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434章 舌尖上的神剑
    那是应该是她主人的男人,踏着光芒缓缓走来。

    蔚蓝色的披风如同天空,托举着他伟岸的身姿。

    白色的长袍象征着无上的神圣。

    他的背后,六色元素光华旋转不止,又浑然一体。

    他黑色的双眸好似深邃的宇宙,让人看不到尽头。

    杜克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只对她微微一笑:“来吧,你的复活还不完整,把你的灵魂烙印到艾泽拉斯,成为真正的半神吧!”

    什么?

    真正的半神?

    “我……可以吗?”瓦斯琪还没回过神来。

    “不可以也要可以,否则你真的要死透了。”杜克笑着指着她的胸口。

    那里,吉安娜召唤出来的冰剑已经融化,也留下一个巨大的伤口。如果是普通生灵,早就死翘翘了。

    “我,这个……”瓦斯琪不知所措。

    这时,一个温柔似水的声音在周遭回荡:“孩子,不必担心,交给我吧。你只要顺着我的引领走就行。”

    哪怕相隔万年,瓦斯琪依然清晰记得这个声音是谁伟大的月之女神艾露恩。

    艾露恩曾眷顾所有的暗夜精灵,把每一个暗夜精灵都视为是她的子嗣。

    只不过后来一部分精灵沉迷奥术的无上力量,抛弃了他们曾经信仰的艾露恩,这就是上层精灵。

    作为上层精灵的一份子,在最后的最后,却要依赖艾露恩的力量获得救赎,这真是何等的讽刺。

    羞愧之意顿时在瓦斯琪脸上浮现。

    她肩膀上的大手,温度似乎上升了两度,她再次抬首,看到的是杜克温和的笑容:“你以死亡证明了你对我的忠诚。现在就是我对你忠诚的回报,不用怀疑,也无需犹豫。我已经安排好一切,你顺从自己本心就好。”

    瓦斯琪用力地点点头,然后望向天空中的月亮,她仿佛看到了女神的鼓励。

    然后她缓缓闭上眼睛,用自己的灵魂去感受这个天地。

    不同!

    很大的不同!

    在德拉诺晋升肉身意义上的半神之后,变强大的仅仅是她的个体,她无法从那片死寂崩坏的天地中获得任何的回应,更不要说从天地借取力量了。

    艾泽拉斯则不然。

    这是一个生机勃勃的世界。

    尽管前不久大地才受过创伤,但那是割掉脓疮之后的自愈。

    跟那个业已彻底死亡的德拉诺完全不同。

    而且,这里有着无比充沛的晋升空间。

    如果艾泽拉斯也有所谓的万神殿,那么此刻这个伟大的殿堂必定是空荡荡的。

    瓦斯琪已经感到世界对她的回应了。

    “欢迎你,孩子!”

    朦胧中,瓦斯琪听到了星球的声音。

    加入艾泽拉斯星球的万神殿,就可以获得星球的力量,同时也将承载起星球的命运。

    被捅了一剑狠狠的,连命都丢了,回报却是封神。

    这一次不单不亏,而且赚大了!

    “原来,这就是主人给我安排的光明大道啊!”瓦斯琪忽然感慨万千。

    再无犹豫,亦无迷茫。

    瓦斯琪带着自己残破的身躯,走入了那片光芒当中……

    深夜,吉安娜满身酒气地滚进杜克的卧室。

    真的是滚哦,一开门就滚到地上了。在大门口,还有一个一面不爽的侍女长。

    杜克皱眉:“凡妮莎!?”

    “呃,是普罗德摩尔女王自己站不稳。”这个恶劣侍女的言下之意是‘我可没推她哦’。

    杜克翻翻白眼,终究过去把吉安娜扶起来,放到床上。

    显然吉安娜已经自己梳洗过了,只不过醉得厉害,连每一个呼吸都有大量酒气喷出来。

    吉安娜手脚不灵便,头脑似乎还比较清醒:“杜克,抱歉了,这次我让你为难了。我知道我最终要跟你走上神道的,但我还是无法抛弃库尔提拉斯……”

    杜克笑笑:“没事,我知道你心地不坏,不是那种扭曲善妒的女人。”

    吉安娜一面歉意:“瓦斯琪真的死了吗?”

    “死了,不过艾泽拉斯需要更多的强者封神成为对抗燃烧军团的助力。所以她或许会成为星球直属的半神吧。”

    吉安娜吐吐舌头:“我就知道你这色痞做不出辣手摧花的事。哼哼!就因为人家相隔万年跑回来投靠你,连半神都随便封出去了。还说当年没碰过她?”

    杜克苦逼了,举起双手一副投降状:“天地良心,我真没对她做过什么。”

    那时候我一直忙着调教泰兰德呢!

    “真的?”吉安娜支起身子,逼视过来。

    吉安娜双眼很凶,嗯,那对魔法山峰也很凶。

    杜克有点被勾起兴致了,当他凑过去的时候,突然就出事了。

    “哇……呕……”吉安娜喝太多,又特么吐了。

    毫无节操的杜克一个闪现,直接滚去十米开外,旋即敲了敲门,喊道:“凡妮莎!”

    凡妮莎仪容整洁地进来,马上闻到空气中那股呕吐物的酸臭味,马上吐出毒舌:“哼哼!烂醉的女王跟酒馆里的女酒鬼毫无区别。”

    仿佛老鹰抓小鸡似的,一把拧起吉安娜就走。

    杜克一扬手一个冰风过去,总算把房间里的酸臭味驱走不少。

    问题是,哪怕等会儿凡妮莎把主卧室打扫干净,空气中那股味还是需要时间来驱走。魔法对于臭味什么的可不好使。

    杜克搔搔头,看样子今晚只能滚去隔壁客房去睡了。

    理论上,成为半神之后的杜克不需要睡觉。

    杜克是凡人封神的,睡觉更多的是一种习惯,一种比较奢侈的享受。毕竟魔网有卡德加和魔皇维克洛尔看着,还有系统精灵在维护。

    丢在德拉诺的马克*杜库也正好在睡觉,也有系统看着,有什么会给杜克警报。

    杜克就安心睡大觉去了。

    只不过,睡到半夜,杜克突然发现好像有什么不对!

    这感触……

    呜呜!好厉害!

    谁!?

    是谁?

    到底是谁在玩舌尖上的神剑?

    从睡梦中惊醒过来,杜克一把掀开被子,杜克顿时看到了人形的瓦斯琪那张满是嗔笑的脸庞。

    “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有一阵子了。”

    “你……你在干什么?”

    “我在干你万年前最喜欢干的事啊!别骗我了,你那时天天欺负泰兰德大祭司,我就在旁边看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