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442章 蹄子黑历史之二
    被动声呐:被动声呐技术是指声呐被动接收舰船等水中目标产生的辐射噪声和水声设备发射的信号,以测定目标的方位和距离。它由简单的水听器演变而来,它收听目标发出的噪声,判断出目标的位置和某些特性,特别适用于不能发声暴露自己而又要探测敌舰活动的场合。

    杜克肯定想做出主动声呐,问题是哪怕他不停给铁炉堡和暴风城的科学家灌输黑科技。这时代的工业水平做不出来就是做不出来。

    好比潜艇,这时代的密封技术根本不过关,那种用柳钉和焊接而成的船用钢板,在水上还凑合,一到水下压力大点的地方就到处玩喷泉。那次实验差点赔上了俩个高级科学家和一堆工程师。

    只能退而求其次,做出被动声呐中的海岸声呐。当然,为了定位更清晰,他让人在离开水边五百米、水不是太深的地方布下了声波传播器。

    杜克控制着马克*杜库,一面装逼地满面带笑,扭开了声呐装置的按钮。

    在扩音器当中,大家可以听到很有规律和节奏的“滴……滴……滴……”的声音。

    杜克继续解说:“这就是我们主动发射的声波,我们只要聆听其回音当中是否有杂波,就能大致判定敌人的位置和数量……”

    杜克话没说完,突然扩音器当中传来了激烈的声响:“咚得隆咚,!”

    杜克一听就愣了。

    旁边一堆脑洞特别大的矮子顿时发表着各种高论:

    “这声音,听上去好逼真啊!感觉就是在这玩意里有什么在跳动。”布莱恩首先发言。

    “是啊!莫非是恶魔在水底行走发出的脚步声?”库德兰同志开着脑洞。

    “嗯嗯,恶魔大多不会游泳,他们的确在水底走的。但这声音,为免太尖锐和清晰了点。水底的声音,不是应该更模糊一点么?”布莱恩反论。

    唯有杜克的脸色在发青。

    作为看过u-571等经典潜艇大战影片的资深穿越者,他当然知道这跟声呐神马的毫无关系。

    系统一个扫描就发现了,他当做宝贝,拥有重重守卫把守的声呐系统里有什么……

    神他妈居然是一群小鬣蜥人。

    很多联盟士兵在德拉诺大陆上一定不少见到这些烦人的小妖精。

    这些只有巴掌大的小鬣蜥人虽然没有强力的攻击,也没有壮实的身体,看上去也很好欺负,但是群居的他们总是成群结队的,会让你想到艾泽拉斯大陆的一种让人怀念的物种,没错就是鱼人,呜哦哇哇哇哇

    但是这些小妖精还没有鱼人那种让人神烦的境界,初次看到鬣蜥人还觉得有些恐怖可怕,有点像青蛙的头部,那尖尖的牙齿,小小的眼睛,粗糙的四指头爪子还有那猥琐的身型。但是,当你在德拉诺大陆上看多了以后,慢慢的习以为常时,才发现它们还有点小可爱……才怪呢!

    杜克火都大了,声呐可是他的宝贝疙瘩,原本不确定瓦斯琪就是赛蕾嘉的时候,声呐可是他收拾娜迦的终极大杀器。

    谁敢在哥的最新发明里放一群小鬣蜥人!??

    答案只有一个

    “伊瑞尔”杜克的咆哮声,响彻整个水岸。

    本来就站在不远处的蹄子听到杜克的怒吼,还不知道穿帮了?全身仿佛触电似的僵直了足足一秒钟,然后缩起脑袋,居然还想滴溜溜地混人堆里转身跑掉。

    问题这货脑子也是乱了,特么没意识到周围都是矮子,她比矮子高了可不止一个头啊!

    这种欲盖弥彰的蠢样,更让杜克气不打一处来,当时就一个闪现过去。

    “啊”伊瑞尔惊叫一声,转身撒开蹄子就跑。

    跑!?

    还跑你麻痹!

    杜克眼明手快,一手就揪住了蹄子的那条严重落在后面的尾巴。

    “咦”蹄子再次仿佛触电似的全身僵硬。

    杜克一把抱住蹄子的腰,直接扛米袋一样把她扛起来:“来人,把声呐系统拆开。先把里面的小鬣蜥人给收拾掉。我先教训教训这个蠢货!”

    蹄子惊叫着,卡拉波学徒的圣光教育让她不敢撒谎:“不不不我知错了!我是看到你那个大铁箱子空空的,以为没用。刚好塞林那家伙上次惹火我了,我就想给他捎点小鬣蜥人,我真不是想破坏你的重要新装备的。”

    谁知杜克更气了:“你特么的一场恶搞就把马库斯未来科技有限公司的最新发明给毁了!求饶也没用,这次我必须给你个难忘的教训。”

    杜克大步流星地扛着蹄子,冲入岸边一间没人杂物间,直接坐下,膝盖抵着蹄子小腹,揪着她的尾巴,狠狠地打她屁股。

    “啊!啊!啊不要!不要打屁股啊!”伊瑞尔哭了!她真的哭了!她长这么大还真没被谁打过屁屁。

    杂物间旁边,所有人都是一头黑线。

    这对组合算什么事啊?

    哪怕是德莱尼人的守备官都不知该说什么好。他们也算见识过联盟的高科技了,对于德莱尼人宇宙科技来说,联盟的科技很粗浅,问题在于德莱尼人自己的科技也因为在两万五千年的逃亡当中失传了很多。

    因为德莱尼科学家们在各种意外中丧生,大部分知识和技术已经是断层。很多机器根本没人会用,所以他们最可靠的武器还是战锤与圣光。

    在这种情况下,自家的联系人搞事毁了人家的高新科技装置,被打个屁屁已经是小惩罚了。真按照联盟的军法,这个马克*杜库要砍了伊瑞尔,他们也不知该怎么求情。

    五分钟过去,杜克怒气冲冲地出来,后面跟着一个捂着红肿屁屁的蹄子。

    “哼!还敢乱来么?”杜某克怒问。

    “呜呜呜!”蹄子就是哭。

    “我在问你话!”

    “呜呜!不敢了。”蹄子那个委屈的样子,活像刚刚饱受流氓调戏的小媳妇儿。

    杜克此时此刻还不知道,因为他揍了蹄子一顿,竟然让蹄子以后一看到他就捂着屁屁……

    或许在蹄子眼里,这个马克*杜库的额头上已经凿着‘流氓’两个大字,一辈子都洗不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