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544章 部落之困
    很明显部落要为自己的粗心大意买单了。

    现在的情况就像个死循环:

    部落缺乏粮食,光靠打猎完全无法满足剧增的兽人人口的需求。联盟不是开善堂的,要想问联盟要粮食,就必须拿矿石来交换。传统的德拉诺兽人也讨厌从事生产性工作的行为,不光本身拒绝当矿工,甚至各氏族也抗拒把自己的苦工交给部落统一拉去矿山。

    没有吃的,各大氏族也按照传统去干就是去别家抢。

    旁边氏族没有,就蝗虫一样朝着有吃的地方去。在卡利姆多的部落控制区里,最肥沃的土地莫过于绿草欣然的雷霆崖了。

    好多饿疯了的兽人氏族,无视了萨尔的禁令,把手伸向了牛头人的科多兽群。在他们眼里,这种身形庞大的野兽才是配得上部落勇士的猎物。

    凯恩*血蹄三天两头跑去萨尔那里告状,萨尔三令五申禁止兽人向牛头人的领地下手,可偷猎情况依然非常严重。不光偷猎,私底下的械斗也是天天都有。

    德拉诺的兽人、食人魔、乃至格鲁尔手下的戈隆,全都来雷霆崖吃大户。

    弄得凯恩抓狂,就差宣布牛头人退出部落了。

    最后萨尔不得不让瓦罗克*萨鲁法尔带着大酋长亲卫在雷霆崖边界巡逻,逮到偷猎的就公开处死,才勉强把事态压了下去。

    可惜雷霆崖是部落地盘里通往凄凉之地最短、也最便捷的通道,只要牛头人还呆在部落里,就没理由拒绝兽人通过自己的地盘。搞得牛头人像监视窃贼一样,盯着每一个通过大道的兽人。

    这进一步加剧了部落内部的矛盾。

    如今,看到天灾军团很可能再次席卷艾泽拉斯的报告,在贫瘠之地十字路口视察的萨尔,看完报告后感到深深的挫败感:“是我错了么?我花了大半年的时间,依然无法让族人过上安定的生活……”

    总是无比坚定的双眼,开始有了迷惘的神光。

    沃金也不知该如何劝导萨尔,只能拍了拍萨尔的肩膀:“不,大酋长,你已经干得很好了,部落不会有谁比你干得更好。”

    其实这也是萨尔魔怔了。

    从游猎民族转为农耕民族,哪怕放到杜克的天朝,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更不是一朝半夕可以搞定的轻松活儿。

    历史上汉人融合了不少游牧民族,但那往往需要几代人的努力,不断改变其习俗,并提供更好的生活条件、工作机会,才慢慢完成转变。

    本来转移内部矛盾的最好办法是战争。

    可惜联盟根本不会给部落这个机会,绝对的力量差距,不光萨尔当年从东部王国带过去的兽人知道。连从德拉诺迁徙过来的兽人也知道。

    联盟在运送兽人的时候,在杜克暗中指点下,从不吝惜展示联盟的肌肉军纪严明的士兵、震天又震地的火炮、轰隆的坦克、巨大的战舰。

    尽管每一次收拾的对象都是些零散的恶魔或者疯掉的邪兽人,但足以给部落任何一个见过这一幕的人,留下最深刻的印象。

    说真的,萨尔都觉得有点奇迹。几乎每天晚上躺下的时候,他都在想,如果缺少了外敌的压迫,联盟是否会转头就灭了部落……

    只是,此时萨尔无法想太多了。他永远不会忘记,十年前在达拉然南部,自己是怎么率领刚刚重获自由的部落与天灾军团激战的。

    哪怕如今部落也有了被遗忘者这个分支,但不会太过分的被遗忘者,跟肆意散布死亡的天灾军团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唉!”萨尔深深叹气:“沃金!传令让霜狼氏族的战士集结,以及从部落当中挑选适合严寒气候的战士。杜克之前提议的远征诺森德计划,我们不接受也得接受了。”

    “谁去领军?”沃金其实不是疑问,而是提醒萨尔。

    现在部落境内气氛搞得如此之僵,其它种族大多是不愿意去远征了。谁也不想这边出门,那边老家被‘自己人’给抄家了。

    特别是牛头人。

    联盟提出协同作战要求,多半要的是步兵。牛头人不去,论近战唯有兽人。

    萨尔眼里有化不开的忧愁,正当他有点彷徨的时候,一个年轻而雄壮的身影映入了他的视界当中。

    那是一个魁梧的年轻兽人。

    不同于传统德拉诺兽人,他更有纪律,同时他也在信仰着他父亲信奉的荣誉和坚定的理想。

    而且他的性格决定了,他直到最后一刻都会是一个勇猛的战士。

    “让德拉诺什去,你觉得怎样?”

    德拉诺什,就是人称小萨鲁法尔的德拉诺什*萨鲁法尔。

    他是瓦罗克*萨鲁法尔的年轻儿子,兼部落大英雄布洛克斯*萨鲁法尔的侄子。

    无论是血统、身份地位、还是战绩,都是年青一代的翘楚。

    只不过……

    “联盟会不会觉得我们不够意思?”沃金谨慎地提醒着萨尔。

    萨尔苦笑:“这情势,我能走开吗?瓦罗克能走开么?还是说你去?”

    部落几大首领全都走不开。现在部落就像个火药桶,一点就爆。萨尔不在这里坐镇,分分钟不用巫妖王攻来,部落就自灭了。

    沃金作为萨尔之下第一顾问,不光是巨魔首领,也是调和人,很多大酋长不方面出面的事,就由他来出面。

    凯恩神经紧张着呢,当然不会出去。

    阿纳斯特里安心里有鬼,也不会出现在联盟面前。

    而锈水财阀的加里维克斯……这个无情且狡猾的贸易亲王,会肯为部落上战场?

    没办法,唯有矮个子里挑高个的了。

    萨尔既是自我安慰,也是在跟沃金说:“联盟人才辈出,部落也必须培养出自己的人才。否则我们会落后更多。有些时候,我们只能放手让年轻一辈去闯一闯。”

    其实萨尔也很年轻,他现在就25岁。奈何萨尔出道早,十年前已经成为新部落的奠基人,变得资历老而已。

    他这样说,沃金也没法反驳,谨慎地说道:“杜克*马库斯个人的诚信还是很好的。至少他从不曾毁过自己的承诺,也从没故意坑害过部落。”

    “只能希望一切顺利了。”萨尔叹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