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570章 不同的命运之道
    希尔瓦娜斯的真空箭矢,只要射中了艾玛尔隆的元素节点,就会产生出莫大的吸力,破坏那里的风元素能量结构。

    只是现在这位风暴巨人直接用闪电链将其串联强化,那就意味着这些节点直接受到其控制,根本不存在崩坏的可能。

    然而这时候的希女王,不怒反笑。

    有一刹那的光景,杜克几乎以为他看到的是某个姓普罗德摩尔的女狐狸。

    【索利达尔*群星之怒】的箭矢是无限的,只要使用者还有精神力灌注进去,它就可以无限聚集星辰的辉光,形成一支支箭矢,电射出去。

    希女王看似赌气似的增加了真空箭的数量,唯有杜克能仔细感应到,其实每一支真空箭都是外强中干。

    之前那些真空箭,是保持箭矢形态的真空,直到射中目标,才突然形成一个黑洞似的小范围旋涡,把周遭的空气都吸纳进去,达到破坏节点的目的。

    现在的真空箭,仅仅射到半路就已经失去其形态,开始在周围空际里吸入空气。里面所灌注的精气神,完全无法跟最初那批真空箭矢媲美。

    可惜巨人族的强项永远都不是感应力。

    泰坦赐予巨人守护者澎湃的元素力量和凌驾于世上大多数生物的强大身躯,再也没有余裕赐予他们上等的感应力和应变能力。

    艾玛尔隆根本没注意到,希尔瓦娜斯在【索利达尔】弓身上那个巨大护手里的小动作。

    直到他把又一波更强大雷霆之力注入十指倾泻出去之后。

    希女王才缓缓摆出弯弓搭箭的姿势。

    这一次,不是那种快速的振弦,弓身上延伸出来的弦也不再是迷离的星光。

    以风为弦!

    以雷为箭!

    看似拨动的是虚无,实则撩动了十二级强风。

    风狂涌鼓动,最终敛成一丝!

    明明是双目不可见的流风,却比钢丝还坚韧无数倍。

    伴随希女王双臂上流线型的肌肉轻轻鼓胀,虚空竟是发出了类似于弹奏古筝的声音。

    艾玛尔隆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他的力量太分散了。

    诚然,希女王的风元素总量不如他,但这一刻,希女王力量之凝聚,让其雷霆之力的质量已远远超越了他。

    弓弦振响。

    本应声势浩大的雷霆之箭却箭出无声。

    这才更加骇人恐怖。

    虚空中闪过一道雷光。

    饶是以雷霆为称号的风暴守护者艾玛尔隆,也在这一击之下,整个左掌掌心爆散出一个巨大的空洞来。

    几乎是眨眼的工夫,任谁都能感受到这个身形庞大的风雷巨人气势上的衰落。

    “恭喜你,你赢了。血精灵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出乎意料,捧着自己手掌的艾玛尔隆并没有表现出血战到底的气势。

    “嗯?”

    “我跟你之间的战斗结束了。但我们守护者跟真正企图主宰这个宝库的那一位的战斗,并没有结束。”艾玛尔隆的话,让希女王有点没头没脑的。

    “作为胜利者,你可以获得你想要的东西。”这个风暴守护者倒也干脆,直接用完好的右手在自己肩膀上的泰坦符文上点了一点。

    顿时那个仿佛是没有了上面一点的‘大’字的泰坦符文凌空飘了下来,缓缓来到希女王面前。

    “这是万神殿某位至高存在的烙印。你接受它。同样意味着你接受了守护艾泽拉斯的使命。这跟星球意志接受你是两个概念的事。如果这就是你所需要的,那它是你的了。”

    这一次,一向杀伐果断的希女王犹豫了。

    她追求力量,追求强大,也不介意为了自己所爱的同胞,为了这个美丽的星球献出自己的力量。但万神殿泰坦的烙印……万一自己接受了,直接沦为泰坦们的奴仆,做出违背自己意愿的事,那该怎么办?

    她几乎本能地回头,望向虚空,她知道杜克绝对正在注视着这一幕。她贫乏的宇宙知识不足以让她做出判断,她只能求助于自己的爱郎。

    杜克的声音恰到好处地传来,直接传入她的耳中:“接受吧。不过立誓时,以‘万神殿诸生泰坦’为名。”

    泰坦就泰坦,为毛是要加上‘诸生’这两个字呢?

    诸生不就是活着的众生么?

    那岂不是只要是个活着的泰坦都能命令她?

    希女王犹豫了。

    “信我!”杜克强调。

    “好!我信你!”既然杜克不解释,希女王也不问。长年的相处,让希尔瓦娜斯早已认定,杜克所坚信,所誓死保密的东西一定有其最深层的原因。这种无条件的信赖,让她果断用双手触碰那个对她来说,简直是比桌子还要巨大的泰坦符文。

    海量的风元素运用知识,潮水般狂涌进她的意识海当中。

    她并没有留意到,艾玛尔隆身上剩余的泰坦符文开始一个个黯淡下去,短短几个呼吸的工夫,已然几近无光……

    同一时间,岩石看守者阿尔卡冯突然停住了攻击。

    “怎么?”他对面的麦格尼气喘吁吁地问道。

    “终于……又剩下我一个了!”

    那是悲哀?

    那是感叹?

    还是命中注定的黯然神伤?

    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让麦格尼的战意也缓缓降低了。

    两个巨人,一高一矮,彼此对望着。

    “能感受到吗?麦格尼*铜须,那种身为岩石,身为大地的守望。”

    “……”

    “大地承载着万物,却不能阻挡大地上发生的一切。春夏秋冬,看着万物兴盛,看着万物凋零,周而复始,却不能改变分毫。这种感受,这种觉悟,你有了么?”阿尔卡冯沉声说道。

    麦格尼用炎魔锤一敲自己用土元素凝结出来的巨大塔盾,发出一种跟土系毫无关系的奇异嗡鸣声。

    他朗声道:“大地本应守望。但若大地破碎,万物也必将无存。与其无奈绝望地守望,还不如让燃烧军团知道何为大地之怒!?”

    说罢,麦格尼的双目中,尽是一片赤色!

    这让观战的杜克心中就是咯噔一下,这个……似乎命运偏差得更厉害了啊!怎么看,那死矮子王都走上了一条与历史有所不同的力量之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