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571章 宝藏是什么?
    说好的土系专精呢?

    看到这一幕杜克简直有种天花乱坠的感觉。

    偏偏作为历史原著粉碎机的杜克,自己把艾泽拉斯历史进程搞得天翻地覆,他自己就最没资格说什么。

    只能够默默祝福:麦格尼你老人家高兴就好!

    巨人化的麦格尼高高跃起,一个六层楼高的矮子巨人玩跳斩,视觉上还是很惊人的。

    那就是不折不扣的天崩地裂!

    饶是以阿尔卡冯之皮粗肉厚,都不敢应接这一击。他一个大后跳,向后闪了足足二十多米。

    但麦格尼仍旧不依不饶地一锤子砸到了大殿的地板上。

    “喀啦啦!”

    大地在崩碎,一种近乎于地壳板块移动的震撼感随之传出。在一阵短促的地动山摇之后,出现在大殿正中央的,是一个小号的火山,炽烈的岩浆溅射四方,最高甚至去到百米的高度。

    阿尔卡冯躲避不及,直接中招。

    “哇啊啊”矮子的岩浆里,显然还加了点奇特的力量,措不及防的阿尔卡冯直接被糊了一脸,发出痛苦的惨叫。

    麦格尼得势不饶人,抡圆了房子大小的炎魔锤的锤头,奋力砸向阿尔卡冯。

    “砰!”一下横扫,打爆了阿尔卡冯的头盔。

    “砰!”一击竖劈,把阿尔卡冯的脑门都砸得凹陷了。

    如果是普通人类,阿尔卡冯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但作为一个半生命,半元素体的特殊存在,这样的伤势并不致命。

    阿尔卡冯那个可以一巴掌扫飞一座小碉堡的巨大手掌,狠狠地一扫,直接把下盘非常稳的麦格尼都扫倒了。

    他以及目不能视,但凭着对大地上一切物体的感知。他愣是整个人扑上麦格尼身上,骑着麦格尼粗壮的水桶腰,抡起两个大拳头,狠狠地对麦格尼的头颅予以猛击。

    面对这种压制性的打发,最标准的反击就是用退踢打对方的后背,将其打飞。

    奈何……矮人腿短啊!

    哪怕变大成巨人,身材的比例依然不变,这决定了麦格尼无法以这一招破敌。

    打不还手,这可不是矮人的作风。

    麦格尼做出一件很震撼的事他竟然把炎魔锤的元素和力量都转移掉,然后双手架住阿尔卡冯的双臂,还了阿尔卡冯一锤子

    对!就是特么的头槌!

    炽烈的炎魔之火仿佛一顶闪闪发光的红色头盔,附在了麦格尼脑壳上。作为炎魔锤的主人,他无需担心自己被炎魔锤的烈焰所伤。

    “看谁脑袋更硬”麦格尼粗红色脖子大喊道。

    阿尔卡冯很想很想说:你特么就是作弊。

    头槌这玩意,从来都是杀敌一万自损八千。

    看的就是谁的头硬,谁的头是所谓的软脑壳。但现在麦格尼一头槌下去,是把熔岩都压到人家脑壳上啊!

    哪怕阿尔卡冯的本质是土元素,被这么高纯度的烈焰与岩浆在头上肆意流淌,他也痛得不行。

    这一下,他再也不想压制麦格尼了。他想走,反而轮到麦格尼死死地抱住他,丧心病狂的头槌一下跟一下,每一次撞击都有着大山崩塌的震撼感。

    然而炎魔锤的特性,让麦格尼在这种互攻当中大战上风。

    “来啊!快活啊!让我们互相伤害啊!”矮子王大声狂叫着。

    这一幕,看得杜克等一众联盟大佬扶额叹息。

    尼玛!说好的代表艾泽拉斯最高水平的对战呢?

    一个半神之躯的守护者,一个冲击半神的绝世强者,两个家伙打起来跟流氓街头斗殴毫无区别。

    你特么在逗我?

    这一次,连杜克都关掉了魔法镜像,不想看下去了。

    “大局已定!”

    伫立在宝库中间的过道当中,杜克等来了希尔瓦娜斯。

    希女王终于迈过了凡人与神灵之间那道最难逾越的界线,接下来就是比较单纯的力量累积了。

    “恭喜你!”杜克张开双臂,一副求抱抱的样子。

    说真的,其实直到这一刻,杜克还是有那么点忐忑。凡人封神固然可喜可贺,但海量的神力以及元素涌入身体,同时也会冲击着灵魂。杜克穿越前看不少小说都说,人是很容易在这种情况下失去自我,变得更为像个神灵而不是像个人。

    当神灵把所有的一切都放在天平上称量,并衡量得失,再以此来行动之后,那这样的神灵或半神会不会……

    正在杜克胡思乱想的时候,希女王已经扑了上来,芬芳的红唇紧贴而上。

    希尔瓦娜斯总是给他一种独立自主的感觉,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行动准则。在很多时候,会为了同胞,为了治理国家,放弃属于自己的私人时间。

    她很伟大,但显然她不会是一个好伴侣。

    此时此分,她却像个历经磨难后,终于找到归途的小妻子,投入自己爱人的怀抱。

    “抱歉,为了我的任性,让你担心了。”疲态尽显的她,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

    “回来就好。”杜克抚摸着希女王的头发,他注意到,她的发色由原来灿烂的纯金变成了现在类似于白金的淡金色:“有什么变化和影响么?”

    “再吻我一次你就知道了。”

    杜克乐意去做,结果……

    “呜呜呜!”杜克舌头一阵麻痹。

    神他喵的,希女王舌头带电了!

    看到杜克吃瘪,希女王发出“咯咯咯”的轻笑声,她艳丽的笑容,活像一只在万圣节里调皮捣蛋的小恶魔:“杜克,什么温柔贤淑,我哪怕下辈子都学不会的。我就是我!”

    本来希女王以为杜克会有点小恼怒。

    谁知杜克的笑容越发温和,还有着淡淡的神往感。

    “对!你就是你艾泽拉斯独一无二的希尔瓦娜斯*风行者。”

    又等了一会儿,麦格尼那边也结束了。

    回复了正常形态的麦格尼,又是那个身高一米五的矮子了。别看他鼻青脸肿的,高昂着头颅的他,拽得要死。仿佛突破了凡人界线的不是希女王而是他。

    麦格尼粗声粗气地说话了:“喂!杜克,四大看守者都击败了,然后宝库呢?他们那些历年的所谓珍藏我可看不上。我不介意谁拿走宝藏,我至少想知道,这个宝库的宝藏到底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