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578章 只能沉默
    “不你们不要过来”玛里苟斯艰难地振动着翅膀,继续奋力逃走。

    然而他速度再快,也无法违反空气与风暴的阻力,更不可能比他的同胞的灵魂飞得更快。

    转眼间他就被追上了。

    没错,缠着他的,赫然是上古之战里当耐萨里奥背叛,明知全族陷入衰弱他却一怒兴兵,最终导致全数阵亡的蓝龙们他曾经最忠诚的卫士,他曾最疼爱的子嗣,还有他曾经最爱的蓝龙王后辛达苟萨。

    正是那一战,搞得蓝龙一族几乎全灭,如果不是后来克拉苏斯回去上古之战时偷偷帮玛里苟斯藏起几个蓝龙蛋,只怕蓝龙一族更加龙丁不旺。

    然而这次的惨败,显然成为了玛里苟斯万年来挥之不去的梦魇。他也因为这次超级惨重的打击一度放弃治疗,躲在小黑窟窿里发了一万年的神经。

    直到杜克帮他弄死耐萨里奥,他的精神状况才好了点。

    谁知道……梦魇再临!

    这些巨龙都是上古之战里战死沙场,连遗骸都没有被运回龙骨荒野安葬,死在外面的受害者。无法落叶归根,万年来无数个日夜期盼,却始终不得安息的怨恨,让这些龙魂早已变得无比扭曲疯狂。

    如果玛里苟斯还是一个正常的龙王,凭借他自身守护巨龙的特性,以及强大的意志力,别说对付一群龙魂,哪怕硬吃基尔加丹的【千魂之暗】都不见得会秒。

    偏偏阿尔萨斯直接放出的,是玛里苟斯根本无法反抗的大招!

    如果他真的敢面对辛达苟萨,当年杜克提醒他去收拢老婆遗骸的时候,他就该动手了。他正是因为老婆孩子的死,才意志力大幅度削弱,变成神经病加脑残的。

    被【霜之哀伤】扣住的,当然是他老婆孩子的正牌冤魂。

    以前都不敢面对了,每每在沉睡当中午夜梦回都因为他们而惊醒,此刻直面其冤魂,玛里苟斯当场就崩溃,哭着喊着就想跑!

    什么高傲!

    什么荣耀!

    什么尊严!

    全都不要了!

    “想跑?本王的王座御前,可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么?”阿尔萨斯发出一声冷笑,他迈开脚步,一座冰做的天梯蓦然高速拱起来。

    下一瞬,如同压缩到极致的弹簧,将阿尔萨斯像炮弹一样弹射了出去。

    面对绝顶高手,这种有去无回似的冲击简直是送菜。

    对于一头失去了信心、精神崩溃的龙王,这反而成了阿尔萨斯速胜的唯一之道。

    怨灵和干扰,对于真正的强者,其迷惑能力只有那么短短的一瞬。甭管阿尔萨斯内心如何看清玛里苟斯,已经在杜克手上再三吃瘪的他,只能把玛里苟斯当做最强的敌人看待。

    “好歹是一条龙王……吧?”

    事实证明,阿尔萨斯还真是高看了玛里苟斯。在想象中模拟过无数次,比如玛里苟斯在混乱中突然醒来,以龙尾或者其它更有力的技能狠狠地予以反击……

    结果都特么用不上!

    【霜之哀伤】毫无悬念地深深扎入了蓝龙之王的胸膛。

    凭手感和符文魔剑上传来的灵魂反馈,阿尔萨斯就知道,这一剑有了!

    如果之前辛达苟萨和玛里苟斯子嗣的残魂对这位蓝龙王的困扰只是单纯的精神层面。那么现在已然深入到灵魂这概念了。

    【霜之哀伤】剑锷上那个巨大骷髅头仿佛在狞笑,顺着巨大而冰冷的邪恶剑锋,辛达苟萨和玛里苟斯子嗣们真正的冤魂核心被强行注入到蓝龙之王体内,跟他们的王的灵魂纠缠在一块。

    “嘿嘿!”阿尔萨斯冷笑两声,直接抽剑下坠,任由受创后发出惊恐嚎叫的蓝龙之王振翅离去:“原来……掌控一个绝顶强者的命运……是这样的感觉啊!这感觉真好……”

    厚厚的全罩头盔下,幽蓝的眼芒闪烁个不停。

    阿尔萨斯整个身体呈大字型下坠,只是坠到半空,从寒冰王座上升腾而起的寒风,已经把他托住,缓缓让其重新降落到王座之上。

    看着振翅远飞的蓝色巨龙,鲜血女王兰娜瑟尔连忙上前靠近王座:“至高无上的巫妖王陛下……”

    阿尔萨斯摆摆手:“不!让他走!我们去天谴之门内侧!”

    半天不到,蓝龙之王被巫妖王一击重创,不得不重伤逃走的消息,传遍了整个联军。

    联盟和部落的首领大多是感到骇然,毕竟之前所有报告都说阿尔萨斯被杜克算计了一把,直接打得吐番茄酱什么的。谁知一转头就把这个星球顶尖武力之一的玛里苟斯打残,只能夹着龙尾巴跑路。

    “阿尔萨斯的实力,在外头和在冰冠冰川里面,完全是两个档次啊!”大家都往这方向上想。

    阿莱克斯塔萨虽然揪心于玛里苟斯的重伤,但她更庆幸的是,玛里苟斯并没有发展成杜克所说的那样,直接死在冰冠堡垒里面,成为阿尔萨斯座下的骨龙。

    “玛里苟斯,我……”她还特地魔法传讯企图跟自己的兄弟通讯。

    画面中的玛里苟斯状态很差,一张龙脸显然缺乏血色。

    重创,但还活着这就是红龙女王得出的结论。

    玛里苟斯只会了她一个字:“哼!”

    然后就关掉了通讯。

    她没有意外,玛里苟斯就是这个性子,高傲而不听劝。她完全明白,骤然遭逢大败,他的内心一定非常难受,更加不想被姐妹见到他丢人的样子。接一下她的传讯,已经很给面子了。

    在感知当中,玛里苟斯头也不回,直接飞向诺森德西部,那里是他离岛上高耸在天际当中的巢穴魔枢的所在。

    阿莱克斯塔萨转头就给杜克一个‘警告’:“玛里苟斯的状态不好,但他依然是我们龙眠神殿的一员,你之前说过的那些话,我当做没听到就是。”

    “你跟他魔法传讯了?能把传讯画面传给我看看么?”杜克反而追问这个。

    红龙御姐叉着腰,皱起眉头,显然她有点不爽了:“我亲眼确认过他败了,受伤了,丢脸了。对于一位龙王,一条守护巨龙来说。没有比这更糟的了。如果你想在伤口上撒盐,那么对不起,这会让我讨厌你的。”

    “……”杜克还能说什么?他只能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