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623章 你清醒了?
    莫装逼!

    装逼被雷劈!

    杜克就是听着这句话长大的。

    但,如果一个拥有风系的雷霆属性的半神还他喵的被雷劈死,这绝对是耻辱。

    对于烈焰巨兽那招【高压电外装】,杜克其实可以硬吃的。

    杜克之所以摆下36把粪叉,哦,由联盟第一铁匠麦格尼*铜须亲自仿制的山寨版【暗影之击】,摆出一个避雷针大阵出来,为的就是勾引!

    来呀!正面上……呸呸呸!

    关于雷电和避雷针不得不说的故事,可以说上一整天。

    但36把粪叉的导电效果,绝对是扛扛的。

    一万伏特的高压电,几乎是瞬间导了开去。本来地板就是钢铁,超级导电,再加上杜某人阴险地偷偷操控电能反向朝烈焰巨兽方向回导过去。

    登时烈焰巨兽就中招了。

    “滋滋滋”在巨大的机械坦克的每一个角落,都有四溅的电火花爆出来,滚滚黑烟也在往外冒。

    本来烈焰巨兽mk2在杜克赶来之前,就承受了联盟强者团不少的攻击伤害,杜克的到来,直接成为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乒乒乓乓的爆响,象征着这台专属于米米尔隆的大玩具要完蛋鸟。

    按理说,接下来要出场的是【vx-001对人激光炮台】。

    联盟强者们没一个人知道米米尔隆这招,奈何杜克知道啊!

    原本历史上,突入到这里的联军完全没见识过如此新奇、超越想象力的东西,所以全被震住了。没有人能预料到烈焰巨兽要砸到什么程度才会毁掉,只能全力攻击,结果米米尔隆放弃烈焰巨兽,改为进入激光炮台时,大家全都慢了一步。

    唯有杜克知道,在一个机械造物和另一个机械造物之间过渡期当中,米米尔隆有多么脆弱。

    杜克仿佛非常兴奋地继续用火球轰炸着烈焰巨兽,可在视界当中,杜克死死盯着系统判定出来的烈焰巨兽的血量。当显示血量的数字归零的刹那,杜克动了,发动【闪现】,瞬间消失在众人的视野当中。

    而这时候,除了杜克谁都没注意到,烈焰巨兽的顶盖上打开了一个小小的圆形舱门,背着喷气背包的米米尔隆整个弹射了出来。

    弹射什么的,在地球上任何一架现代战斗机都有。这是因为战斗机飞行员培养费超贵,哪怕残了一个国家都肉疼得要死,所以用弹射装置来挽救坠毁战机里的飞行员的生命。

    米米尔隆的喷气背包就是跨越了艾泽拉斯现时代的弹射装置了。

    可惜,他几乎一离开烈焰巨兽的保护,就被杜克直接逮住了。

    一只巨大的奥术能量手掌,一手抓住了他。

    “啊!放开我!你这个野蛮人!放开我啊啊啊”

    场面,霎时间静了下来。

    没有了米米尔隆这个主脑,本来场地上还在运作的各种自动防御系统全都歇菜了。烈焰巨兽已经开始爆炸,对人激光炮台还没升起来。

    似乎,没得打了啊!

    虽然大家都知道,就是这个外形有点像侏儒,实则全身都是金属造物的小矮子是创造神殿的守护者米米尔隆,毕竟这家伙在打开前bb了一番,嘲讽了大家,但感觉上这家伙还有大把后手啊!

    怎么这样就被杜克逮住了?

    “你知道你抓的是谁吗?我是最伟大发明家的米米尔隆,至高无上的尤格萨隆上神的忠实仆人!”

    杜克皮笑肉不笑的拉扯着脸上的肌肉:“傻蛋,别叫了。你被控制了。不过,是托里姆拜托我们来奥杜尔救你们三个,外加对付尤格萨隆那家伙的。”

    杜克也不废话,直接让大号的法师之手抓着米米尔隆那个显然跟身躯不成比例,大得像吃了三鹿奶粉的金属大脑袋用力往金属地板上砸。

    “告诉你啊!”

    巨大的奥术手掌直接让米米尔隆以orz的姿势,跪倒在杜克面前,用脑门跟地板做亲密接触。

    “我是……哇!”

    华丽而铿锵的声音。

    “别砸数据会丢失的!”

    让你信邪教?拜入我杜克神教麾下不就好了!

    杜克就这样背负双手,静静地装着逼,看着堂堂泰坦守护者,向自己磕头。

    嗯,当然是以打醒米米尔隆的名义。

    旁边,一种联盟强者都目瞪口呆地看着杜克。

    知道杜克牛逼,不知道杜克已经这么牛逼。

    把他们逼得鸡飞狗跳的泰坦守护者,就这样被抓出来打成孙子了?

    这个三跪九磕头大礼,貌似比自家的臣子还给力啊?

    麦格尼这货摸着自己的大胡子,自言自语:“呐!三弟,我们要不要把以后觐见国王的礼仪改为这样磕头呢?看着挺爽啊!”

    布莱恩看着自家偶尔开始脑子脱线的大哥,翻了翻白眼:“大哥,我们矮人都没那个耐心?信不信你这边颁布新令,那边下面的矮人给你一枪子?”

    “又打不死我!”麦格尼怪叫着。

    “那至少爽了啊!”

    “好吧,你说得对。”

    这边不着调的家伙在调侃着,那边米米尔隆似乎……清醒了。

    “够了!够了!别砸了!我想起来了……呜!我是泰坦的守护者,不是那个该死的囚犯……的仆人!见鬼!停手!你到底还是不是来帮忙的!?”米米尔隆手舞足蹈地大喊着。

    杜克看着金属脑门都被磕得凹下去的米米尔隆,总算没好意思继续下黑手。

    “你真的清醒了?你该不是依然被洗脑了,装作清醒吧?”杜克用法师之手提起小不点米米尔隆。

    “放屁!该死的土著!如果不是我必须先夺回奥杜尔,我这就宰了你!该死的洛肯,该死的骗子!”米米尔隆手舞足蹈。

    杜克好歹放下了米米尔隆。

    “你说你们是托里姆拜托来的?呃,我有你们对付我的烈焰巨兽的记忆,我知道你们应该是跟尤格萨隆作对的,但我要确认一下。”米米尔隆一边说着,一边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类似焊枪的玩意,灼烧着自己的脑门,就在大家的注视下,那个凹陷的脑门竟然开始复原了。

    “这是他给我的。”杜克递上一个泰坦印记。守护者之间有着特殊的交流方式,外人是绝对不懂的。

    米米尔隆白了杜克一眼:“好吧!我信任你。我不知其他几个守护者什么情况,但我现在很生气。要跟我一起找尤格萨隆算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