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499章 是否处死?
    咦?

    咦咦咦?

    竟然还有这种福利?

    杜某克眼睛都亮了。

    当初教泰兰德的时候,泰兰德死活不肯,后来这份感情跨越了万年之后,虽然泰兰德积累了很多压力,但因为彼此的立场有了微妙的变化,从孽缘变成了真挚的感情,杜克就再没逼过泰兰德干任何她不愿意干的事了。

    后宫当中,无可否认,杜克对泰兰德是非常有兴趣的。从圣女一般冰清玉洁的大祭司,慢慢荼毒……然后外头数十上百万的暗夜精灵还在膜拜着自家女人……

    这种感觉就好像自己在一张白纸上涂鸦一样,任意污染上只属于自己一个人的痕迹,然后裱装起来,一群不知情的吃瓜群众还把这当成是圣物来供奉。

    那种霸道的独占与炫耀似的张扬,简直是发挥到淋漓尽致。

    可惜重逢之后因为工作的关系,一直聚少离多,为了珍惜机会,杜克也很少要求泰兰德做什么特别的,往往泰兰德爱怎么疯就陪她怎么疯。

    没想到,泰兰德竟然翻出他的小本子自学成才了。

    虽然杜克是故意留在那里的,就看看哪个天才来实践一下,原本杜克以为会是瓦斯琪先动手,真没想到第一个尝螃蟹的会是泰兰德。

    哪怕明知道泰兰德来是为什么,鸡贼如杜克,当然二话不说先把糖衣吃下去。

    杜某克笑得狐狸一样:“你觉得我选哪个比较好呢?”

    泰兰德竟然罕有地入戏了,她一副懊恼的样子,放在小腹上方的双手上,十个手指头不安地打架:“唉,我突然想起来,晚饭我忘记煮了,洗澡水也忘记放了。怎么办呢?”

    哇靠!这个cosplay!我给你101分!多出1分也不怕你骄傲!

    杜克直接发动攻击了,一记山寨版的【死亡之握】将泰兰德拉了过来,啥都不说,直接五个【破甲】打上去,泰兰德本来就是布衣职业,护甲低下,现在几乎直接到零。

    “讨厌!”

    “真讨厌还是假讨厌?”

    “……假的!”

    哟,这位大姐姐,你这是自寻死路!

    杜克哈哈大笑:“很好!我好不容易练成的半神之躯,现在终于有用武之地了。”

    很快,泰兰德首先中了一下【迷惑】,然后恍如中了【烈焰风暴】整个人陷入一片炽热当中。面对杜克的【冲锋】,泰兰德慌忙之中开了【威压】,大叫一声:“你敢?”,同时开【疾跑】跑开。

    你问我感不感动?我当然敢动!

    杜克直接对着慌乱之中不小心以orz姿势摔倒的泰兰德狠狠地发动了【背刺】。

    那种反复【背刺】的感觉让杜某克久违地泪流满面。

    太爽了,这可是无限能量的无限背刺啊!

    曾几何时,杜克也很羡慕那些躲在boss屁屁后面无限背刺的盗贼,现在他也来当一把盗贼了。

    嗯,偷人又偷心的那种。

    插旗决斗,再次印证了自己的武艺神剑一出,天下惊!

    杜克一本满足。

    打完妖精,泰兰德猫一样蜷缩在杜克怀里:“杜克。”

    “嗯?”

    “谢谢你。”

    杜克没说什么,就是温柔地抚摸着泰兰德那头柔顺的鲜艳秀发。曾几何时,杜克觉得这么一头蓝中带绿的鲜艳头发看上去会很夸张,可是看久了,又觉得非常有特色,很顺眼了。

    相处这么久了,杜克当然不会怀疑泰兰德还对伊利丹有爱情的感觉。那只是一种牵挂,身为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而无法斩断的羁绊。

    泰兰德也没怀疑过杜克是否会处死伊利丹,她很清楚,杜克要想谁死,就绝不会当场留手,回头还搞什么审判,弄得自己不自在。

    杜克刺穿伊利丹胸膛那一剑,看似是瞄着心脏去,实则是刺在了心脏与左肺之间狭小的间隙当中。如果是更粗大一点的利器,估计伊利丹就完了。杜克的【灭魔剑】显然也算是刺剑。

    既然那么大量的圣光直接轰入伊利丹的心脏都没把伊利丹弄死,杜克也绝不会再补上一剑。

    所以泰兰德这次玩围裙play,为的就是谢谢杜克。

    接下来的联盟首领会议里,亦是如此。

    在暴风要塞,杜克慷慨陈词。

    “我用了足以杀死燃烧军团统帅阿克蒙德的圣光,刺入了伊利丹的胸膛。尔后伊瑞尔大主教用了同样强力的圣光攻击,也没有杀死伊利丹,反而净化了他体内的恶魔之血。所以我不认为伊利丹是个真正的邪恶存在。在此,我反对将伊利丹*怒风处死!”

    伊瑞尔坐不住了,当场就站了起来:“等等!那伊利丹通知德拉诺期间,杀死的千千万万德莱尼人这怎么算?我同胞的血债又怎么算?”

    杜克沉默了两秒,叹气:“伊瑞尔大主教,国与国之间,种族与种族之间,并不止单纯的恩仇。在更强大的敌人面前,我们都要学会放下仇恨。在座的每一位首领和王者,都经历过最为残酷的黑暗之门大战。我们每个人都有亲友死在兽人的手上。因为燃烧军团的存在,现在我们不得不跟兽人为核心的部落达成同盟。”

    这次,轮到伊瑞尔沉默了,可心中的倔强让她再次抬起头:“如果德莱尼人坚持处死伊利丹*怒风呢?”

    会场陷入了一片死寂当中,泰兰德暗暗握紧了拳头。对她来说,在公,她完全没有立场去反对德莱尼人的追究。

    这时,吉安娜开口了:“联盟是旨在维护艾泽拉斯和平与安全成立的跨种族多王国联合组织,我们的宗旨是求同存异。如果实在无法通过商讨解决问题,唯有在王座会议上进行表决。少数服从多数。当结果出来之后,任何一个国家或者种族只有两种选择:一是接受,二是选择脱离联盟。而且……德莱尼人加入联盟之初,并没有提出让联盟替德莱尼杀死伊利丹*怒风,只是要求种族的繁衍和安全。联盟没有义务替德莱尼发动复仇战争。毕竟这是德莱尼加入联盟之前的事。”

    伊瑞尔一阵语塞。

    她无论作为一个领袖,还是一个政治家,她都太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