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459章 进攻!黑暗神殿!(上)
    如果说,最初几步马克*杜库给人的感觉仅仅是眉宇之间还能依稀看到杜克的风采,随着最后的几步,每一个人都惊诧莫名地看到,马克*杜库已经彻底变成了杜克*马库斯了。

    这份魔幻似的表演,让每个认得杜克的人都惊震无比地张大了嘴巴,久久无法合拢。

    “他是谁?”一个纳格兰长大的年轻兽人问着自己旁边来自艾泽拉斯的同胞,看着他黑铁厚甲上胸膛依然挂着特定形式的成串獠牙就知道,这个年长兽人是百夫长。

    百夫长脸上有着复杂的表情,如果不是亲眼目睹,真无法想象这张粗犷、满是疙瘩的绿色脸庞会有如此丰富的情感表达:“他……他是兽人曾经的噩梦,现在的盟军总帅、艾泽拉斯半神杜克*马库斯!”

    对于老一辈、乃至新一代长大的艾泽拉斯兽人,杜克*马库斯这个名字给予他们的感观绝对是百般复杂。

    “为什么我们要非要听一个……人类的命令?”来自纳格兰的年轻兽人思维很直接,来救他们的是来自艾泽拉斯的兽人,为什么兽人要听一个人类的指挥?

    年长兽人的叹息当中有着无限唏嘘:“孩子,二十四年前,我跟你一样年轻。那时候‘我们的世界’还没有现在这么糟,但很多人已经活不下去了。怀着征服一个新世界的美梦,我们跨过了黑暗之门,起初我们战无不胜,杀害了对面百万人类和矮人,然后杜克*马库斯率领的联盟击溃了我们,用各种方式杀死了更多的兽人勇士。”

    这段历史,很多从艾泽拉斯来的兽人都不愿提起。年轻兽人和他周遭的兽人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典故,纷纷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二十四年前,人类可以击溃我们。今天,他们同样可以做到。但人类为主的联盟压抑了对我们的仇恨,只因为我们都有共同的敌人燃烧军团的恶魔。为了赶来我们的世界救你们,我们也选择给人类为首的联盟合作。就是这样。”

    年长百夫长的解释,让周围一片沉默。

    没有兽人知道自己的未来是怎样,但再烂也会比呆在一个快速毁灭的世界要好。这就是为什么哪怕在联军的旗帜下,兽人依然能保持斗志。

    相比起兽人的纠结,联盟的将士就简单得多了。

    他们在看到杜克这张面庞后勾起的,不仅仅是对这位统帅的印象,还有自己曾获得的一切荣耀。

    那些每日都在老兵记忆最深处徘徊的,只属于联盟的荣耀时光。

    从最黑暗混乱的时代,把人类、矮人、侏儒、精灵,从绝望的灭亡危机中拯救出来,最终取得胜利与复兴的伟大时光。

    联盟将士眼中的光彩亮了起来。

    没有人单膝下跪,因为那是给国王的献礼。但联盟将士有着更直接的致敬方式,无需命令,他们整齐划一拔剑出鞘,高高举起了手中的长剑。

    “噌”地一声长音,十五万柄武器,齐刷刷举起,成为一座蓦然腾起的寒光山脉。

    如此整齐,如此惊人的气势,让三十万兽人为之脸色一变。

    “向联盟统帅杜克*马库斯致敬!”

    十五万个声音,化而为一。

    没有为了协同而故意拖长的尾音。

    没有指挥官的指令。

    有的只是向这张脸示以至高无上敬意的心情。

    将士们很清楚,自己的荣誉与自傲究竟来源于何方?

    并不是索拉丁大帝高贵血脉的传承者!

    而是那位传承了上古之战里联合所有种族共抗邪恶的意志的传承者!

    那位一直致力于用科技革新这个世界、并纠正过往错误的变革者。

    那位以平民之身登顶联盟权力巅峰,并以凡人之躯成就半神之位的传奇人物。

    对!

    他的名字就是杜克*马库斯!

    在杜克身后,看着将士们脸上的狂热崇拜表情、看着排列与大阵后的机械化装甲部队、看着勉强悬停于天空中的飞空舰艇群,瓦里安百感交集。

    他很努力了,他率军的水平早已远远地超越了他父亲莱恩。

    他依然无法得到联盟里的最高评价。因为他顶多只能成为一个好国王,一个屡战屡胜的元帅,一个合格的联盟领导者,但他无法成为一个提高民生水平的民政专家,一个提高科技水平的科学家,一个改革贵族体制的改革家,一个连恶魔之王和上古之神都一一怼死的超级传奇英雄。

    忽然发现,自己已经过了那个成长阶段中总觉得自己什么都能做到,能力永远没有上限的‘大无限’阶段。

    瓦里安笑了,他想通了,想明白了自己的极限。

    屹立于世界之巅的存在,只能有一位,但那一位并不是他。

    无法超越,就只能接受,否则就是自取灭亡。

    突然间,心情变得坦然起来,瓦里安对着杜克的背脊,轻轻行了个联盟军礼。

    在他身旁,萨尔的心情同样复杂,这并不妨碍他对杜克的慷慨和阔达表示敬意。没有杜克的点头,就不会有百万兽人的救赎。如果联盟够狠的话,甚至完全可以坑部落一把,炸掉某块巨大的地区,把兽人全丢到虚空去死。

    不知为什么,萨尔总觉得杜克完全做得到。

    此时,萨尔却单拳击胸,对杜克致以兽人能做出的最崇高敬意。

    杜克轻轻平举双手,手掌朝下,做了一个下压的手势。

    一时间,联盟将士刀剑归鞘,鸦雀无声。

    杜克开口了,他的声音通过事先设置好的扩音魔法,传递到平原上的每一个角落。

    “将近三十年前,燃烧军团统帅基尔加丹蛊惑了兽人大萨满耐奥祖,说德莱尼人会给这个世界带来毁灭。这就有了残忍血腥的沙塔斯之战。”

    “二十四年前,在投靠了基尔加丹的邪恶术士古尔丹蛊惑下,格罗姆*地狱咆哮喝下了第一碗恶魔之血。于是就有了绿色皮肤的狂暴兽人。也有了第一任部落大酋长黑手率领的艾泽拉斯侵攻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