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617章 换人
    到底是托里姆没入坑被洗脑?

    是洛肯的提前扑街刺激了尤格萨隆?

    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杜克无法得知。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维扎克斯将军现在简直是打了鸡血一样嗷嗷猛。

    宝库四大看守者一开场就跪了半个,现在科拉隆虽然努力沟通火元素界,想用火元素的力量修复自己的身躯,显然这需要时间。

    若是杜克在这期间抽身离开跑去对付米米尔隆,说不定没过十分钟,四大看守就全跪了。

    周遭的环境亦或者什么地方一定有不对。否则没理由会出现如此不对劲的实力差距。

    杜克没有再出手,明知不对头还强行出手就是‘夏姬八打’,自己找屎。

    杜克很久没这样如临大敌了。

    “系统精灵!”杜克在意识海里呼唤自己的老搭档。

    “哟,亲爱的宿主,我发现你总是在碰上麻烦的时候才想起我,我真伤心。”

    “……”杜克脸都黑了。

    眼看杜克不爽,系统精灵也不开玩笑了:“好了,不逗你了。代入数据模型,开始分析环境资料……”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一顿操作猛如虎,仅仅一秒系统精灵就给出答案。

    “经过本系统不完全分析,周遭空间呈现不稳定的半空间特质。没有检测到周遭半径两百米范围内存在四大元素界的空间接口。检测到周遭亚空间夹缝里存在大量疑是上古之神尤格萨隆的生体组织。正是这些生物组织的存在,排斥着四大元素的进入。”

    等等!

    这就有点不愉快了!

    杜克的脸色正在发青。

    他突然想到一个可能自己这几个该不是被尤格萨隆吃了进肚子吧?

    尤格萨隆被称为千喉之魔,或者千喉之兽,传说它有一千张嘴。

    既然是一千张嘴,就特么有一千条食道,姑且不论是否有一千个胃,反正呆在尤格萨隆体内绝对没好事。

    而且说到尤格萨隆的领域,就不得不提神他喵的洗脑**。这可不是退群保智商就能躲开的招数。尤格萨隆可以打造出不同的梦境,让受害者沉溺其中,最终慢慢被彻底扭曲世界观,达到三观不正,沦落到给它当狗的地步。

    杜克不知道尤格萨隆到底在这里留有多少意识,如果意识很多的话,说不定连他都有点危险。

    这一次,杜克可是本体参战啊!

    此时,三个傻大个已经勇猛地再次扑上。

    岩石看守者阿尔卡冯放大招了,他的拳头瞬间变大了两倍,估计他已经把这个空间所有的土元素凝聚到手上,然后他狠狠地砸了下去。

    “嘭”一声巨响,维扎克斯将军右边那个巨大的钳子几乎一下次从三维变成二维薄如纸了。

    可惜下一秒钟,将军丝毫不惊地用左手反抽了隔壁的寒冰看守者图拉旺一钳子。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将军那个本来都有点崩解的右钳迅速如同吹起一样,重新胀了回去,化作一个完好的钳子。

    这不是表面工夫,是硬度和韧度都重回巅峰,因为将军就是用这个重铸的钳子,当场跟风暴看守者艾玛尔隆狠狠地拼了一记。

    “什么!”

    “不可能!?”

    几个看守者同时发出惊叫。

    杜克一拍自己的脑门:“感情我跟你们说的关键都忘记了!?”

    图拉旺才恍然大悟:“啊!阿尔卡冯你身上有【无面者印记】,你给我们滚远点。”

    杜克既然要他们挡住维扎克斯,自然会给他们说攻略什么的。直到现在杜克才发现这有点强人所难了。

    不知是泰坦创造这些守护者时故意留下的天然缺陷,还是说他们的脑回路本身就异于人类。

    一碰到自己未知的状况,他们会选择优先使用自己擅长的招数和技能发动攻击,而不是仔细地观察现场的情况。

    【无面者印记】就是一种最为特殊的秘法,将军将其放到某个敌人身上,那敌人就会产生出一种诅咒的力量,会对身边人造成特殊的不可抵抗的暗影伤害,然后这股掠夺了目标生命力之后的暗影力量会回到维扎克斯的身体,修补其损伤。

    不得不说,将军的这个印记也放得相当鸡贼。

    这是个连环陷阱。

    如果四大看守者不管,那么将军他就是无敌的。光靠印记他就能修补自己身上任何伤势,他甚至都不用攻击,光靠印记的伤害就能把其余三大看守者耗死,最后再跟阿尔卡冯单挑。

    若是管呢?

    看守者都是大块头巨人,而且四个看守当中防御力最强的阿尔卡冯被排斥在外,剩下两个看守者也很危险。

    说到底,其中一个原因固然是将军一上来就重创了火焰看守者,让四大看守者三缺一,变得不完整。

    最重要的还是尤格萨隆似乎赐予了维扎克斯一种特殊的力量……

    “够了!你们这样打下去不会有结果的,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如果你们还想履行守护的职责,那就全部给我分四个方位跑到指定的位置,用泰坦符文链给我传输元素!”杜克猛地一声大吼。

    每一个看守者都看到了在指定地方有个闪亮的泰坦符文虚像,各自以泰坦语表示了地、水、火、风四大元素。

    不用问,那就是他们的位置了。

    饶是心有不甘,连刚才受创的科拉隆都开始往指定地标跑去。

    “侵入者你们的对手是我!”维扎克斯将军无比霸气地吼道,他一个跳斩,就扑向寒冰看守者图拉旺,可他刚飞到半空,突然一支散发着无比强大神圣气息的金色箭矢当头射来。

    “嗯!?这是……”并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出于对神圣力量的本能厌恶,维扎克斯在半空中扭动了一下他庞大的身躯,让他那张仿佛风车一样的丑脸躲过了这道金光。

    半空中,一个金色的小小人影悬在半空。

    当金色的光芒回到杜克右手时,维扎克斯才看到,那原来是一把螺旋形的金色小剑。当然以人类的尺寸,那就是一把长剑了。

    “换人维扎克斯,从这一刻起,你的对手是我杜克*马库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