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557章 莫装逼
    任何强者的自信与自傲都是两面一体的。

    感觉自己变强了很多,但到底强了多少,是很难用数字去量化的。

    即便可以量化,对战者的经验,技能的使用与节奏,元素掌控与周围环境等一系列因素也会影响到战斗的最终结果。

    阿尔萨斯既然自称为巫妖王,那至少会有身为一个王者的心气。

    王者不屈!

    没有任何一个真正的王者会痛快地承认技不如人。

    就像他明知道洛丹伦很可能是个坑,依然毫不犹豫地派出辛达苟萨。

    毕竟对于兵力很容易越打越多的天灾军团,除去具有新怪物研发能力的炼金术士和管理型人才之外,一切都可以是消耗品。

    即便惨败在杜克手下两次,阿尔萨斯依然肆无忌惮他已经是巫妖王了,世上一切生者之敌。如果他还有什么顾忌,那他也不用维持天灾军团了。

    就在阿尔萨斯风风火火准备出击的时候,理论上进入了阿尔卡冯宝库的杜克一行……正在宝库大门口外面边上的冰屋子里。

    冰屋子就是仿照爱斯基摩人的样式,呈半球形。

    只是造起来的时候更炫酷,杜克世界用法师之手从地上拉起一大堆冰块,用魔法切割成一块块标准的长宽高都是40厘米的方砖冰块之后,堆砌起来。

    随便一个冰锥术上去,吹起大片雪花覆盖,任谁看过去就是一个大雪堆。这玩意在冰天雪地的诺森德太常见。

    钻进半人高的小门,就是这个大概有十个平方米的小天地。轻轻注入冰霜元素的魔法阵隔绝着内外的气息。

    在一个小暖炉旁,是一张小桌子。

    此刻他们在……斗地主。

    “王炸!”吉安娜笑颦如花。

    “不是吧怪不得大牌都看不到!”杜克怪叫着。

    “不打了不打了,换奥妮或者赛蕾嘉玩吧。”希女王随手把牌丢下,整个人显得心不在焉。

    奥妮克希亚明明脸上只写着‘什么时候进宝库啊?’这个问句,嘴上却说:“我只是一只坐骑啦。”

    瓦斯琪也道:“身为女仆,能侍奉主人和主母已经是天大的幸福啦。”

    杜克爽朗地大笑数声:“不用那么紧张啦!无论诱敌是否成功,这都不会是决战之地。真正决定胜负的地方只会是冰冠堡垒之巅。这是命运的抉择。”

    看到奥妮克希亚听完这句话之后眼睛发亮的样子,希女王叹了口气怎么这条曾经这么阴险狡诈的母黑龙就这么好忽悠呢?

    吉安娜倒是安然,甚至有兴致缠着杜克问还有没有什么好玩的小游戏。她如此亲昵地摇着杜克的肩膀,杜克差点就心神失守,把麻将这个大杀器给弄出来了。

    不过想想杜克还是放弃了。

    麻将这玩意有毒,一旦放出来,万一到时候一群女王顾着打麻将不鸟他,这岂不是自寻死路?

    杜某人一本正经:“我还要观察天谴之门的状况呢。”

    旁边竖立在半空的小魔法镜像上,的确播放着天谴之门的实时状况。可惜这种所谓的监视让人感到乏味。

    高度近五十米的巨大黑色门扉,就这样静静伫立在山脚,任由狂傲的风雪日夜不停地吹打。

    与其说是一道门扉,倒不如说更像一个单纯的装饰物。

    大门口上的黑铁质地骷髅头在积雪的掩盖下也没有那么凶厉传神,只是给人感觉……不过如此。

    “好无聊。”希女王吐槽着。

    “要不,我像弄大你姐妹肚子一样弄大你的……”杜克没说完就被希女王白了一眼。

    “我是我,我姐妹是我姐妹。在收拾阿尔萨斯之前,我是辛多雷的女王。”希女王意思很明显,一日没报仇,她是不会考虑孩子的事。

    杜克耸耸肩,他也就无聊说说罢了。法师塔里一群小屁孩跑来跑去呱呱大叫,堂堂奥术圣地变成了幼儿园,那种画面……很抱歉,他现在还不敢想象下去。

    就在这时候,天谴之门巨大的门扉突然传来一阵可怕的震动。

    “昂昂昂……”由小到大,巨大的震动感让仿佛万年不变的景色发生了变化,附在门扉上的冰块噼里啪啦往下掉落,爆散一地。

    漆黑的门洞打开时,恍如远古凶兽张大了嘴巴。

    门附近的风雪骤然变大了,这个用法师之眼再加望远镜观察得来的影像顿时变得一片模糊。

    在那种伸手不见五指的暴风雪下,任何企图以肉眼观察门扉的行为都显得弱爆了。

    “嗬?阿尔萨斯那小子胆子真肥了啊!”杜克调侃着。

    对于阿尔萨斯,杜克不光年龄大,出道也更早,喊他一声‘小子’还真不是过份,只不过人家巫妖王若是听到,当然会不爽。

    吉安娜脸色一沉,提醒道:“杜克小心!我感到元素脉络发生了巨大的偏移!阿尔萨斯他这是把整个冰霜元素界的出口都挪动了。”

    “嘿嘿!如果我连这个都感应不到,我也枉称魔网半神了。”杜克撇撇嘴。

    “要阻击吗?还是等他到冬拥湖再说?”希女王问。

    “阻击?我们现在不正是在阿尔卡冯的宝库里么?突然跑出去,傻子都会缩回去啦!”杜克神秘一笑。

    不得不说,阿尔萨斯的出场仪式逼格还是非常高的。

    只见他那把【霜之哀伤】一挥,天地间所有的冰霜元素都震动了。游离于诺森德大陆上的冰霜元素仿佛狂热追星族一样,疯狂地朝冬拥湖这边涌过来。

    聚集在阿尔萨斯的脚下,在他无双的邪恶意志下形成一座巨大的冰桥。从天谴之门西侧,一直延伸到冬拥湖东面。

    虽然画面上看不到,但杜克凭着对元素的惊人感应,还是能够从冰霜元素的躁动中感到阿尔萨斯坐上了一块巨大的浮冰,仿佛是坐手扶电梯,滑了过来。

    正当阿尔萨斯带着一众手下,在那块足足有一个足球场大小的浮冰上即将降到冬拥湖堡垒正门前的时候,杜克的声音蓦然在冬拥湖上空回荡。

    “给我下来!”声音清澈,偏生响亮如雷霆。

    一众天灾军团强者当场就是心神大震,他们抬起头,头顶上是一片白茫茫,除了滚滚寒流与漫天飞舞的雪花之外,并没有任何东西存在。

    杜克*马库斯在搞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