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567章 问心,超越自我
    只要阿尔卡冯用出类似于【践踏】或者【重压跳跃】这类技能时,往往会给身材比他矮小的敌人造成可怕的伤害。

    这一次他的敌人有点不同。

    麦格尼开天神下凡了,然而是特殊形态下的天神下凡。他完全放开了自己身体的限制,让大地元素几乎是无上限地进入自己的身躯。

    如果是其它种族,这就是不折不扣的作死。

    矮人有点特殊。

    大胆而勇敢的矮人族是一支古老的种族,它起源于早期世界的泰坦用具有活力的石头创造的土灵。由于一种被称之为血肉诅咒的疾病,矮人们的土灵先祖们经历了一次蜕变,他们的岩石兽皮变成了柔软的皮肤。最终,这些血肉之躯自称为矮人族,并在被雪覆盖的卡兹莫丹顶峰开辟出强大的铁炉堡。

    某种意义上,矮人并不是单纯的生灵,更像是半生灵,半元素体一样的存在。经过无数代遗传与变异,给人看到的往往是矮人有血有肉的一面。

    骨子里血统最为纯正,天赋最为惊人的矮人,是可以回溯出他们身为土灵的特质。

    比如麦格尼*铜须!

    吸纳大量土元素,是一种非常冒险的做法,只要他吸入的土元素不纯,又或者过量,他就会像气球爆炸一样炸开。

    结果出乎他自己和阿尔卡冯的意料。

    他对土元素的亲和力之高,世间罕有!

    阿尔卡冯有八层楼高,麦格尼在吸纳了原本是阿尔卡冯溢散出来的土元素之后,赫然也有六层楼高。

    阿尔卡冯的身材还算比较匀称,麦格尼那种横向发展的体型,哪怕变成不折不扣的巨人,依然充满了喜感。

    在这时候,麦格尼无比庆幸,当初杜克同意把【萨弗拉斯*炎魔拉格纳罗斯之手】给他了。

    唯有这种可以通过填充或缩减元素,随意变大或者缩小的战锤,才是最适合他的武器。

    不然他变这么大,武器还是他身高一米多的时候那把,那真是用来剔牙都嫌少了。

    看着熊熊燃烧的炎魔锤,阿尔卡冯皱眉了:“本来我讨厌一切的入侵者,但你应该是个例外,因为你有一颗比较纯正的大地之心,看来,是我看错了。”

    完全明白对方视线焦点的含义,麦格尼朗声回答:“不,你没看错。我的确心在大地。”

    阿尔卡冯用左手手指头点点炎魔锤:“解释?”

    “大地母亲承载万物。没有大地,就没有大气层,虚空中无法存在液态的水,真正的风,以及燎原之火。大地才是万物的基础。既然是基础,那么产生任何变化,都是合理的。”

    杜克给麦格尼洗脑了这么多年,灌输了超多穿越者的科学常识,哪怕麦格尼没学个全部,也有七、八成。麦格尼这家伙说起理论来,竟然也头头是道。

    本来他并不指望这个存在了少说两万五千年的老古董巨人是否明白。

    谁想到……

    “呵呵呵!说得好,那你明白,为什么这个叫阿尔卡冯的宝库,而不是叫其它的什么宝库了吧。”

    握草!居然还有这种操作?

    看到麦格尼目瞪口呆的样子,阿尔卡冯很满意:“来吧,别浪费时间了,无论胜负,你我之间将进行一次漫长的决斗。希望没有其它存在来干扰就好,我能感到一个很厉害的半神进入了宝库。”

    “艾泽拉斯新晋魔网半神杜克*马库斯是个真正的守护者,他攻入这个宝库,一定有他的理由。”麦格尼坚持道。

    “希望如此。”

    两个巨人,一高一矮,就这样开打了。

    说实在,土系强者的对决,相当乏味。

    低下的攻击速度,几乎没有技巧可言的对拼,基本上就是你给我一下,我给你一招。谁先挨不住,谁就躺。

    如果不是两个家伙还会跳斩之类的技巧,一跳时就像两座小山在天空中玩飞来峰加碰碰车,估计在偷偷窥视的杜克会闷得睡着。

    杜克更多把目光投到希尔瓦娜斯与风暴看守者艾玛尔隆那边。

    艾玛尔隆跟其它看守者最大的不同就是他身上的那些被一个个圆圈包着的闪亮蓝色符文。

    这种典型的泰坦符文拥有最原初的风属性力量,只要艾玛尔隆一个念头,就能轻易在指定的地方召唤狂风与雷电。

    别看任何一个符文都是那简简单单的样式,比如胳膊上那个就像是个‘大’字去了个头,实则每一个泰坦符文都是由超过十万个以上的细小符文组成,内里神秘的光辉泛漾不止,不停转腾挪动,每一次符文的运作,都是十万个小符文通过不同排列组合而成。

    这内里所含的神秘,哪怕穷达拉然所有法师一生,都无法研究透彻。

    艾玛尔隆看到手持【索利达尔*群星之怒】,昂然步入大殿的希女王,露出一个饶有趣味的表情。

    “很有趣,你们这批入侵者不为单纯的宝藏,仅仅为挑战自我而来。这是我镇守宝库两万五千年来,遇过最有趣的事了。”

    轻轻弯弓,希尔瓦娜斯露出一个凛然的表情:“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只为突破自我而来。”

    “你……明白失败的意义么?”艾玛尔隆用轰隆的声音问道。

    希尔瓦娜斯略微低头,此时,在她脑海里是被兽人焚烧的永歌森林,是在天灾军团铁蹄下沉沦毁灭的银月城,是被一次又一次肆意践踏的太阳井;是奥格瑞姆,是阿尔萨斯,是基尔加丹……

    等她再度抬头时,凤目中露出的,是无比坚定的神光。

    “是的,我明白!正因为清楚失败的可怕,我才体会到成功的可贵!”

    “很好,来吧!”

    同属性的战斗,就是比怼其它属性的强者更来得简单暴力直接。不存在试探,也没有太多的弯弯道道。

    在强大到一定程度之后,就会出现所谓的趋同。

    为什么杜某人穿越前那么多战斗机的外形趋于同化,就是因为符合某种规律的方式方法,其实就那么几种。在这种拥有超越性的力量面前,力量的形式和表现才会表现出截然不同的形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