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613章 你是谁——
    “应该说,不愧是当年连泰坦都无法彻底消灭的尤格萨隆吗?”托里姆苦笑了一下,脸上露出果然如此的笑容:“稍微被摆了一道,幸好我还是把你们送进来了。”

    十层楼高的托里姆,因为身形巨大,所以他脸上任何一点变化,任何一个表情的变换,杜克他们都能清晰看到。

    现在托里姆的身躯周遭散发着一层难以言喻的晦暗光芒。

    托里姆皮肤表面的色泽暗哑了下去,就像是褪去了生命力与灵魂的光辉。他举起自己的右手掌,上下翻转,仔细端详。

    不知是否错觉,杜克忽然感觉:时光长河里的河水正从这只变得有点枯槁感的五指之间纷纷流逝。

    托里姆就像一尊在沙漠中经历风化侵蚀千年万年的巨大雕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败下去,但他整个人却好像毫无察觉一样张狂地大笑着。

    “哈哈哈哈!真是耻辱!堂堂守护者却不能履行守护者的职责。”托里姆单膝跪下,不是出于礼仪或者尊重,这是单纯的虚弱。

    托里姆低着头:“杜克*马库斯,我可以信赖你么?”

    杜克一面正色,坚定地踏前一步:“艾泽拉斯的守护者之间的关系早已超越了信赖。这是历史赋予我们的使命。”

    托里姆略微愕然,旋即笑了:“对,这是我们的使命!”

    说罢,巨大的手指头往杜克所在的方向虚点一下。

    “这是……”杜克和希女王同时感到惊愕。

    如果一如历史发展,托里姆被逮住洗脑的话。哪怕被联军用老拳对他进行爱艾泽拉斯主义教育后,最多会给玩家一个增加10%攻击力的增益。

    这就是全部了。

    现在呢?

    一整套风系的泰坦符文法阵!

    不是送,是纯粹的借用。在精神意识海里,托里姆标明了暂时借给杜克和希女王三天,只要注入足够的风元素,就能发动相应的泰坦系的风雷魔法。

    这可是跟艾泽拉斯世界完美契合的原初风系魔法啊!

    没有使用者的渡让,哪怕击杀了托里姆,这些复杂的符文法阵也会随着守护者的陨落而当场消散。

    如果非要为这些符文标注一个价值,那么将会是无价!

    说是给用三天,只要有本事记住内里的符文排列及变化规律,哪怕三天后托里姆收回去,依然可以极大地提升杜克两个的风系元素掌控力。

    当然,对于一个拥有系统精灵的无耻之徒,那么这就是100%偷学成功了。

    表面上,杜克现在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圣徒。

    “那我就借用了。”

    打心里杜克完全不虚,毕竟在他看来,这就是托里姆委托他拯救奥杜尔的报酬了。至于到时候会不会被泰坦找上门要回去……呵呵,泰坦都肉身化灰了,只剩下灵魂的泰坦那时连传功都嫌慢,还会问杜克要回去?

    旁边的希尔瓦娜斯闭着眼,沉浸在这份奇妙的体验当中。时间也不长,大概就半分钟多点,当她再次睁开眼睛时,连眼眸的深处都能看到隐隐有电光流闪。

    希女王用极为冷静的声调对杜克说:“杜克,我想单独挑战芙蕾雅!”

    杜克耸耸肩:“其实我觉得你可以把那个‘想’字去掉。你都已经决定了。”

    希女王一番眼白:“拜托,我好歹是征求你的意见。如果你坚决反对的话,我会放弃的。”

    杜克注视着这位身边人,双手搭在她极为柔韧的双肩上:“从认识你的第一天起,我就知道你注定是突破风暴,翱翔于天际的海鹰,而不是一只甘愿在笼子里以歌声和美丽的羽毛换取人类庇护的金丝雀。所以挑战自我这种事,只要你还记得我,记得你的姐妹与同胞,量力而为就好。”

    希尔瓦娜斯嘴巴蠕蠕了一下,最终千言万语化作一句:“我会的。”

    然后,再次送给杜克一个渐渐远去、充满魅力的坚毅背影。

    明明不伟岸,却有着一份敢于承载千千万万精灵同胞未来的担当,这份英气,天上地下,也就那么几个人有。

    杜克忽然苦笑:“明明可以靠颜值吃饭,偏要靠实力……”

    在守护者神殿区,正北方有将近四分之一的地方是一个巨大的庭院,那里绿树成荫,两个大湖泊在一南一北,联系着两个湖泊的是一条优美的小河。

    那就是生命女神芙蕾雅所在的生命温室。

    这个温室是如此巨大,有着仿佛能直达天际的巨大树木,夸张到有房子大小的花朵,让身高足足有十层楼的芙蕾雅在里面,也丝毫不显得突兀。

    原本芙蕾雅在里面,正在缓缓散步,游荡于湖边,聆听着各种生命的声音。

    突然间,女巨人的脸色变了。

    她用一种极度惊讶的眼神看着一支箭矢射来。这一箭,有若天外流星一般的穿透里,轻易洞穿了弥漫在温室大气里的层层绿光,直扑向她。

    “难道是托里姆!?”惊讶的女银迅即化作一声惨叫。

    巨大的身躯根本没有闪避的可能,不,她的肩膀好像被吸过去一样,差点让那支蕴含无上雷霆法则的利箭当胸穿过。

    只不过,在最后关头,她用自己的生命法则之力抵消了那股引力,这才让她猛地一个下蹲,勉勉强强躲过这危险的一箭射中要害。

    即便如此,从左胸锁骨上那个焦黑的大洞,依然可以看到后面的事物她的身躯被彻底洞穿了。

    鸟语花香的生命温室,随着芙蕾雅的惨叫一下子沉寂下来。眼前只留下一圈淡淡的雷电云雾,云雾让空气中带着一丝焦灼的气味。

    绿色的雾气在下一刻,被一股狂风荡开散去。

    只剩下南方大门处,一个渺小而匀称的女影矗立在绿色的小山坡上。

    明明她的身材是如此微小,但在芙蕾雅眼里,她却恍若高比各位守护者。

    纯粹因为那一击!

    芙蕾雅的脸色变得有点不正常,伤口处的雷光仍在刺激着芙蕾雅的神经。

    或许,对于一个英勇的战士来说,这不算什么。但芙蕾雅用好像死了爹妈,不,这简直像是被挖了祖坟一样用苦大仇深的目光,死死盯着那个女影。

    “你是谁!?”高亢的声音已然满是凄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