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480章 不存在的救赎
    “无耻之徒哪怕获得了力量,依然是渣滓!卑劣的家伙!放开你的爪子!”

    一个英俊的声音。

    无形的声音本来不可能有英俊这个形容词。

    偏偏听到这个声音,很自然地让人想起那些祸国殃民、影响单身狗就业率、让更多少女有不切实际幻想的大帅锅。

    在古尔图格身后,一个蓦然蹦出来的火红色人影,用他那双仿佛最上等玉石雕刻而成的翠绿双眸死死盯着这个叛逆兽人。

    他的口吻很容易让人想起那些正义感过剩的圣骑士,可惜他环绕身周,浓郁得几乎化为实质的火元素让旁人明白,这位爷可是跟圣职者毫不沾边。

    接着在这位火红人影周围,又出现了无数闪动着的红色光辉。那是一粒粒仿佛可以充当最瑰丽装饰品的红宝石,不,看清楚后会惊讶地发现,所有的红宝石赫然是一粒粒浓缩了超高质量火元素的元素聚合物。

    与其说像是红宝石,不如说更像是凤凰的翎羽。

    每一根翎羽尖锐所指,都是古尔图格这个渴望力量直至疯魔状态的邪兽人。

    无法战胜古尔图格想都不用想,他的直觉便告诉他面前的这个比女人还要美丽的男性精灵是无法战胜的。

    那不是普通的强者,显然这家伙是踏入了神域的存在。和那样的家伙作战本身就是愚蠢的,自己不可能战胜他。

    古尔图格的确暴虐残忍,但那是基于他实力凌驾于对方之上的情况下。

    或许他杀过很多人,干掉过不少看似强大的敌人。可惜在骨子里,他依然是那个充满矛盾感的兽人苦工。

    他几乎第一时间就想找‘自己人’顶缸。

    很遗憾,没那么多强大的‘自己人’有空。

    一道刺眼的雷电怒涛仿佛咆哮的巨龙,骤然在神殿中炸响。一个摇曳着蛇尾、有着六条手臂,偏偏有着标准上层精灵头颅的红发雌娜迦出现了。

    一手连锁闪电就逼得整个伊利达雷议会四人众几乎要跳墙。

    另一边,一个高瘦的庞大人形出现,一招就将灵魂之匣击退。炽烈的火焰把苦难之源整个给打散了,此时此刻,灵魂之匣开始自我重整,进入第二阶段……

    伊利丹脸色很难看,一口尖锐如鲨鱼獠牙的口牙,自己磕碰得咯咯作响。

    看到突然出现的那一位的脸,他再也无法保持那份仿佛伫立于云端之上俯瞰众生的倨傲,变得更像一个凡人。

    “你”伊利丹气势汹汹的第一个音符过后,却是悬崖式掉落的泄气尾音。

    杜克从未想过有那么一天,会听到蕴含了如此丰富感情的一个字,一个音节。

    本来杜克想过瑟一下,问问伊利丹是不是选择‘当然是原谅她咯’?

    也想比较一下,伊利丹跟马里奥的路易吉,跟忍者神龟,跟提莫,跟关公……有什么共通之处。

    还想高唱“茫茫的草原是你滴爱”

    但到了见面,杜克发现自己竟然无力吐槽。

    因为他看到的,是一个痴情汉子的温柔眼光。

    此时此刻在卡拉赞,被杜克拥在怀里的泰兰德有点不忍地偏过头,用蚊子哼哼的声音说道:“他知道那个杜克的是假的。他也知道,我在看着他。”

    对!

    真正的绝世强者,怎可能看不穿眼前的‘杜克’只是一个徒有其表的空壳?

    这一世的伊利丹并没有机会获得凯尔萨斯的效忠,所以‘背叛’他的,只有瓦斯琪一个。

    可是伊利丹谁都不看,就看着那个傀儡杜克,为的就是希望从那双陌生并让他反感的眼眸当中,看到自己熟悉之人的身影。

    作为玛法里奥*怒风的兄弟,伊利丹的故事具有太多的传奇色彩。他在毅然离开泰兰德身边时,所说的最后一句话:“无论我做了什么,无论我变成什么样子,我会永远关心你的,泰兰德。”

    这句话倘若用于情书估计会很具有杀伤力。

    很可惜,这一世神马都给杜克搞黄了。

    两兄弟关于泰兰德的争夺,因为上古之战而停歇,等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泰兰德已经因为被俘时,以拯救世界的名义给杜克吃干抹净,再也无法回头了。

    假如杜克仅仅是一个乘人之危的卑鄙无耻之徒,那么他们两兄弟或许还有机会。泰兰德愿意的话,想必他们谁都不会拒绝。

    可惜杜克玩了趟大大滴无间道,不光挫败了燃烧军团入侵艾泽拉斯的阴谋,还反过来炸掉了萨格拉斯在扭曲虚空老巢里最大的要塞,成了古往今来最伟大的英雄!

    正是因为身心的双重征服,外加背后月之女神艾露恩的认可,才有了泰兰德万年以来坚决为杜克守身,拒绝任何一段新感情的传奇故事。

    结果伊利丹的暗恋,就永远只能是暗恋。

    最初最朦胧的美好爱情,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一如历史上那样,由玛法里奥夺得泰兰德,或许伊利丹会更愤怒吧。但由杜克夺得头彩,出奇地,伊利丹反而觉得没那么难以接受。至少这不是亲情和爱情的双重打击。

    毕竟杜克在那一战当中表现更出彩,取得了让他只能仰望的成就。

    然而,接受归接受。在对待燃烧军团这个问题上,伊利丹有着截然不同的看法……

    另一面,杜克也相当纠结。

    仅仅在魔法镜像大屏幕上跟伊利丹隔开无尽虚空‘对望’了一眼,泰兰德的感情就有点儿失控了,说完那句话,泰兰德罕有地以需索的气势狠狠地吻了杜克几口。

    “杜克,如果可以……我说的是如果……你真的有那个余裕的话,请给予伊利丹救赎吧!”说着说着,泰兰德用力把自己的身体往杜克胸膛上挤。如果在往常,感受着那对海加尔山峰的压迫,杜克会很开心,屁颠屁颠地跟泰兰德复习什么四十八手。

    可此刻杜克真的开心不起来。

    救赎?

    这可是身心都堕入邪道的家伙才能用得上的词汇。

    如果杜克没记错,伊利丹这家伙这个时间点上可是在玩无间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