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节 杀戮风暴
    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节杀戮风暴

    “燃木现在不是你抱怨的时候,我们为什么降临战场,你应该明白,种族文明的令喻是无法改变的,就算你心中有再多的不满,那也得执行命令,保证刑天的安全,我想刑天对我们人类文明的重要性你不是不知道,现在是我们行动的时候了!”虚空神皇平淡地说道,语音没有丝毫的波动,一切都是那么平静,让人感受到不丝毫的火气。

    “救人,行动,这样的局势你让我们怎么行动,你以为对方都是一群猪吗,任由我们宰割不成?”听到虚空神皇的这番话时,燃木神皇为之愤怒,在他看来虚空神皇这分明就是想借刀杀人,借种族文明的令喻来逼自己去自杀!是的,是自杀,在他看来这个时候出击,那完全就是自杀的行为,不仅仅救不了人,还会把自己的性命给搭上。

    “燃木,我明白你的想法,你觉得这令喻有问题,可以向神帝大人他们反应,请求他们相助,可是我们却不能什么都不做,毕竟我们没有改变的权利,同样我们人类文明也丢不起这个脸,这不是刑天一个人的问题,而是关系到了我们整个人类文明!”

    虚空神皇的话一落下,燃木神皇则是长叹了一口气,虚空神皇说得没有错,这不是刑天一个人的事情,而是针对于整个人类文明,今天他们能够对刑天痛下杀手,能够群起而攻之,那么明天他们同样会有相同的借口向其他人出手。人类文明不能坐视着刑天的殒落,要不然对人类文明将是一场天大的灾难。让整个人类文明都为之毁灭!

    这并不是夸张,而是实情。在纪元大劫之中,一旦人类文明失去了对其他文明的震慑,那么也就失去了生存的基础,对于这样的情况,无论人类文明付出再大的代价,那都是必须要做的,正如那魔族文明而言,不惜一切代价,疯狂地将神皇分身降临在这方战场之中。宁可付出那么大的代价,都要干掉刑天,这已经不再是脸面的问题了,而是关系到种族文明的生死存亡,所以他们不得不这么做。

    “虚空,你说吧,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面对着种族文明的生死存亡,那怕是心中有着再多的愤怒与不甘,但是燃木神皇都得放下。种族的利益重于一切,他们的所有根基都在种族文明之上,他与刑天不同,刑天可以放弃种族文明。他却做不到。

    虚空神皇长叹一声说道:“没有别得选择了,我们只能全力以付,那诸多有能力冲击更高境界的天骄。我们不能让他们冒险,毕竟他们是我们人类文明的根本。他们可以回缩,守护重地。其他神候全力出击,不惜一切代价为刑天杀出一条通道来,也为我们人类文明杀出一条血路来,你我二人就算是死,也得这么做,这是我们的责任!”

    责任,这两个字可是重于万斤,在这个时候,无论是虚空神皇也好,还是燃木神皇也罢,他们都明白自己没得选择,他们就算是战死于这方战场之中,那损失的也只是分身,让自己本源受一点损失,并不会危及到本尊的生存,而且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们也没有退缩的可能,他们必须要挺身而出,为种族文明的其他神候做出榜样来,只有这样方才能够鼓起大家的勇气,全力放手与敌人一战,用敌人的血来铺出一条前往光明之路来!

    杀!一瞬间,燃木神皇的身上散发出浓烈的杀意来,既然没有选择,那也就无需再忍耐下去了,这一战不是为了刑天,而是为了人类文明的尊严,自己就算是死,也不能让人类文明的尊严遭到踏践,就算是死也得护卫人类文明的尊严。

    “好,一切都听你的,我这就向神帝大人他们回报我们所面临的处境,请求帮助,你积聚大军,这一次我们就放开手脚为人类文明杀出一个未来!”燃木神皇的话虽然很低沉,可是在那低沉的语音之中却拥有着让人为之恐惧的无尽杀意。

    事情已经到了不可退缩的地步,他已经别无选择,人类文明也别无选择,那诸多文明的心里总是有一种佼幸的想法,总是觉得人类文明是不可能为了刑天一人而放手与整个天域为敌,可是他们错了,他们小看了人类文明的血性,小看了这件事情对人类文明的冲击,他们这已经不是在对刑天发动攻击,而是对整个人类文明的尊严发起挑衅,已经严重威胁到了人类文明生存的基础,这是不能妥协的,也不可以妥协的。

    一个种族文明,想要在纪元大劫之中得以生存,那并不是妥协所能够做到的,妥协只会将这个文明推向毁灭的边缘,经历了诸多纪元大劫而得以保存种族文明火种的人类文明自然明白这一点,他们是不会为外力的压迫而妥协,面对压迫,他们只地奋起反抗。

    “大人,不好了……”一声急促的声音突然在人群之中响起,让众人为之不安起来,仿佛是随着这声音的出现让众人的心中都不由地压上了一块巨石。

    “究竟是什么事情让你如此慌张?”做为神皇,面对这样的手下他不由地皱起了眉头。

    “大人,人类文明集结大军,已经向我们杀过来了,还请大人快点想办法,要不然我们就要面对人类文明大军的冲杀了,我们可不是人类文明的对手啊!”

    “不,这不可能,人类文明不可能做出这样疯狂的决定,刑天只是一个小小的神候,人类文明不可能为了这样一个小小的神候而与整个天域众生为敌,他们没有那样的胆量,也承受不起那样的代价,你这是在造谣!”听到这番话时那尊神皇分身愤怒地大吼着,仿佛只有这么做方才能够让他那恐惧的心情平静下来,方才能够让自己得到一点点的安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