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558章 被艾露恩劈
    沉重的而巨大的全罩头盔,有着仿佛隔绝一切生机的铁青色。五指朝天似的死亡之冠上,最中间的那个小小的骷髅装饰闪烁着妖异的光芒。

    阿尔萨斯所有的表情都被隐没在那个t字形的头盔开口后面,只能看到闪亮的眼芒在风雪中绽放着幽蓝色。

    颀长的银白色发丝在头盔与肩铠的缝隙中流泄出来,随风飘扬。

    激荡的冰霜元素在震荡,巫妖王业已开启了火力全开模式。

    没有人怀疑,杜克只要一露头就会遭到阿尔萨斯的猛烈攻击。

    “杜克*马库斯这里是诺森德!”洪亮而充满怨怒的声音,在风雪中远远地传了开去。

    在虚空中很快传回来一个轻蔑的声音

    “阿尔萨斯这里是艾泽拉斯!”

    一瞬间高下立判。

    或许,你阿尔萨斯是诺森德的死者之王。

    但是,我杜克*马库斯是整个艾泽拉斯之半神啊!

    诺森德大还是整个艾泽拉斯大?

    仅仅一句话,就打脸打得啪啪响。

    此时此刻,在杜克身边的吉安娜真心笑得直不起腰,小声道:“杜克,我就喜欢你的大气。”

    那边阿尔萨斯一愣,如果不是沉重的巫妖王头盔遮盖着他的脸部,那么此时展现在他的部下们面前的,哪怕不是一张恼羞成怒的脸庞,也会阴沉得可怕。

    “杜克*马库斯,你就只会逞口舌之力么!?”阿尔萨斯微微仰头。

    天空中再也没有任何回应。

    只有阿尔萨斯略带挑衅的声音在山壁与冬拥湖要塞上空回响,仿佛一阵没有人会去理会的大风。

    “很好,既然阿尔萨斯来了。”在冰屋子里,杜克开心地拍了拍手掌:“以我为测距标准,西南偏西11度22分,距离1494米,先给我轰一波!”

    杜克当然不是跟冰屋子里的众女说的,在另一个魔法镜像当中,是布莱恩*铜须那张咧嘴笑的大脸。

    阿尔萨斯突然听到了无比密集的轰鸣声,虽然很远,但还是隐隐能在风中听到声音,寻着声音望向南方,眨眼的工夫,他们的视界里便倒映出一群蝗虫似的黑点。

    那是无数的炮弹!

    “无聊!”阿尔萨斯甚至没有举起他的右手,仅仅是戴着沉重黑铁质地手套的左手高高举起,天空中就卷起了冰风暴。

    数不清的冰棱凭空出现,形成一个不停回旋的巨大帷幕,每一发炮弹闯入这个冰风龙卷周遭千米,都会直接被拉扯进风暴的中心。

    本以为这就是结束,谁知道,本来应该要靠撞针和火药击发才会爆炸的炮弹,突然间“轰轰轰”地炸开了。

    无数金色的圣水随着炮弹的爆炸而溅射出来,仿佛天空中盛开一朵朵金色的烟花。

    很美,也很刺激巫妖王陛下的神经。

    阿尔萨斯可以清晰感受到,因为炮弹当中的神圣力量在冲抵他灌注于冰风暴当中的邪恶力量,他对这场冰风暴的掌控力正在飞速削弱着。

    “哼!”一声冷哼,从阿尔萨斯左手指头上冒出更多虚无缥缈的细细的白线。

    “这个冰霜元素掌控力……”正靠着魔法镜像观战的吉安娜呆住了,同样是玩冰霜元素的,哪怕立场不同,她也忍不住下意识发出赞叹。某种意义上,阿尔萨斯的冰霜元素掌控,也是她的学习目标。

    “别以为,我的欢迎仪式就这么点啊!”杜克打了个响指。

    冬拥湖是诺森德最大的淡水湖,平时却人迹罕见,最大的原因就是冬拥湖是被群山所包围,高耸陡峭的山峦就是世上最好的城墙,拱卫着冬拥湖。

    距离阿尔萨斯两千米外,【胡德号】飞空战舰急速上升。后来加上去的美人鱼船首像上方,泰兰德*语风轻盈地伫立在美人鱼的肩膀上。

    她的目光跨越了两千米的距离,锁定在阿尔萨斯那群人身上。

    2000米,如果看一个人,几乎连小黑点都不算。若是看一个凭空筑造的寒冰天桥,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好拉风啊!阿尔萨斯!”泰兰德的养女珊蒂斯在旁打趣道。

    泰兰德白了珊蒂斯一眼,然后高高扬起了双手,白玉一样的双臂,带着淡淡的蓝紫,神圣的力量在她体内高速流转,伴随着神术的发动而引动了大气的振动。

    旋即,一条紫兰色的粗线从云层之上降下,纵贯被暴风雪覆盖的天空。从大气层外从天而降的那块陨石,轻易破开厚厚的冰雪云层,无视了阿尔萨斯的冰霜元素,垂直轰下,笔直砸向阿尔萨斯所在的位置。

    天灾军团的一众强者顿时僵住了。

    周遭的联盟将士大多仰头看着这从天宇之上垂下的紫蓝色彗星轨迹,在艾露恩不惜神力多次施展这一招时,已经没有联盟将士为之感到陌生。

    然而,因为大面积清剿诅咒教派成员,特意进行情报封锁,天灾军团对外界的信息获取变得更为迟滞。大部分天灾军团强者真的是第一次见识这样的手段。

    “艾露恩”阿尔萨斯认了出来了,黑幽幽的全罩头盔当中发出冷澈的声音。

    其实直到这一刻,阿尔萨斯还可以选择躲避。

    他不愿意后退哪怕那么一步!

    因为他是巫妖王阿尔萨斯!

    他就伫立在自己的领地上!伫立在这个即将征服整个世界的起点上!

    明明【星辰坠落】还有少说十数秒才会降到他头上,他就是站在那里。

    不闪!不避!

    【霜之哀伤】高高举起,剑锷上的骷髅眼眶中迸发出最深黯的邪恶灵光。

    阿尔萨斯脚下,一个个冰蓝色的符文徽记蔓延开去,每一个符文都闪闪发光。死亡的寒意以阿尔萨斯为中心在无休止地扩散,仿佛他现在所伫立的地方,就是那孤悬于皑皑雪山众峰之上的寒冰王座。

    所有天灾军团首领竟下意识地向后退去。

    因为即将爆发的,是连亡灵的灵魂都要冻彻的可怕大招。

    远处的杜克叹了口气:“阿尔萨斯你真的不错。”

    【星辰坠落】的威能,杜克实在是太过熟悉了,前不久,同样恐怖的一击直接将一半实力的基尔加丹打得灰飞烟灭。

    然而阿尔萨斯竟隐隐表现出扛住这一击的气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