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二百一十六章 陷阱
    “八角將劉震”

    一聽趙海這么说,圓金剛的臉色終于一變,沉聲道:“原來是劉震,那就一定要求了,那個方向,走。”

    趙海點了點頭,往那個鼠妖飛回來的方向飛去,這個八角將劉震趙海也是到了陣鎖山前線這里之后ォ聽说過的一個名字。

    八角將劉震,因為他一直都鎮守在陣鎖山防線的八角峰而得名,此人善用一把長柄大刀,刀大無窮,實力非凡,他跟圓金剛一樣,都是好戰之人,八角將這個名號,也是其它幾界的人給了取的。

    一個跟圓金剛齊名的人物,那能是簡單人物嗎,所以當時趙海就十分的注意劉震這個人,只不過因為八角峰離他們這里很遠,所以趙海也沒有時間去見見他,卻沒有想到在這里竟然遇見了。

    眾人跟著趙海一直接前飛,飛了不常時間,就聽到前面傳來了陣陣的交手之聲,幾人快速的飛了過去,到了那附近一看,幾十個各種各樣的精靈正圍了一伙機陣界的人在進攻。

    那伙機陣界的人實力也不俗,組成了一個圓陣,內圈是魔法陣,正在不停的發著魔法,外圍是武士,不過這些武士卻沒有使用劍氣,只是使有自己的武器與那些精靈對戰。

    精靈族控制的精靈一共有上百個,其中一些一看就是到這里召出來的樹精靈,這些樹精靈身材十分的高大,身形上免強能看出是人形,身體都是由樹干和樹根組成,看戰斗力,還算可以,不是很少,但是也不太弱。

    而在這些樹精靈的外圍,正飄著一群精靈族的人,這些精靈族的人跟趙海看到過的那個精靈族的人有些不太一樣,這些精靈族的人都穿著盔甲,而且他們聚在一起,好像一點也不著急的樣子,在那里聊著天,一副勝卷在握的樣子。

    一看到這種情況,圓金剛就要上前去救人,卻被趙海一把給攔住了,圓金剛一愣,不過他也知道趙海實力強悍,不會無緣無故的攔著他,現在攔他,一定發現了什么,他馬上道:“怎么了?”

    趙海指了指四周,苦笑了一下道:“中計了,這是一個陷阱,他們就是故意留著劉震他們,引我們上勾的。”

    圓金剛往四周一眼,果然發現四周密密麻麻的飛起了很多的樹靈,這些樹靈跟正在圍攻劉震他們的樹靈十分的相似。

    除了這些樹精靈之外,還有大批的精靈族的人,從四周圍了過來,已經對趙海他們形成了合圍之勢力了。

    圓金剛一看四周的情況,不由得臉以一變,這一次圍攻他們的精靈族足足有兩百個之上,而且還全都是一些高等級的精靈,他們和劉震領著的人加在一起也不過五十多個,而機陣界的戰斗力,比起其它幾界還要差上不少,現在又被圍了,這一次怕是不能幸免了。

    不過圓金剛也畢竟是經歷過多次生死之人,很快就冷靜了下來,他馬上對趙海道:“趙海,全力進攻,先與劉震會合,然后在说別的。”

    趙海應了一聲,連接幾個魔法陣丟了過去,圓金剛他們也馬上就動了起來,全擊的往劉震所在的方向進攻。

    劉震也看到了這里的情況,他也知道他們這是上當了,他也一發狠,領著自己的手下全力的進攻,往趙海他們這里殺來。

    那些精靈族的人看起來也是想讓他們兩隊合在一起,好一鍋端了,也沒有太攔著,兩隊的人很快就會合在了一起。

    一會合在一起,圓金剛和劉震就聚到了一起,其它人馬上就組成了一個圓陣,魔法師在內,武士在外,不過那些精靈族的人也沒有馬上動手,只是圍著他們,不知道想要干什么。

    劉震看了外面的人一眼,轉頭對他圓金剛道:“金剛兄弟,看來今天咱們哥倆要交待在這了,看到了沒有,精靈族的那些家伙,竟然出動了兩個成嬰期的強者,剩下的人也都是結丹期的強者,看來真的是非要我們的命不可啊。”

    圓金剛也苦笑了一下道:“這些家伙早就計劃好了,看來是準備的有一段時間了,就是不知道他們是不是原本就打算一起對付我們來個,如果他們真的原本就打算一起對付我們兩個,那這事情就太危險了。”

    劉震明白圓金剛的意思,他們這些人什么時候到核心戰場這里來打獵,并沒有規定,完全就是看他們自己的心情,如果精靈族這一次不是專門針對他們兩個,而是只針對他一個人的話,那到還好,如果這一次精靈族的人是知道他們兩個會同時出現,所以ォ設下這個陷阱的,就太危險了,那就代表著機陣界里可能有人被他們收買了。

    劉震點了點頭,看了一眼那些把他們圍在中間卻沒有攻擊的精靈族,沉聲道:“那些家伙在等什么?為什么不進攻?”

    圓金剛冷聲道:“誰知道呢,也許想在顯擺一下吧。”正说著,那些樹精靈分開,幾個精靈族的人從飛到了趙海他們面前。

    這幾個精靈族的人都穿著盔甲,領頭的兩個人盔甲尤其的漂亮,精靈一族的身材本就不高,他們的盔甲自然也就做的十分的精制,而這些人的盔甲更加的精制,上面有很多鏤空的花紋。

    帶有鏤空花紋的盔甲,本身是裝飾用的,防御能力并不是很強,但是在修真大世界這里,一切卻不能以常理渡之,在修真大世界這里,不管是修真界的法陣還是機陣界的魔法陣,都有很強的防御能力,盔甲的造形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用料和陣法的使用,就算是鏤空花紋的盔甲,只要用料好,上面的法陣多,那防御力一樣驚人。

    那兩個精靈族的年紀看起來也不小了,這一點從他們的臉上到是看不出來,他們的臉依然年輕,但是他們的眼睛卻出賣了他們。

    一個人的年紀,有的時候是可以從眼神中看出來的,一個歷經滄桑的人,他的眼神不可能像孩童一樣的單純清亮,當然,智障除外。

    領頭的那兩個精靈雖然外表看起來依然年輕,但是他們的眼神中卻是透著一股滄桑和睿智的神情,從這一點上就可以看得出來,他們的年紀不小了。

    那兩個精靈領著其它的精靈走到離趙海他們百米外停了下來,其中一個年老的精靈看著了趙海他們一眼,冷冷一笑,開口道:“劉震,圓金剛,真沒有想到,今天竟然一下就抓到了兩條大魚,哈哈哈,你們二人的雙手上都沾滿了我精靈一族的鮮血,今天就讓你們血債血償”

    圓金剛看著那個精靈,哈哈大笑道:“我當是誰呢,原來是鬼木二老啊,怎么的?想為你們的徒弟報仇?”

    那個精靈一聽圓金剛這么说,臉色馬上鐵青一片,冷哼道:“圓金剛,你不用得意,今天你還想跑嗎?聽人说你號稱金剛不死之身,我今天到是想看看,你是不是真的不死。”

    沒等圓金剛说話,一聲巨大的哈欠聲傳來,一下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眾人一看,打哈欠的正是趙海,趙海一看所有人都看著他,他只是聳了聳肩道:“無聊啊,我就不明白了,為什么打架之前,還非得说那么多的費話呢?说了話最后不還是要打?難道就是為了滿足自己那變態的優越感?想不通啊,想不通。”

    一聽趙海這么说,熊力他們都哈哈的暴笑了起來,李狂人更是大聲道:“我看一定是他們對自己的身高太過于自卑,所以總是想要通過這種方法來顯示一下他們的強大,不過可惜啊,這洋娃娃就算是在怎么生物那也是洋娃娃。”

    熊力他們笑的更大聲了,熊力更是道:“李老四说的有理,不過他們可不是洋娃娃,我看著更像是蝴蝶,要不抓回去兩個,放在籠子里養著怎么樣?”

    李狂人搖了搖頭道:“我ォ不養著這些東西,要是把他們放在籠子里養,還能供吃,要是他們拉在籠子里,我還得收拾,那不是變成我要反過來侍候他們了嗎?我ォ不干呢。”

    一聽李狂人這么说,眾人笑的更大聲了,就連緊張的圓金剛他們都笑了起來,在眾人看來,反正今天也是一個死局,那還不如像李狂人他們這樣,先惡心惡心那些精靈族在说,你沒看對面的那些精靈族,一個個的臉都黑了。

    那些精靈確實是被惡心的夠嗆,特別人領頭的兩個,他們兩個在六界戰場這里可是鼎鼎大名的高手,就算是其它幾界的人,見到他們也會有一絲尊敬之心,現在卻被人當面打臉,他們那里受得了。

    先前说話的那些精靈黑著臉,大喝道:“住口,無知小兒,今天我要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李狂人哈哈大笑道:“老家伙,我不動你,我就能死得有葬身之地了?少他的費話,要打就打,不打就滾,爺沒時間陪你在這磨牙”

    那個精靈終于忍不住了,喝道:“小子,找死。”说完他手一揮,一個鐵灰色的石頭人出現在隊的面前,那個木頭人一出現,就一拳直往李狂人打來。

    李狂人怪叫一聲,手里的斧頭一把甩了出去,那斧頭從他手上一飛出,就瞬間變大,一斧砍在了那個木人的拳頭上。

    但是隨后斧頭卻一下就倒飛了回來,李狂人也悶哼了一聲,顯然是這一次的硬拼中吃了虧。

    而那個木人的拳頭卻沒有停,依然直往李狂人打來,而熊力卻大吼一聲,手里的鏈錘飛出,直往那個木人砸去,那木人竟然不躲不擋,手上的動手也沒有變,依然往李狂人打來。

    咚咚兩聲,熊力的鏈錘砸在了木人的身上,但是木人卻沒有變化,拳頭依然往李狂人打來,呂定天和東方宇還有孫飛一看這種情況,也都出手了,三人的武器也都像修真界的武器一樣,可以飛出去傷敵,也可以變大變小,經過幾人不斷的攻擊,那個木人終于有些擋不住了,抽身后退了。

    说時遲,那時快,雙方交手也不過就是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這一次沒有用趙海出手,李狂人他們幾人聯手,就逼退了一個成嬰期精靈的本命精靈,這絕對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除了李狂人他們學習了修真界的功法之外,他們的武器也起到了十分生要的做用,他們的武器都是趙海煉制出來的,里面帶有震蕩魔法陣,這讓他們的武器攻擊力更加的強悍了,如果不是有震蕩魔法陣的話,幾人也不可能把那個木人逼退。

    雖然他們只是把那個木人給逼退了,并沒有傷到那個木人,但是這已經讓圓金剛他們十分吃驚了,圓金剛怎么也沒有想到,除了趙海之外,其它幾人竟然也這么的強悍,要知道那可是一個成嬰期的木人,不是隨便的什么阿貓阿狗

    那個精靈也沒有想到,李狂人他們的實力竟然會這么強悍,最讓他感到意外的是李狂人他們所使用的武器,李狂人他們用的武器竟然是修真界的那種武器,這真的是太讓他意外了。

    “難道機陣界已經掌握了修真界的法器操做方法?”領頭的那個精靈忍不住的想,他之所以说機陣界掌握了修真界的法器操做方法,而不是说法器制做方法也是有原因的,因為修真界的法器制做方法,说白了并不是很難,除了中樞法陣之外,其它的法陣也是看人的需要自己加上去的,而機陣界的魔法陣并不少,除了中樞法陣之外,其它的法陣都可以用魔法陣代替,所以機陣界這里能制做出修真界的法器也不足為奇。

    但是修真界那里的法器操做方法卻是很難學到的,修真界的法器操做方法,跟他們的修練方法有很大的關系,你不會修真界的功法,就算是給你一件法器,你也操做不了,這ォ是機陣界這里沒有普通修真界法器的主要原因。

    而修真界的修練方法,機陣界這里也不是一點沒有,圓金剛當年到機陣界的時候,就帶來了不少修真界的修練方法,但是那些修練方法,在機陣界這里同樣沒有辦法普及,主要就是因為靈氣的原因。

    機陣界的靈氣濃度遠不如修真界,而修真界的那些修練方法,對于靈氣的要求十分的高,就算是修真界那里,普通的地方,都沒有辦法滿足修練的需要,只有那些靈脈所在ォ可以,而且你想要修練出成績來,還需要各種丹藥的幫助,而機陣界這里,這兩樣東西都很少,幾乎等于沒有,在這種情況下,機陣界這里自然是沒有辦法普及修真界的修練方法,沒有辦法學習修真界的修練方法,法器在機陣界這里就等于廢物,所以一直沒有人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