哪怕死后都无比狰狞吓人的尤格萨隆,民众也好,士兵也好,纷纷指指点点。

    然后看到画面中同样十层楼高的女巨人。

    “那是巨人吧!”有小男孩惊叫着。

    “好漂亮的女巨人!”有小女孩对着芙蕾雅发出赞叹声。

    “嘘!那也是艾泽拉斯的守护者之一,跟我们结盟,联手保护世界的。要保持尊重!”他们的妈妈拉着孩子,耐心地解释道:“如果你长大,要想跟守护者们并肩作战,保护我们的村子,你就必须像我们的陛下那样强大才行哦。”

    孩子们似懂非懂地点着头。

    当看到芙蕾雅把神器碎片投入尤格萨隆的嘴巴,泛起一阵可怕的酸雾,又被芙蕾雅以泰坦符文之力所镇压,再翻腾,再融合,最终让一把泛着神秘青绿色霞光的锤子,从酸液中浮上来时,整个联盟顿时沸腾了。

    【瓦兰奈尔*远古王者之锤】有着一个仿佛是镶铜的‘工’字形握柄,在手柄和锤头之间竟然是悬空的。一组神秘的泰坦符文法阵发射出温热的青色霞光,以神秘莫测的玄奥能量维系着锤柄与锤头。

    看上去就是个不知名神秘器皿的锤头上,以青铜色的棱边包裹住几个青色的半圆球。不光是这些青色半球上散发着迷人的光彩,在锤头两侧还有两个土灵浮雕竟然会不时从锤子上升起,绕着锤头逆时针转动,看上去真的炫酷无比。

    “啊啊啊”

    “看哪!神器啊”

    “没想到我这辈子竟然有幸能看到神器的诞生!”

    那是远古的呼唤!

    那是力量的明证!

    那是生命的霞光!

    在民众和将兵眼里,那更是荣耀的象征。

    看着它,人民忽然觉得自己三班倒,辛苦劳作是值得的。

    看着它,将兵更加认定自己和同伴抛头颅洒热血是值得的!

    每一个人都不禁热泪盈眶。

    远在卡利姆多大陆上,位于奥格瑞玛的英雄谷大殿里,萨尔、沃金和凯恩等部落酋长聚在一块,对视相望,久久无语。

    “这是联盟第几把神器战利品?”萨尔沉声问道。

    “第五把了。”沃金的声音无悲无喜。

    “第五把了啊……”萨尔感叹着。

    不算自己打造或弄到手的,的确是第五把了。

    第一把是风剑,第二把是炎魔之锤,第三把是埃提耶什,第四把是索利达尔。(虽然埃辛诺斯双刃也是神器,但为了将来,杜克并没有下令没收伊利丹的武器,而是将其封存起来,远离关押伊利丹的囚笼。)

    说不羡慕妒忌,那是骗人的。萨尔连自己都骗不过。可是对这种让人眼馋的战利品,部落又有什么立场去拿呢?

    抢肯定抢不到。

    联盟与部落的战力差距已经非常大了。高端战力方面,联盟一堆半神坐镇,部落现在……好吧,戈隆之王格鲁尔算半个,可惜还是不听话,没有部落概念的主儿。凡人军队里,战力差距已经不是一个时代了。大规模的现代火器,绝对能打得部落满地找牙。

    如果是合作,部落出力这么小,好意思去要?

    以前好歹有几个酋长出去做代表。这次只有一个加尔鲁什和一个小萨鲁法尔。人家联盟不要你入英雄团也情有可原你连军队都带不动,哪里有空余的英雄出来突破?

    想想都是泄气。

    萨尔环顾四周,在酋长大厅里,端坐在一张白骨椅子上的阿纳斯特里安就是一个幻像。萨尔注意到,自从联盟那边太阳井出事,这位太阳王阁下就变得神经兮兮的,打死不肯来酋长大殿,以各种理由推脱。部落分派下去给被遗忘者的任务,同样是各种推诿,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肯派出人手。

    虽然萨尔至今没搞明白,这位曾经的太阳王有什么鬼蜮心思,导致他哪怕不惜得罪大酋长都要缩在他位于冬泉谷的新幽暗城里,但这不妨碍萨尔对他的警惕直达顶峰。

    如果不是部落正陷入极度困难当中,萨尔说什么都要讨伐被遗忘者了。

    在白骨之座旁边的地精贸易亲王加里维克斯的心态最好懂,他脸上就是一副自认被部落坑惨了的表情。高科技的东西,指望兽人、巨魔、戈隆和牛头人是别想了。部落能依靠的唯有文明程度更高的地精。

    可惜对于吝啬的地精来说,这已经不是输血,而是割肉了。

    投靠了部落之后,锈水财阀失去了中立的地位,现在联盟连偶尔做的生意都不找锈水财阀了。光顾最多的是加基森的热砂财团。眼看自己的地精同胞赚得盘满钵满,加里维克斯别提多郁闷了。他心里完全是痒痒的不行。

    大殿当中,原本给戈隆之王格鲁尔准备的那张最巨大的椅子,从一开始就没被对方放在心上。格鲁尔也就坐过那么两、三次,每次都是一面不耐烦。

    部落发展不好,人心散了,队伍就不好带了。

    当商讨完部落的日常事务之后,各位首领散去,萨尔唯独让沃金留下来。没有谁感到意外,沃金如今就是部落二把手,也是萨尔最看重的智囊。

    “对于联盟的强势,你怎么看?”

    沃金睿智的双目中光芒连闪,从他嘴巴里说出的,赫然是惊心动魄的话语:“部落正站在一个三岔口上。要么每次大战都派出部落所有的兵力和强者,趁着联盟首领还是杜克*马库斯,完全融入联盟,并且实行彻底的大混居。”

    萨尔不置可否,反而淡淡问道:“第二条路呢?”

    “找个强援,至少是可以抵住艾泽拉斯那一票泰坦守护者的势力,然后趁联盟征战不休的时候,直接反戈一击……”沃金的话语声尽管平静,但内里每个字都透出残忍和血腥。

    萨尔负手而立,眺望远方,从国王谷看出去,奥格瑞玛仍在不断扩张,可每一个部落成员的脸上,都看不到欣欣向荣的表情,他突然问道:“没有第三条路了吗?”

    “以我的智慧……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