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451章 很可能嫁不出去鸟
    蹄子小迈步,挪了过来。杜克注意到,她还捂着屁屁。

    伊瑞尔有着异常的坚持:“你……你发誓不说出去,也不准笑我。”

    “好好好,我发誓……”

    突然,远处传来了轰隆的雷鸣声,仿佛即将对某人执行天降正义。

    呃!

    杜克打了一个激灵,最终心中狂叫一句:我呔何方道友在此渡劫!?

    杜某人打死都不会承认‘我发誓如果不是xxx,就让我天打雷劈。’这句话是有可能应验的。

    突兀的雷鸣把蹄子吓了一跳,整个人小跳了一步,旋即像是扯到伤口一样,龇牙咧嘴起来。

    她似乎脑子里左思右想,做了好一番思想斗争,最终把伤口展现给杜克。她脱下披风,转过身来。在魔法灯的光芒照耀下可以看到,她从背部一直延伸到屁屁上,满满都是鞭痕。

    尽管伤口附近都泛着圣光,但圣光聚拢到一定位置,就被疤痕中间的黑色气息所坚决抵抗,然后每次抵抗,都会导致伤口再次撕裂,给予伊瑞尔更深的痛苦。

    “应该说,不愧是痛苦女王么?”杜克叹气了。

    “很麻烦么?我是不是必须去麻烦导师……可是维伦老师很虚弱了,我不想给他添麻烦。”

    杜克搔了搔脑袋。蹄子这伤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因为那个痛苦女王是被他干掉的。

    普通强者杀死恶魔,也就是肉身意义上的杀死。他杀死则是顺带连这部分灵魂都摧毁掉的。

    没办法,当年在上古之战混入燃烧军团里学的,自然也就顺手了。

    杜克不打算,也没办法推广,毕竟俘获或者摧毁灵魂,可是术士的领域。不是每个法爷都能像他这样横跨法师、牧师和部分术士领域的。

    他随手干掉了痛苦女王加布莉萨,也毁掉了她的灵魂,结果那女恶魔绝望之际,用自己的残魂对蹄子施以她能施展的最恐怖的诅咒。

    那是糅合了怨毒灵魂与高纯度邪能的强大诅咒,神秘等级相当高。

    说真的,哪怕维伦来也不好搞。因为维伦骨子里应该算是个牧师。牧师在驱邪方面不错,但解诅咒什么的则是法师的领域。

    不过碰上了他杜某人,活该这个女恶魔倒霉。

    “那个女恶魔用她残存的灵魂诅咒了你。因为她是个相当强大的恶魔,所以你的诅咒的确很麻烦。”

    “那……”蹄子一面苦逼,她看上去有点绝望。

    长这么大第一次出战,就受到这种伤,她容易么?

    “但你很走运哦,碰上我,我可以帮你搞定。”说罢,杜克一个响指,心中默默呼唤了一声。

    登时阿隆索斯*法奥就从魔网里帮他施法了。

    蹄子只能感觉到杜克的房间外,似乎有一个很强大的牧师开始施法,一眨眼,一个仿佛每一条魔法纹路都是鎏金的漂亮圣光法阵,出现在他们脚下,把整个房间都囊括其中。

    杜克指了指床:“趴下,我说‘好’之前,无论发生任何情况,你都不许回头。懂了么?”

    “懂了!”蹄子大喜过望,屁颠屁颠地跑过去趴下。

    不得不说,因为身体结构的关系,反曲型的小腿,让德莱尼人在趴下时姿势也有点搞笑,感觉上就像是跪着,特地把屁屁拱起来似的。

    杜克很难得地忍住了笑:“把所有伤口给我看。”

    蹄子有点不情愿,不过还是照做了,裤子褪了一半。当然没有走光的机会,因为她早已特地穿上了丁字库。

    “好了……”那是蚊子哼哼似的声音。

    对于蹄子,杜克真是一点歪念头都没。

    虽然他已经是个龙骑士,也是大名鼎鼎的娜迦征服者,但他实战的时候,一个是变成标准的人类,另一个是回归精灵形态,所以他一点心理负担都没。

    蹄子嘛,真心不是杜克的菜。

    对于杜克来说,驱走一个顶多算是血厚一点的精英女恶魔的灵魂,只不过是小事一桩。

    重点是机会难得,杜克怎么都要收点利息才对。

    尾巴啊!尾巴

    杜克不知不觉,把玩起那条灵活的淡蓝色尾巴来。

    杜克心中自言自语:“嗯,这种丰盈的手感。怎么好像是撸管,哦,不,像撸猫呢?”

    撸猫可是会上瘾的。

    毒瘾还有机会戒掉,心瘾这玩意则是另一回事了。

    杜克一边解除着诅咒,一边玩着伊瑞尔的那条半米不到的尾巴,感觉好爽。

    那种盈盈一握的恰到好处……

    那种有着血液脉动的奇妙触感……

    那种超乎想象的灵动,以及活生生的感觉……

    嗯嗯,太棒了!

    杜克玩得开心了,那边严格遵守着指示,死活不回头的伊瑞尔,简直陷入了羞耻、略微痛苦又酸爽的地狱当中。

    德莱尼人的尾巴是很敏感的。虽然不知他们到底更像犬科,还是更像猫科,但世上没有一种有尾巴生物喜欢别人把玩其尾巴。

    猫狗姑且都会不爽,何况是活生生的一个德莱尼人?

    偏偏蹄子不敢反抗,甚至不敢抗议啊!

    自己中了那么糟糕的诅咒,为了不伤及年迈的导师的元气,只能来求这个一手逼她带兵出战的家伙。

    正是有着奇妙的孽缘,她才既相信这个马克,又有点怕怕。

    谁知道,这家伙会在疗伤的时候把玩她的尾巴?

    这一刻,蹄子心中泪流满面:“致我亲爱的姐姐。虽然我知道这是一次疗伤,这位马克*杜库大人也谈不上对我冒犯,但不知为什么,我就是很羞耻啊!姐姐我是不是已经嫁不出去了!?”

    蹄子奇怪的想法,杜克一概不知。

    反正他是玩了个爽。

    半小时后,伊瑞尔虚脱似的离开了杜克的房间。看她步伐不稳的样子,真以为她被玩坏了呢。

    可是其余德莱尼人看到她愈合的伤口,纷纷过来恭喜她。

    “搞定了?”

    “嗯。”

    “那位杜库大人没有对你做什么过份的事情吧?”

    “呃,没,只是不小心摸到了我的尾巴,感觉怪怪的。”

    谁都没在意,反而说什么:“没事,只要伤势愈合就好。”

    蹄子本以为事情就这样告一段落,谁知道三天后,无耻的杜克居然又是一纸命令下来。这次担子更重,让她率领一万兵力去进攻更靠近影月谷西面谷口的军团要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