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497章 神殿余波
    伊利丹正在急速衰弱着。

    这时候,众强者已经从窘境中挣脱出来,再次围了上来。

    假如说,刚刚是伊利丹为了追求速度,强行把自己变回以前的暗夜精灵形态,那么现在的伊利丹就是再也无法维持自己的恶魔形态,而变得像精灵了。

    可惜,干瘪的蝠翼、开始退化成脚趾头的恶魔蹄、缩小的恶魔角,以上在耍邪能时带来的恶魔特征依然让伊利丹看上去有点不伦不类。

    “恶魔!受死吧!”蹄子高举战锤,显然是想当场把伊利丹的脑袋砸成烂西瓜。

    “等等!”杜克用仅剩的左手一把抓住蹄子的手腕。

    蹄子像触电似的浑身一颤。

    本来,一个青春少女被一只恍如骷髅骨的手掌抓住,这绝对是一件令人惊栗恶心的事。

    偏偏正是这一只残破的手掌,勾起了伊瑞尔数秒钟之前的回忆。

    “如果不是有这只手……我已经被砍掉脑袋了吧。”德莱尼少女心中大叫着,她一颗心,不知何时泛起了涟漪。

    她低下头,默许了杜克的做法。

    “啊哇啊啊啊啊”伊利丹依然死命挣扎着,只是此时的他看上去无比可笑就是。

    这时候,连玛维都收起了她那个金属锯齿圆轮,不过她露出来的半张脸依然挂着寒霜。

    谁都能看出,伊利丹伤很重,愣是不致死。

    “马库斯统帅,这个叛徒太狡猾了。请允许我立即处死伊利丹!”总算玛维没有因为仇恨而完全丧失理智,明白现在话事权掌握在杜克这个联盟统帅的手中。

    杜克心中偷偷松了口气,起码让阿卡玛去救玛维时,先行跟她说明联盟的状况,这一步棋算是走对了。

    杜克微微抬起下巴:“如果影歌阁下要杀死一只恶魔,我当然没有异议。但似乎……伊利丹*怒风并不是一只单纯的恶魔。毕竟没有任何一只恶魔在衰弱状况下能吃我全力一剑而不死,哪怕阿克蒙德都不行。”

    这时候,大家才想起来,杜克可是在海加尔山亲手背刺阿克蒙德,把那个燃烧军团统帅都捅死了的大英雄。

    而且眼前的圣光可是实实在在的,杜克和伊瑞尔两人份的圣光,对于恶魔来说,一旦注入要害,绝对是核弹级别的。

    偏偏伊利丹还没死。

    只能说他身为精灵的那部分依然占据了多数,恶魔的外观只是表象。

    杜克这样说,玛维也语塞了。

    这时候,泰兰德慌忙出场了,她借杜克之力,在现场丢出一个投影。

    “玛维*影歌!感谢你在追捕伊利丹这事上所做的努力。但马库斯统帅说得没错。既然伊利丹现在主体还是一个暗夜精灵,那么他就必须为他的背叛受到一场公平公正的审判。”

    杜克撇撇嘴:“听到了么?玛维*影歌!”

    “听到了。”玛维一双手都在颤抖,她咬紧的牙关就没松开过。

    杜克上前,对玛维轻声说道:“猎人如果再也没有猎物,那么猎人就不再是猎人。明白我的意思吗?”

    这一下,玛维是明显地浑身一颤。

    “明……明白了。”

    杜克笑笑:“很好,在伊利丹接受联盟大会审判之前,他的关押就交给你了,玛维*影歌阁下。”

    “放心!”玛维立即展现出她万年典狱官的深厚功力,先拿出一副金光闪闪的枷锁把伊利丹的四肢反关节锁好,然后杜克才用一条神圣元素凝成的手臂,把灭魔剑拔出来。

    伊利丹大叫着:“杀了我!杀了我啊!我是外域之王!我是屠杀了无数兽人和德莱尼的伊利丹!杀了我王不该承受这种羞辱!”

    玛维寒着脸:“你不是什么狗屁王者,你只是一个可耻的叛徒。”说罢,她用一块不知哪里找出来的烂布塞住了伊利丹的嘴。

    这场面,看得在卡拉赞的泰兰德一阵揪心。

    既然伊利丹被打倒了,那么剩下的杂鱼也不足为虑了。

    杜克下了一个略微奇怪的命令:“消灭所有恶魔,但尽可能俘虏所有伊利达雷恶魔猎手。”

    蹄子不解:“为什么不杀死这些堕入邪恶,以邪能作为力量的堕落者?”

    “堕落与否,不是看他怎么说,用什么力量,而是看他怎么做。如果最终的结果证明他其实是正义的一方,做出了比牺牲更大的成果,那么我觉得他这样做是可以被原谅的。”

    伊瑞尔一听,她用力地摇摇头:“抱歉,杜克,我完全无法同意你的观点。我想我们可能存在相当巨大的分歧。”

    “分歧么?”杜克潇洒一笑,同时他整个人黑化,进入牧师的暗影形态。

    杜克能同时使用神圣和暗影两种冲突的力量,已经够蹄子吃惊了。更把蹄子雷得外焦内嫩的是杜克接下来那番话。

    “如果我告诉你,你眼前站着的联盟统帅杜克*马库斯不光会用邪能,而且还曾经是扭曲虚空的高阶虚空领主呢?”

    “你……你……你……”伊瑞尔觉得自己心中一直在坚持的某种东西在崩塌。

    “如果我再告诉你,我就是凭这个一度打入燃烧军团内部,最终在上古之战里一举炸掉萨格拉斯位于扭曲虚空最大的要塞,弄死了至少五十亿恶魔呢?”

    杜克轻描淡写的话语,对蹄子造成了莫大的心灵冲击。

    每一个德莱尼人都数得出自己的历史。清楚知道自己种族有哪几次化险为夷。

    其中最为不解的谜团就是就是距今一万年前的一次鏖战中,明明燃烧军团已经取得了绝对优势,却突然撤走了所有恶魔,放过了唾手可得的胜利。

    这被誉为最大的不解之谜。

    现在,这个万古之谜似乎有了答案。

    伊瑞尔完全被震住了。

    不,不止伊瑞尔,连不停挣扎,被玛维拖着离开黑暗神殿平台的伊利丹也被深深震慑住了。

    杜克刚刚说的话,一遍又一遍地在他心灵中回荡。

    直到这一刻,伊利丹终于确定,杜克这个比最擅长阴谋策划的基尔加丹更像恶魔的家伙,一定猜透了他的想法。当然,他同样猜到,杜克是在向他解释,当时跟泰兰德是在何种情况下……

    “嗷呜呜呜!呜呜呜!(杜克你这王八蛋)!”伊利丹非常激动地挣扎着。

    玛维双目露出明晰的厌恶,当头就是一脚:“闭嘴!你这个叛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