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474章 血沸
    古尔图格*裂锤是鲜血熔炉的一名苦工。他的父亲曾经是部落里一个颇为有名的百夫长。当年还无比年幼的古尔图格十分崇拜父亲,他曾经不止一次梦见自己像父亲一样统领着同胞,跨越黑暗之门,跟随大酋长黑手征服门对面那个叫艾泽拉斯的世界。

    可惜古尔图格的梦碎了。

    他的父亲连同黑手大酋长,以及数以百万计的强壮兽人战士,一同埋骨于门对面。

    每当从午夜梦回中醒来,残酷的现实依然在提醒他自己仅仅是个干力气活的杂役。

    他那相对于正式战士更为孱弱的体格与身高,注定了他这一辈子都别想通过正式途径成为一个光荣的兽人战士。

    他渴望力量,不是作为一个随时可以被酋长抛弃,而是作为一个战士的力量。他父母没法给他的、只有恶魔的鲜血能给他的力量。

    然而像他这样的卑微的苦工也许一辈子也不会成为邪兽人的人选。

    于是他在一天夜里混进了制造邪兽人的实验室,喝光了每一个瓶子里所有能喝的液体,他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他只觉得浑身的每一寸肌肤都在燃烧,能量在他的体内汹涌,而他却无法发泄。

    他觉得自己快要爆炸了,口水从他嘴里滴了出来,滴在地上冒出一股股青烟,他摇了摇脑袋,感觉自己的意识逐渐变得模糊。他抬起头,发现父亲正站在自己面前,一个人类军官举刀将他的父亲劈成了两半。古尔图格喉咙里发出闷闷的一声响,然后向那个人类军官扑了过去,鲜血从他的眼睛里流出来,将他的视线染成血红。

    然而那只是他的幻觉,他扑了个空,一头撞在墙上,晕了过去。

    三天后,古尔图格作为“最成功的邪兽人样本”被送到了伊利丹的要塞黑暗神殿。他被套上了厚厚的盔甲,盔甲上的铭牌刻着几个扭曲的艾瑞达文字古尔图格*血沸!

    从那天起,古尔图格开始享受力量带来的荣光。他曾经的同胞在畏惧他,变成邪兽人的兽人对他俯首听命,甚至连自诩高贵的恶魔都对他露出惊惧的表情。

    古尔图格很开心,哪怕他明知道自己是伊利丹的试验品、走狗。

    直到这一天,萨尔站到了他的面前。

    “我是萨尔霜狼氏族前酋长杜隆坦之子,现任部落大酋长,所有兽人的首领!现在我以大酋长的名义命令你立即投降,你所参与的恶行,全都不再追究,而且在净化掉你体内的恶魔之血后,会根据你的实力赐予你相应的地位。”

    古尔图格笑了,笑声中满满是苍凉:“我的父亲响应了大酋长的征召,死在了艾泽拉斯世界。这事我不介意,至少我父亲死的时候是个真正的勇士。我只想问,你这个连粮食都要靠联盟施舍的部落的大酋长,有什么资格叫我投降?”

    “你……”奥格瑞姆听了想砍人。

    “哈哈!没有粮食就去抢!没有地盘就去抢!抢不了就去死!这才是部落!这才是兽人!为了一口吃的就去当人类的狗!呸!这可不是我认识的部落!”

    萨尔脸色如墨水一样黑。

    诚然,他为部落定出的大方针是正确的。但这个大方针注定不会被充满传统观念的兽人所理解。

    没有见识过联盟科技以及战争机器可怕程度的兽人,永远不会知道,当联盟成为部落的敌人时,会有多么可怕。

    更糟糕的是,他们贫乏的智慧与见识,加上根深蒂固的思维定式,使他们拒绝认清现状。

    不是一个半个人如此,很大程度上,从德拉诺接收的所有兽人都是这样。

    萨尔突然感到一阵心悸,但他身为大酋长的责任感依然驱使着他承载着这份不安与难受,继续率领部落前进。

    萨尔叹气:“世界已经变了。”

    “变了又如何?我只知道,我失去了恶魔之血,我只不过是一个可以随时被部落抛弃的苦工。但有了它,我就是谁见了我都要害怕的强者!哈哈哈哈!”

    不是每一个人都因为禁忌的力量而陷入悲剧,总有得利者。

    正是这份几率极低的成功,驱使了更多兽人甘心成为邪兽人,不惜沦为燃烧军团的爪牙。

    奥格瑞姆急着喊道:“大酋长,不用跟这种疯子解释了。要解释,也在干翻这家伙,喂他圣水时再慢慢解释。”

    萨尔是个充满亲和力的领袖,他可以很好地调和各个种族之间的关系。然而他如此人性化的一面,使得他缺乏霸气,这在很多观念传统的兽人眼里,就成了软弱可欺。

    萨尔沉默了足足三秒钟,才朗声道:“收拾他!”

    牛头人酋长凯恩高高仰起脖子,他用浑厚的声音发出一声战吼,震撼的声响在黑暗的宫殿当中回荡。

    “邪兽人!你的脑子需要清醒清醒!”凯恩当头就是一个冲锋,粗如房屋梁柱的图腾柱,劈头盖脸地砸了过去。

    没用。

    古尔图格经过邪能大幅度强化的身躯,仅仅是举起一条戴着手铠的左臂,用满是钉刺的臂甲,就扛住了凯恩的试探性攻击。

    完全没给凯恩反应的余裕,高举斧头,一记【混乱打击】已经如影随形,闪电般击中了凯恩的身体。

    这记强烈攻击,被凯恩身上那套海加尔山级别的板甲给硬扛住。

    随即而来的【迷惑】状态,凯恩却无法免疫。

    我是谁?

    我在哪里?

    我要干什么?

    老牛陷入了长达八秒的思考人生。

    本来这是对老牛下毒手的大好机会,但古尔图格不屑与此。

    真正的部落勇士,不屑偷袭一个没有反抗能力的敌人。

    他抛下老牛,向着萨尔直接发起了冲锋。

    不分先后,奥格瑞姆也朝着他发起【冲锋】。

    “嘭”两道无比迅疾的虚影在台阶上汇聚到一点。两具高大魁梧的身躯,在对冲之下完成了一次纯粹的力量与怒气的交锋。

    如果是普通人,或许在这种对撞下已经震得七荤八素。

    奥格瑞姆是个被遗忘者。

    古尔图格则凭着注入恶魔之血得来的超强身体素质,愣是抗过了这次的晕眩。

    他的【圆弧斩】在虚空中画出一道血腥的红色光弧,跟奥格瑞姆的武器毫无花假地对磕在一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