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432章 瓦斯琪之死(大雾)
    吉安娜沉默了,她知道瓦斯琪这话不是对她说的。

    瓦斯琪诉说心中悲苦的对象是杜克。

    吉安娜偷偷叹气:将心比心,在承受了万年苦难与折磨之后,以为终于可以过上好日子,甚至为此献出灵魂与忠诚,最后却给主人出卖……如果换成她吉安娜,她也得疯。

    但她吉安娜不是瓦斯琪,她有她的臣民,有她的立场。

    无关乎对错,仅仅是彼此立场的不同。

    吉安娜发现自己已经完全不恨瓦斯琪了。

    魔法屏障外,一个个库尔提拉斯将军和大臣举起了右拳,抵在自己左胸上。这是他们向自己的女王完成复仇大业的致敬。

    明明在这一刻之前,吉安娜是很期盼这场面的,现在她完全高兴不起来。

    这种惆怅,简直跟那种无意中杀害了平民小女孩的罪恶感有得一拼。

    身体很想高高举起手中法杖,炫耀一下,彰显女王的荣光。心中越发浓厚的负罪感却让她的手臂重若千斤,根本抬不起来。

    能传递到脸上的,只有无比公式化的微笑。

    就在这时,突然瓦斯琪开始涣散的瞳子瞬间缩小,本来轻柔好听的女音突兀地换成了一个尖锐且充满邪恶气息的男音。

    “真是废物!”

    下一个刹那,本来已经条条垂下,甚至已经僵硬碎裂的、仿佛死蛇一般蛇发一下子变大了。

    条条细小长蛇,瞬间变作大腿粗细的章鱼触须,疯狂朝吉安娜卷过去。

    “啊!”毫不犹豫,吉安娜直接一个【闪现】,闪到了三十米开外,紧紧贴着魔法阵的边缘。

    然而那数十条章鱼触须同时暴长,如跗骨之蛆,几乎是不分先后地到达了吉安娜的落脚点,喝水呼吸般轻松地打爆了吉安娜两个魔法护盾。

    吉安娜经历了那么多场大战,战斗经验不可谓不丰富,在法杖电射出一个冰锥,却发现依然无法阻挡对方时,【寒冰屏障】及时开出来了。

    但……

    没用!

    那是一种仿佛在跟整个无尽之海对抗的无力感。

    那种完全超越等阶的神力,轻而易举地刺穿了由超高密度寒冰元素组成的冰柜屏障。

    就差那么一厘米,触须就能扎到吉安娜的身上。

    这一刹那,在吉安娜,在每一个库尔提拉斯人脸上,都凝固着恐惧。

    甚至时间都仿佛为之定格。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道更强大,感觉更浩瀚的神力降临了。

    月光如梦似幻。

    浅浅淡淡的如水月光,仿佛轻纱一样笼罩在吉安娜身上,把那些恐怖的触须轻描淡写地隔开了。

    触须们非常狰狞地扭曲着,全身紧绷的吉安娜可以清楚地看到,巴掌大小、满是尖锐小齿的吸盘在自己面前一伸一缩,好似恨不得将她挫骨扬灰。

    然而,咫尺便是天涯!

    触须们根本不得寸进!

    天空中一个好听但充满威严的声音响起:“恩佐斯,滚回去你的深渊!”

    下一秒钟,从瓦斯琪头上延伸出来的所有触须,在月光照耀下仿佛被烈日炙烤融化的冰棍,高速消融了。

    直到这时候,吉安娜才愕然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杜克从后抱住了。

    “杜克……这是……”吉安娜惊魂未定。

    杜克轻轻抚摸着吉安娜那头灿烂的金色齐肩长发,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从艾萨拉堕入深海的那一刻开始,整个上层精灵就沦为恩佐斯的奴隶了。堂堂上古之神恩佐斯,怎可能没发现区区一个【终极变形术】?”

    “那……”

    “瓦斯琪自以为没有变成娜迦而已。实际上,她的心和灵魂早已被恩佐斯偷偷污染。恩佐斯在她身上种下了自己的力量,为的就是有朝一日,对上古之战里破坏了它们好事的那个人也就是我,实行复仇!”

    说到这里,杜克也在偷偷庆幸,如果不是系统扫描瓦斯琪发现有问题,如果不是他特地找个可以直射月光的地方,让月之女神艾露恩来镇场子。说不定这次他就跪了。

    倘若零距离受到那种攻击的突袭,哪怕在自己老巢也会出事啊!

    光是想想被一堆触手蹂躏吞噬的可怕场面,杜克就要吓尿了。

    吉安娜呼吸有点急促,她睁大了明睿的眼睛,忽然想到了很多。

    “对!瓦斯琪如此残忍,都是恩佐斯用‘上古之神的低语’干的好事。”杜克斩钉截铁地下结论。

    好吧!甭管是不是,这锅你恩佐斯必须背。

    嗯,逼我继续装,有锅你去背!

    计划通!

    “那……我……我错杀了瓦斯琪么?”吉安娜鼓起勇气问道。

    杜克情真意切地说:“错杀?应该没有吧。你不杀她,恩佐斯的后手永远都不会冒出来。这事就不要在追究了……答应我,从这一刻起,永远忘记仇恨吧。这对你,对我,对整个库尔提拉斯都好。”

    “嗯,我会的。”吉安娜重重地点了点头,然后她转身,面向库尔提拉斯的将领和大臣们,高高举起手中法杖:“我吉安娜*普罗德摩尔以库尔提拉斯女王的名义宣布,先王戴林*普罗德摩尔和我兄长坦瑞德*普罗德摩尔一家的仇已经报了!从今天起,库尔提拉斯人必须学会忘记仇恨,公平公正地对待加入联盟的娜迦和鱼人!听明白了吗?”

    “明白!谨遵女王陛下的旨意!”所有将军大臣同时单膝跪下,朝他们的女王低下自己高贵的头颅。

    “杜克,我……”打发走臣下,吉安娜突然有点局促不安了。

    杜克帮了她那么多,按理说今晚应该来场魔法回路深入交流的,但她知道她的臣子需要她,而且她必须把击杀瓦斯琪的魔法影像尽快公布出去。

    杜克露出了温和的笑容:“你今天先去笼络好你的臣子吧。你今天是史上最伟大的库尔提拉斯女王。你必须跟你的臣子在一起。我们的事回头再说。”

    一大票库尔提拉斯人走光了。

    偌大的露台,顿时又变得空荡荡起来。

    杜克走到瓦斯琪的尸体旁边。

    曾经的盘牙女王在死去之后,显得静谧,且死不瞑目。

    杜克笑了:“傻子,你对我付出真心与忠诚,我怎可能让你随便死掉呢。”

    空气中突然开始孕育着神秘的气息,法则世界的背后某种不知名的因子正在躁动着。

    瓦斯琪感到,自己即将消弭分解的灵魂,似乎受到了某种不可思议的神秘召唤……