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节 搏命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节搏命

    干掉一尊如此强大的战候,对于天狐候来说可是一份巨大的收获,所以对他来说就算是死也得拉着刑天一起,这还是他不知道刑天身份的情况之下做出的决定,若是他知道了刑天的身份,那就不会是虚有其表一人来对付刑天了,而是拉起整个兽族神候一起来给予刑天毁灭性的打击,直接将刑天给斩杀在这战场之中,除去兽族这个心腹大患!

    天狐侯一脸疯狂地向着刑天冲去,仿佛飞蛾扑火一般不顾一切,当他的神体与刑天接近之时,他怒声大吼道:“给我去死吧,天狐裂空!”这是天狐侯的成名绝技,也是他的本命神通,一瞬间他那庞大的神体爆发出了强大的力量,九根通天的狐尾如同是九根天柱一样疯狂地向刑天横扫而去,那架式有如排山倒海一样,让人为之震骇!

    先前天狐候是用自己的神器来对抗刑天的神矛,他这样的举动完全是在迷惑刑天,他真正的杀手锏而是自己的本命神通‘天狐裂空’,对于这样的血战,天狐侯可不敢有丝毫的轻敌,要不然就是死路一条,所以他这一击那是用尽了全力,想要给予刑天致命的打击!

    当然,这也是天狐候最初失算的结果,若是他一开始就重视刑天,就不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了,他的处境也要比现在好上许多,不过战斗就是这样,没有什么如果,也没有什么但是。一旦发生那就是无法扭转的,还好天狐候够狠。在发现不对立即对用自己的本命神通行那必杀一击,要不然情况比现在更危险!

    当然。天狐候还有更狠有的杀手锏没有动用,那就是自爆,虽然刑天的出手让他明白自己眼前的这个敌人并不是什么弱者,可是天狐候依然不想把自己最后的杀手锏给用在刑天的身上,他想要利用自己与刑天的大战,来诱更多的敌人偷袭自己,然后再行那自爆之举给予敌人最沉重的打击,让自己获取最大的利益。

    或许在很多人的眼中天狐候的举动是疯狂的,可是天狐候自己却并不这么认为。对他来说战争就是如此,若是不冒险,那就不会有惊人的收获,自己既然已经是死路一条,那就要让自己死亡得到最大效果好处,为自己日后复活而积累战功。

    在天狐候的眼中,自己的这一记本命神通一定能够将眼前这个初上战场的菜鸟给斩杀在当场,用血淋淋事实告诉他,冲动和热血也是需要实力的。并不是脑袋一热,就什么困难都可以无视的,在战场之上表现的太显眼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为什么天狐候会认定刑天是一个初上战场的菜鸟,原因很简单。因为刑天的境界,若是一尊在战场上混了很久的老鸟,那怕是知道这晶石矿的出现。他们也不会不顾一切地出现在这里,对那些老鸟来说。都明白一个道理,表现的太显眼只会让自己身死。也只有菜鸟方才会为了资源而不顾自己的性命。

    对付一个菜鸟,在天狐候看来自己的一击是十拿九稳,不会出现任何的意外,只要能够干掉刑天,那么自己还会再多收获几尊神候,一想到这里时天狐候的心情就为之激动起来。

    想法是美好的,可是现实是残酷的,刑天虽然是初上战场的菜鸟不假,可是他这菜鸟与一般的菜鸟那可是有着本质性的区别,刑天这个菜鸟拥有着他们所无法想象的战斗经验,是真正从那无尽的杀戮之中走出来的杀星,对于战斗的把握那可是得心应手。

    就在那九根通天巨柱一样的巨尾要轰在自己身上之时,刑天的身形突然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仿佛是在一瞬间从这个世界彻底消失一样!

    天狐侯的战斗经验也是十分丰富,甚至可以说经历了战场的这诸多磨砺之后,他自身对危险感知已经形成了自己的本能,就在刑天的身体消失的一刹那间,他立刻感觉到了来自于自身身后传来的强烈危机感,在无法做出回转的余地之时,天狐候可是当机立断,做出了一个疯狂的决定,大声吼道:“天狐断尾,给我爆!”

    为了保住自己不被刑天给袭杀,天狐候想都没有多想直接自爆了自己的一根通天神尾,一根通天巨柱一样的神尾随着他的声音落下之时,立即与本体断裂开来,然后瞬间自爆了,刑天了一道恐怖的冲击波在自己的身后爆发出来。

    在自断神尾的一瞬间时,天狐候的身上被一层法则之力所凝聚出来的盔甲所覆盖起来,看他那熟练的动作,简直就是一气呵成,从他如此的表现上便知道天狐候对自己的能力已经是做到了收放自如之境,他能够有今天这样的威名那绝对不是浪得虚名!

    在战场之上,能够生存并且闯出名声来的神候,都不可能有浪得虚名的存在,因为他们这样的神候都是经历了无数的血战,若是自己手上没有点实力,只怕是等不到出名就会被战场规则所直接淘汰掉,将自己的性命给断送在种族战场之中,佼幸这个东西永远是不可能出现在他们这些强大的神候身上,对他们来说一切皆是要用实力来说话。

    在看到刑天能够将天狐候给逼到这样的地步之时,很多神候的眼前顿时为之一亮,原本没有人看好刑天,都不认为刑天能够在与天狐候的对战之中活下来,可是现在他们却不再有这样的想法了,他们都认可了刑天的实力。当然,在这一刻,也有很多人打起了天狐候的主意,想要从刑天的手中抢夺这份战功,在战场之上可没有什么脸面可言,有得只有那赤/裸裸的利益,所以没有人会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不堪,只要能够让自己得到足够的利益,在场的那诸多神候愿意做任何的事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