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615章 你该醒了!
    什么!?

    偷偷观战的杜克当场就有点蒙了。

    芙蕾雅这货就是标准的自然系,算起来她掌控的基础元素应该是大地才对,为毛突然会变成了火焰系呢?

    有那么一瞬,杜克一颗心都揪起来了。

    希尔瓦娜斯就是那种高攻击高敏捷的典型,踏入神域后,这个特性也无法更改。她最不怕那种势大力沉的单体攻击,相反,对上这种蛮不讲理的全视界无差别元素攻击,是最吃亏的。

    可是下一瞬,杜克就乐了。

    因为他已经在某棵树人长老的后背上搜到了希女王的气息。

    “沙沙沙”

    “吱吱……”

    一如沙漠中多半只有针叶植物存活。在受到过份的强光和太阳光炙烤后,植物体内储存的水分被瞬间蒸发。这些体型巨大的**树木和植物,多数在芙蕾雅这一击当中直接凋零。

    唯有体格最为庞大,实力也最强的三个树人长老存活了下来。

    聪明的希女王,恰恰利用了这一点。

    她直接隐匿了自己大部分的气息,躲在石皮长老的后背上。

    当这个树人发现有什么不对的时候,希女王已经一蹬她的大长腿,再次起飞。

    “别以为这就是结束”芙蕾雅大吼着。这一次,女巨人单膝跪下,双掌往大地上一按。

    生命温室里仅有的两个湖泊的湖水顿时狂冒百米,化作两个巨大的喷泉,把甘露一样的水滴挥洒在温室里每一寸被烤焦的大地上。

    郁郁葱葱的嫩绿气体在温室里仿佛无休止地蔓延。

    “噼噼啪啪!”

    那是看似死寂一片焦黑的土地再次被生命所占据的壮丽画面。

    土地在开裂,粗壮的嫩芽从裂缝中钻出,从最普通的小草,到一人高的巨大花朵,再到五人才能勉强合抱的新木。

    视界内,所有的植物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长着。

    “喀拉喀拉!”表面上那层彻底的焦黑,如同一层伪装的外壳。每一棵植物的焦黑枝干都爆开,长出越发粗壮的新芽。

    刚刚的荆棘守卫什么的,再次张牙舞爪起来。

    短短十几个呼吸的时间,刚刚一度被可怖阳光彻底烤焦的植物大军再度出现!

    希尔瓦娜斯略微皱眉,好看而颀长的金色眉毛有了明显的颤动。

    旋即,她笑了。

    她凌空虚立,以优雅的姿势拉开长弓。

    清越中带着傲然的女音传遍全场:“对面那支军队,你们都被我希尔瓦娜斯*风行者给包围了!不想死的就放下武器投降吧!”

    这句极具反串意味的话,听得芙蕾雅目瞪口呆,最后在那张巨人之嘴里吐出的字眼就是:“狂妄!”

    狂妄么?

    或许吧!

    但如果连想都不敢想,那么这世界也不会有进步了。任何冲突双方报出自己的等阶,那就决定了胜负。

    此时此刻,芙蕾雅居然企图催生出一片巨大的森林,把整个生命温室里所有的空间都彻底占据!

    在狂风中,【索利达尔*群星之怒】业已拉开,数不清的星光化为道道短小而狭长的光芒之箭,从华丽的长弓中倾泻出来。

    星光糅合了雷霆的电光,射出来的箭矢如同千千万万条雷蛇,联通着神器长弓的弓身与每一个受害者。

    硕大的花瓣被雷霆箭爆射过去,炸裂成无数萦绕着雷光的凋零叶块。

    凶厉的荆须轻易被雷电的怒涛撕裂为成百上千段,败絮般随着狂风飞散。

    而攻击的重点,自然集中在那三个树人长老的身上。

    首先被击倒的是亮叶,带起狂风的箭矢将它一身树叶尽数刮落,不管是被烧焦的黑叶,还是鲜嫩的绿叶。更可怕的是不停蜿蜒散布到整棵树上面的雷霆之力,超高压的雷霆直接摧毁了树干内每一条脉络,并引发了火灾。

    在温室里的水分全被芙蕾雅拿来浇灌土地的当下,这一次的火灾再找不到扑灭的水源。

    而且普通的火,灭不了这样的雷火。

    古往今来,多少次森林大火源于天上惊雷劈裂了大树引发的火灾。

    希尔瓦娜斯的雷霆也有着近似的原理。饶是法芙娜以沙土做灭火道具,卷起阵阵沙土覆盖在亮叶长老身上,依然无法阻止新的火苗从粗壮的树干内里飙出。

    亮叶长老可以说是活生生烧死的。

    “不”芙蕾雅高声尖叫着。

    有了一,就有二。

    希尔瓦娜斯在半空中转腾飞翔的当儿,射了铁枝古树长老七十二支雷霆箭,激荡起它树皮内的元素脉络,直接将其点燃成为一个大号的人形火炬。

    “不不不!”芙蕾雅不停拍动着大地,催谷着树木更快地疯长,以填补这个高度将近两百米的巨大温室内所有的空间,切割和压缩希女王活动的空间。

    只是,她所有的力量与催谷,在树木生长到占据温室一半空间的时候戛然而止。

    “为什么?”女巨人守护者的脸上有着明确的茫然。她愕然地扭头,望向最后一位陪伴她度过无数年月的古树长者石皮,无比难过地发现,这位古树长者居然业已陨落。

    身材庞大的树人长老是枯死的,失去了所有的水分和养分,就如那些被虫子蛀烂了根,倾倒于大地上的枯木一样,再无一丝生气。

    不是陨落于希尔瓦娜斯之手,而是陨落于芙蕾雅对于大地、对于整个空间的生命力催谷。

    半空中,被狂风承托的希女王傲然的声音再次传来:“芙蕾雅,你输了……”

    “不!我没输我是生命神殿的守护者,我怎可能输在单纯的暴力之下。大地承载万物,大地生长万物。我不可能输在你这个小小的风雷半神手下!”

    希女王摇摇头:“如果你脚下是真正的大地,又或者你位于你的生命神殿当中,我断然不是你的对手。可惜,你此刻能驱使的只有区区一个生命温室的大地之力。那么,你的失败就是必然。”

    伴随话音的落下,希尔瓦娜斯弯弓搭箭。

    身后,玄奥无比的泰坦符文蓦然出现,形成一个个由内到外,越扩越大的魔法阵。风元素界的元素,正源源不断跨越虚空,注入到希尔瓦娜斯手中的神器长弓上。

    星辰、狂风与雷霆的力量在这把华丽的长弓上混合相融,最终形成一支颀长的紫蓝色长箭。

    与其说是箭,实则更像是长枪。

    两米多的长度,让它超越了箭矢的范畴。

    “芙蕾雅!你该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