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636章 心灵之殿
    往昔的小伙伴们当中有自己的室友,同班和隔壁班的同学,也有着经常来网吧混熟了的社会人,看着披着他们外形的幻象被烧。

    杜克只有一个感觉:

    扎心了啊,老铁!

    杜克很难受,难受得快要哭出来了。

    然而这就是心灵攻击。你死我活,只有一个能成为胜利者的心灵攻击!

    平时,任何一个心智正常的智慧生物,都是很难将其精神控制的。要在最短时间里,以最简单暴力控制一个拥有高度智慧和战力的生物只有两个办法:重创其心灵和消磨其智慧。

    弱智术很好理解,让平均智商90的人掉到智商高达5点,那就是成功了。不管是通过减缓其思维反应,还是弱化其思维方式。可这样的手段,往往也会将其该生物的战斗能力。

    人类没了思考能力,就跟弱智的僵尸差不多。

    尤格萨隆选择是另一种更为麻烦的手段重创心灵。

    这不是无迹可寻的。

    杜克在进奥杜尔之前,仔细地回忆过尤格萨隆的手段。得出一个结论,尤格萨隆是玩分离性遗忘症的超级高手。

    《分离性遗忘症》是一种记忆障碍,其特征为突然性记忆倒退,该疾病由巨大压力或者创伤造成,例如亲眼目睹了亲人的死亡。患者遗忘了痛苦的经历,就像这段记忆从未发生过似的,活在自我欺骗的谎言当中。

    就好比托里姆,明明在历史上那场跟洛肯的大战里,托里姆带着极大的仇恨和肩负着沉重的职责,一转头就被尤格萨隆洗脑成奴仆。靠的就是这一招。

    精神世界是最为复杂的东西,如果全数洗脑,那就成了白痴。尤格萨隆的方式就是保留受害者相当程度的认知,留下他最为珍惜看重的记忆,然后修改其它方面。

    等一段时间,慢慢将其认知和记忆都完美修改好,他就成了洛肯那样的脑残粉了。

    杜克苦思冥想过,自己有什么心灵弱点,有机会让自己遭受严重的心灵创伤。他总结了很久,终于总结出来了:那就是患得患失。

    取得了今时今日的成就,还有如今完美和谐的后宫,他根本舍不得放弃。如果说还有什么最让他恐惧,估计莫过于失去自己在艾泽拉斯的所有。

    所以尤格萨隆在花费九牛二虎之力,以无法探知的手段绕过系统精灵的防护,窥视到杜克的记忆片段之后,发动何种攻击,也就能预想得到了。

    杜克,给自己定下了一个触发似的陷阱。

    如果自己回忆起在地球天朝时的记忆,那就自行启动系统精灵的提示。

    这一招,救了杜克。

    “哈哈哈哈!”阿光在火焰中变成了火焰骷髅。

    杜克不紧不忙地转过身,如果被这个疯狂骷髅所面对,他每秒钟都会损失神智。

    很想点根烟,可惜,杜克并不抽烟。

    想了想,杜克手中多了一个全由冰霜元素铸成的水晶琉璃杯,里面盛着的,全是迷幻溢彩的液态奥术能量。

    “既然是梦境,连自己的储物空间都打不开,那就这样吧……”杜克露出不知是微笑还是苦笑的奇异表情,将手中的杯子高高举起,然后任由奥术液滴倾倒在地上。

    曾经的《魔兽世界》,是那么的美好。

    为了它,有人半夜翻墙去网吧。

    为了它,有人每天兼职当作家码字两小时,然后在魔兽里上班12小时。

    为了它,有人半夜凌晨三点在工厂值夜班时,摸黑起来开电脑,就是为了公会里当会长的杜克给他来了电话,‘喂!xx,上线打架了’。

    大家在里面嬉闹过,玩耍过,欢庆过,心伤过。

    进入艾泽拉斯世界二十多年,那份记忆已经是非常遥远的历史了。

    那是一个时代的结束。

    但对于穿越者杜克,那也是一个时代的开始。

    看着挥洒在半空中的‘奥术酒液’,杜克喃喃自语:“向我们逝去的青春致敬!”

    对!

    杜克会想念,却不会迷恋。

    从他穿越的第一天开始,就在进行着一场别说全世界,连他自己都认为很可能打不赢的战斗。

    面对多如天上繁星的强大敌人,自己犹豫过,怀疑过,甚至差点退缩过,但既然自己一直没有放弃心中那个要混得更好的‘简单’理想,那么剩下唯一能做的就是

    赢得最后的胜利,铸造只属于我杜克一个人的传奇!

    ……

    伴随着杜克梦呓一般的自语,眼前的梦境,几乎是应声变化。

    网吧那堵墙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露出一个漂浮在半空中,巨大无比通体呈白色的水母状东西。

    那玩意跟杜克记忆中的事物重合了。

    没错,它就是尤格萨隆的大脑,掌管着梦境的能力,某种意义上,它也是伊瑟拉最强大的敌人之一。

    当杜克第一个踏入这座心灵之殿的时候,他稍微有点意外,几乎不分先后地,心灵之殿其余几面墙也在数秒钟之内无声无息地消失了,露出墙后面的存在。

    第一个出来的是希尔瓦娜斯,身为血精灵女王的她风姿卓越,面对杜克投来的询问目光,她高傲的仰起了下巴:“阿纳斯特里安的梦魇似乎想用苍老来证明自己的无力与背叛不是错误。哼!我不怕老!哪怕我老得弓弦都拉不动,我依然会用我的身躯保卫我的同胞,哪怕我死在冲锋的路上!”

    杜克有点哑然,旋即又释然:永远不向命运低头,果然,这才是我深爱的那个希尔瓦娜斯*风行者。

    提里奥第二个出现,他摇摇头:“我碰到了阿尔萨斯,在那个梦境里,他似乎要为自己弑父行径辩护。可惜,我不听。我见过最善良的兽人,也见过最肮脏的人类。正义不容亵渎,正义不容践踏,正义也无分种族和国界。梦魇有梦魇的道理,我有我的正义。”

    身为白银五圣,提里奥信念之坚定,恐怕仅次于乌瑟尔。对于他,杜克没什么好担心的。

    瓦斯琪以人面的娜迦形态出现,她露出苦笑的表情:“我碰上艾萨拉女王,她似乎还想当我的主人。不过一万年的时间太久了。我对她只有恨。而且,心中那道救赎的光辉,让我清醒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