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万道剑尊 >正文 第1167章 故人
    “该死!”

    雍容女子跟金袍中年都惊怒无比。

    他二人身份何等尊贵,平日里都是高高在上的,别人想要见到他们一面都无比艰难。

    可现在他们两人竟然被人逼得这般狼狈,且这一幕还是在大街上现的,街道上还有那么多人在呢?

    “什么?”雍容女子面色突兀一变。

    她低头看着下方的街道,那街道上依旧是人山人海的,络绎不绝,而她此刻就在街道上方不足十米的虚空当中,按道理街道上的人,只要一抬头就能够清清楚楚看到她的存在的。

    可雍容女子却惊骇的现,街道上人们依旧是在做着自己的事情,没有人是注意到她的。

    她明明就站在那里,可就像是一团空气,街道上的人,仿佛根本看不到她一样。

    就好像他们已经身处了另一个世界般。

    “怎么,怎么会这样?”那金袍中年也现了这一幕,其眼瞳瞪得滚圆。

    “明明就站在街道上方,而且都已经出手了,动静也不小,可街道上的人,竟然一个都看不到,这,这是什么手段?”雍容女子彻底惊呆了。

    她很清楚,并非是街道上的都是瞎子聋子,而是那拄着竹竿的老瞎子施展了莫大的手段,让所有人都变成了瞎子聋子,看不到她二人的存在。

    这份手段,简直不可思议。

    深吸了口气,这雍容女子心底也终于明白,自己碰到的,绝对是一位无比恐怖的级存在。

    “你们两个,应当是刚刚那些小娃娃们的长辈吧?”老瞎子静静站在那里,声音淡漠。

    雍容女子跟金袍中年绵绵想去,随后两人齐齐开口。

    “剑侯府太上长老剑玉。”

    “剑侯府当代剑侯剑桦。”

    “见过前辈!”

    “哦,一个是太上长老,一个是当代剑侯?”老瞎子淡淡一笑,却是指了指那剑玉,开口说道:“老瞎子我在剑侯府内,有一位故人,跟你有几分相像,不知你可曾认识。”

    “不知前辈说的故人叫什么名字?”剑玉连问道。

    “她叫剑梦儿。”老瞎子道。

    “剑梦儿?”剑玉一怔,目中闪过一丝惊骇,“剑梦儿,那是我的祖奶奶,早在两千年前,便已经去世了的,前辈是祖奶奶的故人?”

    剑玉跟旁边那剑桦心底都掀起了滔天巨浪。

    剑梦儿,在剑侯府历史上也是有极大地位的,且还跟剑侯府那位最了得的先祖剑无双有一定的干系,当初剑侯府的那位先祖失去踪迹后,剑侯府就是靠剑梦儿支撑着的。

    不过剑梦儿虽然有一定天赋,但最终的成就却止步于阳虚巅峰,不曾跨入圣境,所以只活了数百年,便死去了,距离现在都已经有两千多年了。

    而眼前这老瞎子竟然说跟剑梦儿是故人?

    “这人,竟然是一位跟祖奶奶她老人家同一个时代的老怪物?”剑玉震撼着。

    老怪物?

    的确!

    若是放在青火界,剑无双的年纪,可以说小的很,修炼岁月也短暂的很。

    可若是放到千古界……一个活了两千多年的人,绝对属于那种级老怪物级别的。

    “你祖奶奶跟老瞎子我的确是故交,今日老瞎子我刚好路过这里,却刚好看到你剑侯府的那些小辈嚣张跋扈,哼!”

    老瞎子冷哼一声,低沉道:“剑侯府,现在在南阳大6,的确有些底蕴,但别忘了,一山还有一山高,在这个世界上,翻手间能够将剑侯府覆灭的强者,多的是!”

    “我劝你们,行事还是尽量低调些的好,别一不小心便遭遇大敌!”

    “还有你们这些剑侯府的高层,得好好管教约束后辈,别让他们仗着有剑侯府撑腰,而为非作歹。”

    “最重要的是,别忘本!”

    “别忘了,剑侯府当初也是从弱小势力,一步步成长起来的!”

    “前辈所言,我剑侯府必当铭记。”剑玉连恭敬道。

    “罢了,老瞎子我也只是随性而说。”老瞎子挥了挥手,“此外,我这里还有一门剑术秘籍用不着,也给你们吧,至于怎么用,你们自己商量着来。”

    老瞎子抛出了一枚令符,随后身形一晃,已然直接离去了。

    虚空上,剩下剑玉跟那剑桦两人面面相觑着。

    “太上长老,刚刚那位前辈,到底怎么回事?”剑桦皱起了眉头。

    “不知道。”剑玉摇头,“看他的样子,似乎是为我剑侯府好,还留下了一门秘籍给我们,且言行举止间,对我剑侯府现在的状态有些不满,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味道,难不成,他真是我祖奶奶的故人?”

    “或许吧,不过这位前辈倒是提醒我了,这些年我剑侯府的实力一直在提升着,在南阳大6的地位也越来越高,早已经引起不少势力的注意了,而我剑侯府的小辈行事也越来越霸道,越来越肆无忌惮。”金袍中年说着。

    “前不久前便有一位族人,为了得到一个女人,直接带人灭掉了天宗王朝的一方一流势力,而我剑侯府的那些长老竟然对此却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还有一次,为了天宗王朝地龙榜排名更高,我剑侯府一位天才,竟然招人将他排名更高的天才给暗杀了?”

    “这都是什么事啊?”

    “这些事怎么之前没听你提过?”剑玉目光阴冷起来。

    “我也是刚知道不久,且现在剑侯府看似强大稳定,实际上内部有分成了很多派系,为了各自的利益不断争斗,我虽然身为剑侯,但有着众多顾忌,必须权衡这些派系,想要做什么,也并不容易。”金袍中年道。

    “哼,这些蛀虫!”剑玉声音冰冷,“刚刚那位前辈说的没错,我剑侯府安逸太平久了,早忘记了两千多年前,我剑侯府弱小时,是何等局面了,这般看来,我剑侯府也是时候来场风暴了!”

    “那些长老,也是时候来一场大换血了!”

    “想要做到这点,单凭我还不够,但若是太上长老你肯全力相助,就没问题。”剑桦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