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一千二百六十六章节 残酷的战局
    第一千二百六十六章节残酷的战局

    一切皆如这些人所想的那样,刑天并没有出手直接干掉他们,并不是刑天不能做到这一点,只要刑天原意,他完全可以轻易斩杀这些敌人,将他们给直接毁灭掉,吞噬他们的一切,可是刑天并没有这么做,而是任由着他们被困锁在自己的重力领域之中。

    对于刑天来说,这些人已经没有什么威胁了,什何东西都有他的价值,而这些失去了反抗能力的敌人也不例外,就算是死,刑天也要把他们身上的所有价值给压榨干净,要将他们的一切给利用的一干二净,所以刑天不会亲自灭杀这些敌人,而是要留给后面那些正疯狂冲锋而来的敌人,要借他们的疯狂之手来毁灭这些敌人,用这些人的生命唤醒更多心中充满贪婪之心的敌人,让这些疯子一个个都陷入到自己所布下的这惊天陷阱之中,让他们疯狂地陷入到自我残杀的疯狂大局之中。

    不得不说刑天的这个算计实在是太疯狂了,也只有他这样的疯子方才能够布下这样一个惊天的大局,也只有这样疯狂的布局,能够让任何敌人都无法想象,也就让刑天有了成功的基础,能够实现刑天那疯狂的意图。

    对于那些被困在刑天的重力领域之中的敌人,他们都十分清楚刑天的阴险用心,他们虽然很想要反抗,可惜的是他们没有那能力,刑天那强大的重力领域已经疯狂地封锁了他们的一切力量,他们就算是想要自爆的机会都没有。只能老老实实地看着自己一步一步走向毁灭,看着刑天的阴谋一步一步地得逞。而自己却无法阻止。

    在这一刻,这些人方才明白了自己所要面对的敌人是何等的阴险。何等的凶残,像刑天这样的敌人,他们还是第一次遇到,在以往的无数岁月之中,他们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疯狂而阴险的混蛋,刑天的恐怖比他们所想象的要厉害一千倍,一万倍,可惜这一次他们都无法通知自己背后的种族文明,无法提醒自己的那些族人。

    虽然说在他们这些人之中大多数都是神皇强者的分身。就算分身毁灭,他们的本尊也不会殒落,不过他们却明白,自己的本尊是无法知晓这里所发生的一切,刑天是不会给他们这样的机会,他们的这一丝元神会彻底被灭杀在这里。

    这究竟是自己来猎杀刑天,还是刑天在猎杀他们自己啊?一瞬间,这些强者的分中都不由闪过了这一样个疯狂的想法,他们与刑天之间的身份一下子调转过来了。他们成了被猎杀的对象,而刑天却变成了一个阴险、狡诈的猎人。

    疯狂的敌人在看到自己的冲锋受到阻挡之时,他们下意识地挥舞起了自己手中的神器,斩向了那些敢于阻挡自己前进的‘敌人’。一道道的血箭冲霄而起,当这一道道血箭升起之时,那血腥的气息刺激他们的心神。让他们变得更加疯狂起来,而那些身在这些人身后的敌人。在看到那冲霄而起的血箭,在闻到那血腥的气息之时。也为之疯狂起来。

    冲霄而起的血箭意味着什么,那是胜利,那是刑天在与前锋交战,若是自己不能够加快速度,不能够在刑天殒落之前冲杀到最前方,自己将彻底失去这一场天大的机缘,失去那无尽的资源,在这样惊人的利益诱/惑之下,那些人更加狂暴,刑天所希望的情况终于发生了,那诸多云聚在这里的敌人开始纷纷挥起自己手中的屠刀,将其斩向那些敢于挡在自己身前的同伴,在这一刻他们的心中早已经没有了什么伙伴情谊,有得只有那疯狂的贪婪之心。

    血光在不断地冲霄而起,杀戮在疯狂地上演着,这并不是刑天在放手大杀四方,而是那些前来围杀他的敌人之间的自相残杀,在利益的诱/惑之下,这些人已经没有任何顾及,一个个都已经化身成为狂徒,疯狂地在向前冲锋着,前面的人不断地倒下,后面的人则是在不断地冲向上前去,然后他们又倒下了,又有更多的人冲锋上前,一场疯狂的杀戮就这些在这里疯狂地上演着,而导演这一切的则是刑天,这个他们一直想要斩杀的对象。

    讽刺,这真是一场惊人的讽刺,这么多人,这么多的种族,这么多的强者竟然被刑天给戏弄在掌股之间,这一点只怕也是那些超级文明的神皇强者所没有想到的,当然,在这个时候,那些超级文明的强者也没有心情,更没有精力,也没有时间去关心这一切,他们的所有精力,所有力量都放在了正疯狂冲锋而来的人类文明大军的身上,对他们来说这些已经杀疯了的人类文明大军方才是他们最大的敌人,刑天已经是可以忽略不计了。

    在真正的种族大战面前,在真正的冲锋血战面前,个人的力量已经可以被直接忽略掉,因为在这样疯狂的冲锋之下,任何强者都会被那恐怖的冲锋给轰杀,特别是他们还在同一等级之上,那战争就变得更加残酷无情,更加疯狂恐怖。在这样的大战之中,影响战争结果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血性,那就是士气,那一方的血性恐怖,那一方的士气高涨,那他们就会主宰这一场战争,那他们就有可能取得最终的胜利!

    对于超级文明的强者来说,他们都明白这一点,他们都知道自己所要面对的战争是何等的恐怖,所以对他们而言自然也就没有精力,没有心思去理会刑天与那其他种族文明之间的血战,虽然对于那些神皇强者来说,心中有着一丝的担忧,可是这担忧却不能够影响他们的行动,他们还清楚对自己来说什么是最重要的,他们是不会因为自己心中的这一点点的担忧,而分神他顾,那样做就等于自杀,把自己的头颅送到敌人的屠刀这下任何宰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